穿越生死門

不管是穿越隧道通向亮光、或者目睹醫護人員對著自己的身體在做急救,這些瀕死經驗的成因或許不那麼神奇,美國的研究人員認為,該現象可能是垂死大腦的電子活動激增所致。

垂死前鼠腦 腦波訊號強8倍

密西根大學的科學家將九隻老鼠麻醉後,以人為方式使其心臟停止跳動,結果在其心臟停跳後三十秒內,以腦電波儀(EEG)測量到稱為γ振盪(gamma oscillations)的高頻腦波遽增。研究發現,老鼠心臟停止後,高頻腦波的活動模式類似在完全有意識的動物上看到的,然而其訊號強度卻強上八倍。

該研究主要撰文者、密西根大學醫學院副教授波吉金指出︰「許多人認為,大腦在臨床死亡後衰退或停止活動,研究顯示絕非如此。在死亡過程中,它甚至遠比清醒狀態時更活躍。」這項研究結果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波吉金指出,這為瀕死經驗提供一個科學性的解釋架構,瀕死經驗的現象本質上是物理性的而非靈性的;當某位從瀕死中活過來的人說看到光,或許是因大腦視覺皮質高度活躍,使其感受到鮮明的影像。

波吉金指出︰「這項研究揭示出,在心臟停跳過程中,氧氣或氧與葡萄糖兩者的減少可能刺激大腦活動,而這個活動是意識加工的特色。」但她也表示,必須對臨床死亡後復活的人進行相關實驗,才可驗證上述發現。

瀕死者 95%甦醒後對生命改觀

美國瀕死經驗研究權威、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醫學院的帕尼亞博士也說,波吉金的研究還無法解釋為何有些瀕死者在腦部停止活動,醫生展開搶救時,還能正確地回憶出當時的狀況。

針對美學者有關瀕死經驗的研究,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曾經成立「台灣瀕死研究中心」,調查發現,曾有瀕死經驗的人,高達九十五%甦醒後都會對生命改觀,變得更有強烈求知慾與服務他人的想法;而有些瀕死者看到的東西,是不曾在生活經歷中所見過的往生親人或是未曾到過的地方,瀕死經驗有時很難用科學去解釋。

黃榮村曾瀕死 看見過強光

前教育部長黃榮村在年輕時吃麵中毒而有瀕死經驗,他曾透露「當時印象中就是見到刺眼的強光,似乎可以清楚地看見四周,甚至可以看見平躺著的自己,有清楚意識知道發生意外,但卻無法動彈、做任何改變…」。

台大前哲學系教授楊惠南說,佛教基於信仰,相信「臨終」會有阿彌陀佛接引西方;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張德謙表示,有許多基督徒有過瀕死經驗,他們看到的是耶穌或天使來接引,讓人不害怕死亡。生死簿傳人吳晴月老師則說,人臨死時靈界會派來接引的守護靈(庫官),依照死者生前的信仰幻化身分來接引死者回靈界,或幻化成已死的親友來接引。

瀕死體驗:台灣醫師研究多年個案

死亡神秘無比,“有經驗的人”(死人)從來沒有開口談論過,瀕死者有“死而復生”的經驗,似乎為人們了解“死亡”開啟了另一扇窗。研究多年瀕死個案的台灣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精神科醫師林耕新指出,有瀕死者穿越生死門經驗雷同性高,“復活”後人生變得更積極,更樂於助人。有些醫學雜誌早已接受刊載瀕死經驗者的研究。

周大觀基金會成立“台灣瀕死研究中心”,並推估台灣約有12萬人有瀕死經驗。在林耕新鼓勵下,周大觀基金會執行長趙翠慧成為台灣第一個“現身說法”瀕死經驗的人。中心成立後,有不少瀕死經驗者與中心連絡,高雄榮民總醫院女辦事員夏忠明成為“現身說法”的第二人。他們都希望透過有計劃研究,建構“本土化”的瀕死經驗模式,對社會產生正面作用。

林耕新曾搜集34名瀕死經驗個案進行研究,這些個案都不願意站出來講穿越生死門的經驗,以免被人嘲笑“胡言亂語”。瀕死者多數有“脫體反應”,看到兩個自己,靈魂高速移動或往上飄移,這時擺脫身體痛苦,心靈異常平和;所到的空間比“伸手不見五指”還黑暗,或是有彩霞、雲海、金色光芒;另一個世界的人面目都不是很清楚,彼此都不講話;有些人會出現如同電影般快速倒轉影像,在很短時間回顧一生。

獲聘為“瀕死中心”主任的林耕新指出,人在面臨強大壓力、吃迷幻藥或精神病患者,偶爾也會有“脫體反應”。但是瀕死經驗者“復活”後,根據他的研究,有瀕死經驗者90%不再畏懼死亡,58.8%覺得人生觀發生正向改變,35.2%趨向普遍性宗教的傾向,更樂於去幫助他人。他將瀕死經驗運用在精神醫療上,能降低老人對死亡的恐懼。

林耕新說,至少他的研究中瀕死經驗者經鑒定精神狀況正常,沒有說謊的必要。面對這些經驗,由於科學無法證明,理智告訴他不必相信,但是情感上他是相信的。不過,他認為科學是狹窄的,透過科學認知宇宙,人們只是站在沙灘上的嬰兒。宇宙有太多人們不知道的事情,連愛因斯坦都相信有上帝,一般人可就不必太“鐵齒”了。

瀕死經驗者很多,目前台灣僅有周大觀基金會執行長趙翠慧、高雄榮民總醫院女辦事員夏忠明願意“現身說法”。兩人都有兩度靈魂出竅經驗,談到穿越生死門奇特的過程,她們都清楚感受到心靈十分祥和,沒有絲毫的恐懼。

趙翠慧曾任溫哥華中文學校校長,八年前罹患癌症,躺在病榻被醫師判定即將面臨死亡。她形容當時“肉體所承受的痛苦,真如佛經描述:四大剝離,如生龜剝殼,那種痛楚是生前任何苦痛所不及。”

凌晨1時30分,趙翠慧“醒來”靜卧在床上,第一次靈魂出竅,看到另一個自己在闌珊燈光處,兩腳交叉在地面上跳動走向浴室,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直到坐在馬桶上,“兩者”又結合為一。

凌晨4時20分,第二次靈魂出竅。她起身走向浴室,赫然發現另一個自己坐在馬桶上。躺回床上,發現另一個她躺在右邊。她起身,躺到右邊位置,然後睡著了。

早晨醒來,趙翠慧感到全身無力,連喝水的杯子都拿不動,自己明明大聲說話,可是別人都聽不見。全身感覺很冰冷,家人急著用木桶加了薑和酒的溫水,將她的腳放進去,但她覺得好燙,全身骨頭好像要被剝離下來。她眼淚、鼻涕流得滿床、滿身,怎麼擦都擦不完。

這時,趙翠慧有透視能力,看見丈夫急忙跑到對街便利商店,掏出口袋裡的錢買東西,一輛黑色轎車疾駛而過,讓她心頭一驚;她看見親友躲在花園哭泣,又看到遠方有金黃色光芒,很亮卻不刺眼,一片雲海有數不清的仙女,穿著五綵衣裳,跳著舞,在召喚著她。

趙翠慧感到身體好虛、好弱,可是心境卻異常平和,看到一面大銀幕在眼前慢慢升起,幕上出現舞動的絢麗奪目光芒,美妙悅耳的音樂聲在身邊縈繞,又有彩虹般的雲朵好像雲裳羽衣。寧靜安詳的感覺瀰漫全身,那是一種愛與被愛的喜悅與滿足。她朝向萬道霞光走去,腳上踩著亮發著光,她深深吸一口氣,就這樣沉沉睡去。

夏忠明13年前因勐爆性肝炎合併急性腎衰竭,瞳孔都放大,醫師宣布她近乎是“死人”,家人為她準備後事。經過四天三夜昏迷,她醒了過來,醫師都說她活過來是“奇跡”。
夏忠明病重被送到台中榮民總醫院時,呈現深度昏迷。凌晨1時50分,她被送進加護病房,她感到自己的靈魂從頭頂飄往上空,遠方出現一個寶座,旁邊站著三位有翅膀的天使,聲如洪鐘地交談,但她聽不懂講些甚麼。
夏忠明再往上飄,到了另一個地方,人都很高大,臉是平的,穿著壽衣,戴著瓜皮帽,房子都很矮小,一熘煙就有人從小房子進出,但是都沒有聲音。繼續往上飄,又看到沙漠、竹林與無邊的荷花池,池邊有垂柳。她從水面站起來,衣服都沒有濕。
再往前走,夏忠明看到有條石板路,兩旁有人擺地攤賣東西,她想買,但是沒有錢。然後坐上了一輛無人駕駛的車子,車上的人她都不認識。來到一座哥德式與廟宇融合的建築物前,老老少少都是裸露著身體,有些嬰兒在地上爬行。
突然走出一名穿著黃色長袍的人,掛在脖子上的佛珠垂到地面,拿著一本簿子,高聲說“上面沒有你的名字,不必等了”。這時她聽到有人叫很長一聲“姐”,她感覺像觸電般醒了過來,很想大聲講話,但舌頭就是不聽使喚。她看到妹妹與妹夫在一旁看到她竟然甦醒過來,興奮地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住院第六天,夏忠明從加護病房轉往一般病房之前,凌晨3時40分,她又昏迷過去,靈魂再度出竅,看到一艘有高高桅杆巨大的“王船”,船上大漢叫她上去,正想這麼高的船怎麼上得去時,就站到船上,船旁有人遊行,陣中有八家將、有人跳蛤舞,並在高歌,每句歌詞五個字。她靠著船桅,轉動的船桅一下燙、一下冷。
在昏迷靈魂出竅期間,夏忠明也有透視能力,加護病房完全不透光,她卻能準確知道當時是白天或晚上幾點鐘,也知道病房中發生過些甚麼事。事後與家人、醫護人員印證,時間真的很準,更令人稱奇。
西方科學界對靈魂存在的研究
西方科學界對靈魂存在有深入的研究,談到輪迴轉世,必須承認靈魂的存在,如果沒有靈魂,是甚麼在輪迴?所以西方科學界,首先要證明靈魂確實存在,也就是孔子所說的「遊魂」,肉體的存在是短暫的,肉體死後,還能夠繼續存在的只有靈魂。西方科學界,對這方面的研究主流稱為「瀕死體驗研究」(NDE, Near-Death Experience Study),主要的研究對象是一些瀕死病人或即將臨終的人。瀕死病人躺在手術台上接受搶救,在昏死以後,靈魂離開身體,在體外看到種種境界,等回到身體以後,向醫生們說出剛才所見所聞,這種體驗就叫瀕死體驗。實際上瀕死體驗是一種普遍的現象,根據美國著名統計機構蓋洛普公司的統計,光在美國至少有一千三百萬成年人有過瀕死體驗,至今還健在。

瀕死體驗的研究開始得很早,一九五九年美國精神研究專家卡里斯.奧西斯(Karlis Osis),分析幾百份詳細記錄病人死亡過程體驗的調查表,在一九七二年發表一篇《死亡時刻》(At the Hour of Death)的科研報告。奧西斯總結說:「多數病人臨終前進入一種糊塗、健忘、甚至無意識的狀態,但仍然有一些保有堅持到最後意識的清醒者。他們說『見到了』來世,並能在臨終前報告他們的經歷。譬如:見到了已故的親屬和朋友的幽靈,見到了宗教和神話中的人物,見到了靈光、美麗的非塵世環境。這些體驗深具影響力,帶給他們祥和、寧靜、安逸和宗教情感。」根據美國康奈迪克大學教授肯耐斯.瑞恩(Kenneth Ring)博士研究小組對瀕死體驗的研究,發現平均約有百分之三十五的人,會有這種瀕死體驗的現象,也就是說十個人裡,超過三個人能夠在臨死的時候,靈魂出體又回來,講述在昏死過去以後所見到的情景。

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學者很多,包括美國華盛頓大學兒科教授麥爾文.莫爾斯(Melvin Morse)博士,美國內華達大學教授雷蒙.穆迪(Raymond A. Moody)博士,美國著名的死亡問題專家、心理醫生伊麗莎白.居伯樂.羅斯(Dr Elisabeth Kubler-Ross)博士與及美國加州大學教授查爾斯.塔特博士等。在這個領域裡,很多論文已經在著名的學術刊物上發表,包括國際權威的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和《瀕死體驗研究》(The Journal of Near Death Studies)等。

一九七八年在一些權威學者的倡議下,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正式成立,可見這個領域的發展、研究方興未艾。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國死亡問題專家伊麗莎白.居伯樂.羅斯(Dr Elisabeth Kubler-Ross)博士。羅斯醫生親自做過的瀕死體驗案例就有二萬多個,包括她自己也曾經有過靈魂離開身體又回來的瀕死體驗。她的著作很多,有關這方面的包括《關於死後的生命》(On Life After Death)和《關於死亡與臨終》(On Death and Dying)等。她用大量的醫學證據證明靈魂存在不滅的真相,這些著作被翻譯成多國文字,暢銷全世界。
接著以美國內華達大學教授雷蒙.穆迪(Raymond A. Moody)博士的研究成果,來介紹甚麼是瀕死體驗。他在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四年間,對一百多位有瀕死體驗的病人進行調查研究,到一九七五出版了《生命之後的生命》(Life After Life)的科學著作。

書的總結說:當一個將死的人,躺在病床上被搶救的同時,會覺得肉體痛苦到極點,突然聽到醫生宣布,病人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也就是醫學上說的死亡。接著病人會看到一條黑色的隧道,還聽到一些嗡嗡的聲音、響鈴的聲音、噪音,然後很快地通過隧道,到達另一邊。這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離開身體,遠遠還看到身體躺在病床上。隨後,有些人會看到已過世的家親眷屬,有些人會看到像天堂一樣美麗的景象,有些人還會看到宗教裡或神話當中所說的神靈。這些神靈,他們描述是一種「閃光的生命」,用非常熱情、友好的態度來迎接他們。

接著,神靈用放電影的方式,把他這一生無論是別人看到的或是看不到的善事、惡事,全部清清楚楚的放給他看。然後神靈會讓他自己評估一下,這一生到底是善還是惡,再根據善惡去選擇來世。中國古人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就算是在獨處的時候,所做的事、所起的念頭,神靈都觀察得清清楚楚,到臨終的時候,會用放電影的方式,全部重播出來,所以古人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這些瀕死的病人看完自己一生的電影後,就來到一條邊界,這邊界就是區隔這一生和來世的界線,如果走過去,就到了來世。這些人沒有過去,但是也不想回到陽間,因為回到陽間後,會發現自己被綁在病床上,全身插滿管子,醫生還在急救,非常痛苦,反而靈魂離開以後,感到輕鬆自在。可是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引,不回來也不行,只好又回到身體上。當病人蘇醒後,醫生也鬆了一口氣說:「總算把病人搶救回來。」蘇醒後的病人,會跟醫生報告剛才靈魂出體以後,所見到的種種情形,這種體驗就是瀕死體驗。

事實上並非每個人的體驗都是那麼輕鬆自在,也不一定看到像天堂,或是看到一些友好熱情的神靈。有的人會有非常可怕的瀕死體驗,像《天堂印象一百個死後生還者的口述故事》裡記載:有一位名斯塔因.海德勒的德國警察局長,就有過很可怕的瀕死體驗。他為人粗暴、殘酷,自私自利,沒有愛心。他報告說,臨死的時候,靈魂離開身體,發現有很多凶殘醜陋的幽靈把他團團圍住,有一隻幽靈還張著血盆大口,撲上來咬他。為甚麼會有這麼可怕的瀕死體驗?因為他為人凶殘,所以這些惡念就聚集在一起,到臨終的時候,惡形象就現前,這是自作自受的結果。

瀕死體驗的研究,最早源自東方,三千多年前古印度佛教就有描述。《地藏菩薩本願經》說:「閻浮提行善之人,臨命終時,亦有百千惡道鬼神,或變作父母乃至諸眷屬,引接亡人,令落惡道,何況本造惡者。」就是瀕死體驗。經裡的閻浮提,就是地球上的人,就算是造善的人,臨終的時候,都會見到一些惡道鬼神,這些鬼神都是過去生中的冤親債主,在臨命終時變成家親眷屬,勾引到惡道,然後再來討債、報復。如果是造惡的人,那瀕死體驗就更可怕了。

所以佛在經裡常常提醒我們,要斷惡修善,把不良的行為、不善的念頭、不好的習氣、自私自利的想法,全部放下,全部改過來,這樣臨終的時候,才能看到很好的景象,來世也會更好。佛教對於臨終時能出現好情景的方法,是讓臨終的人憶念佛菩薩,因為佛菩薩是宇宙中最完美、最神聖的一種生命形式。其他宗教所說的神靈也能夠幫助人心得到安慰,都能夠消除那些可怕的景象,所以現在西方國家,對瀕死體驗所證明出來的研究成果,重新證實古老東方宗教哲學裡所說的宇宙人生真相。

第一位用科學實驗,證明人有靈魂,有靈魂出體的現象是英國山姆.帕尼爾(Sam Parnia)醫生,他對一百多位瀕死病人作研究。當病人推入手術室搶救前,事先在盤子裡放一些小東西,再把盤子吊上天花板,病人在病床上絕對無法看到裡面的東西。在一百多位病人中,有七位被搶救過來,他們都能夠說出盤子裡的東西。這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病人的靈魂離開身體,從病床飄到天花板上,才能看到盤子裡的東西。這個實驗可算是第一次使用科學方法,證實靈魂確實存在;當人臨終的時候,靈魂會離開身體也可能會回來。

無獨有偶,美國加州大學教授查爾斯.塔特(Charles Tart)博士也採用科學實驗,證實人有靈魂,靈魂也可以出體。不同的是他研究的對象是健康的活人,他們都有靈魂出體的本事。譬如塔特博士在實驗室裡,對一位自稱能靈魂出體的婦女進行實驗,他們約好靈魂出體後所做的事情。塔特博士用計算機隨便列印一個五位數的數字在紙上,再把紙條放在一個約兩公尺高的架子上。除非靈魂出體,否則無法看到紙上寫的是甚麼。然後請她靈魂出體,等靈魂回來後,看她能否說出紙上所寫的隨機數字,結果每次都準確地把數字說出來。能猜中紙上所寫的五位隨機數字,數學的概率是十萬分之一,每次都能說中,可見不是用猜的,確實是靈魂在離開身體以後看到的,可見她確實有靈魂出體的本事。

給大家講一個早期發表在歐洲《走在靈界的邊緣上》書裡的真實故事,這故事後來又被轉載到英國史都爾.哈爾的《內在自我的祕密》(Mysteries of the Inner Self, by Stuart Holroyd, Bloomsbury Books, London, 1992)書裡。這本書一九九二年在倫敦出版,書裡記載一個「魂救遇難船」的故事。

一八二八年的某一天,一艘來往英格蘭利物浦和加拿大的運輸船,在大海中航行了六個禮拜。船長正在甲板上觀察氣候,大副來到船長辦公室,打開門一看,發現裡面有位陌生人坐在桌前寫字。大副進門後,這人慢慢轉過身來,那木無表情的樣子,令大副毛骨悚然,心裡非常害怕,轉身趕快跑到甲板向船長報告。船長聽後問:「什麼陌生人?這艘船已經在大海航行了六個星期,怎麼可能有陌生人!」於是與大副馬上回到辦公室,可是並沒有發現任何人。船長認為大副在開玩笑,但是大副發誓真的見到陌生人在桌子前寫字,而且發現桌上真的有一張寫著「向西北方行駛」的字紙。這事令船長有點納悶,便請大副照樣寫出這幾個字,比對筆跡明顯不是大副所寫。於是召集船上所有船員,請每個人都寫出同樣的字,可是沒有一個人的字跡與紙上的相同,船長只好下令搜船,結果也沒有發現任何陌生人。船長覺得事情有點蹊蹺,雖然繞道西北方,航程會多花三個多小時,為了想看看事情的原委,決定改向西北方航行。

大概航行了三個小時,發現前方有一艘船被凍結在一座冰山的山腳下,船上有很多人正在求救。船長馬上派出救生艇,把遇難的人全部救上來,大副看到其中一個人,就是在船長辦公室寫字的陌生人。船長和大副把這個人叫來,請他寫「向西北方行駛」,寫好後,拿去跟留在船長辦公室的字條核對,筆跡一模一樣。船長驚奇的問他,剛才是否發生過什麼事情?是否到過這艘船上來?這個人什麼都想不起來,只記得船被凍住以後,覺得很累,就躺在床上打個盹,睡著以後,夢到自己到一艘商船上求救。醒來以後,很有信心的跟大家說,剛才夢到會有一艘商船來救我們,請大家不要緊張,同時還描述了商船的形狀模樣。三個小時以後,商船真的出現了,大家都非常高興,不斷的歡呼,因為這艘船與他睡醒後所描述的船完全相同。

這個案例有點離奇,但卻是真的。它證明陌生人睡著以後,他的靈魂離開了身體,來到營救他們的商船上,甚至還留下字條。這字條就是科學的證據,證明靈魂可以工作,可以飛行。三個多小時的航程,靈魂一下子就到達了,證明靈魂如果離開身體,就不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但是肉體在時間、空間當中會受到很多限制也不得自由。陌生人的靈魂從這艘船到那艘船,這麼遠的距離,瞬間即可來往,這證明時間、空間都是假相,它是可以超越的。現代科學之父愛因斯坦曾說過,時間、空間都是人類的錯覺,為什麼?其實根本就沒有時空。時間是什麼?是由物體的相對運動速度而決定,這就是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他說當一個物體在高速運動的時候,時間會拉長,換句話說時間會變得緩慢,這就是物理學上的「時間蔓延的現象」,空間長度會縮短,所以時間和空間不是一成不變,而是可以改變的,它只是人類的錯覺而已。因此當靈魂離開肉體的限制,就能夠超越時空。

另一個記載在《內在自我的秘密》書裡的真實故事,名為「靈魂買房子」。故事發生在英國北方愛爾蘭,一位靈魂有出體本事的女子,常常習慣性地靈魂離開身體,到外面旅遊觀光。在一次靈魂出體中,她看到一棟無論外形、顏色,到裡面的擺設、家具,都非常喜歡的房子。以後靈魂好幾次離開身體去看那棟房子,她越看越喜歡,可惜不知道房子在哪裡。後來她和先生一家人,從愛爾蘭搬到倫敦,來到新地方,首要的事情就是找房子。夫妻倆翻閱報紙上賣房子的廣告,找到一棟很便宜的房子,約好經紀人去看現場,結果到那裡一看,正是她靈魂出體後所看到的那棟喜愛的房子,她很高興的問經紀人:「這房子那麼好,為甚麼賣得這麼便宜?」經紀人老實的說:「這房子雖然很好,但是常常鬧鬼,屋主急於脫手,只好便宜賣。」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房子,就算鬧鬼也決定要買,所以很快約屋主見面。當兩人一見面,屋主突然驚叫說:「哎呀!你就是我見到的那個鬼!」實際上屋主見到的不是鬼而是女子的魂。她老是靈魂出體,到那棟房子裡逛,跟屋主可算是老相識了。

這案例是真人真事,它給我們很多啟發。從英國北方愛爾蘭到南部的倫敦,至少有四百多公里,靈魂離開身體後就得自在,不受三維空間的限制,能夠在兩地之間迅速飛行,肉體反而受到空間的限制,所以中國聖人老子曾說:「吾之大患,為吾有身。」意思是說,我最大的憂患,就是有這個身體,這個身體限制了我的自由,讓我不得自在。肉體像一件衣服,穿在身上總有一天會穿老了、穿破了,穿不下去了,到時候就得換件新衣服,所以這個身體不是我。可是很多人不了解這個真相,把身體當作是我,當作是自己,保養啊!愛護啊!結果為了身體很辛苦。本來靈魂應該是肉體的主人,現在反而成為肉體的奴隸,甚至還為了滿足肉體上的財色名利這些欲望,做出種種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事情,虧負了靈魂,所以重點不是如何保養這個暫時存在的身體,而是要抓住永恆的東西,那就是靈魂,靈性的生命。如何提升靈性的生命,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靈魂每次輪迴,投胎到一個肉體上,生活幾十年,不就像找房子嗎?在這個房子裡住過幾十年,最後不能再住了,又得換房子,去找一個新的。如果希望新房子比老房子更好,那就必須斷惡修善,提升靈性的生命。

現在西方科學界,對於靈魂存在及瀕死體驗的研究,除了醫學界,物理學界也開始進行探索。有一位著名的思惟科學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印度裔美國物理學家阿密特.戈斯瓦密(Dr. Amit Goswami)博士,他用現代物理量子力學,專門研究人的靈魂活動規律。他寫了《靈魂的物理學》(Physics of the Soul)一書,指出如何從數理及量子力學的角度來論證靈魂的存在,這是有科學依據的。剛才說靈魂能夠從愛爾蘭飛到倫敦,能夠看房子;它有能量,它能夠看到紙條上的數字;能夠寫字條,因此靈魂有它的運動規律。現代科學界還在這個領域裡繼續探索,相信將來還會發掘出更多科學證據,證實靈魂確實存在不滅,而且還會輪迴轉世。


資料來源:
奇摩部落格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