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瘟疫


  據專家預測,下一輪肆虐人類的超級流行病將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致命性流感,很可能由H5N1變種所致。真正的“世界末日”將在2018年到來! 很久以前就聽到一種說法:人類種群過於龐大,作為沒有天敵的“獵食者”,最終會被處於食物鏈下游的“被獵食者”蠶食殆盡!這正應了那句話: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愛滋病病毒雖小,而且復制過程經常出錯,但它卻能讓貌似龐大的人類節節敗退。這說明強勢者一家獨大,必被弱勢者“吃大戶”。可以說,愛滋病病毒之於人類是自然界“以小制大,以弱勝強”的經典範例之一。

  據統計,大約有1415種病原體可感染人類,包括腸病毒、病毒、立克次體、螺旋體、細菌、真菌、寄生虫等,其中61%為人獸共患病病原。
  人們熟知的愛滋病,其病原體人免疫缺陷病毒(HIV)是由若干年前感染黑猩猩的猴免疫缺陷病毒黑猩猩亞型(SIVcpz)經不斷演化後傳給人類造成的,至今人體也不能產生抵禦愛滋病病毒感染的中和抗體。2003年暴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即SARS或非典)是由蝙蝠的冠狀病毒引起的﹔2009年流行的甲型流感則由豬、禽、人混合型H1N1病毒引起。

  雖然瘧原虫必須從按蚊傳給人體才能完成整個生命周期,但一般並不視其為人獸共患病。假如感染猴的猴瘧或感染鼠的鼠瘧再傳給人,那就要算人獸共患病了。

  人獸共患病的病原體作為外來抗原,可以在人獸體內形成相應抗體,激發抗原與抗體免疫反應而徹底清除病原體。病原體與感染者之間也可能達到一種感染與抗感染的平衡,誰也“吃”不掉誰(慢性感染)。

  當一種獸類特有的疾病突發性地演變成獸傳人時,被感染的人體因從未接觸過這種陌生的抗原,體內也就不可能存在相應的抗體,其結局是要麼全軍覆沒,要麼劫後餘生。以SARS病毒為例,經過一場空前浩劫,以人類最終戰勝病毒而告終。

  抗生素濫用現象正在人類中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但是,家畜及家禽中使用抗生素的現象卻有愈演愈烈之勢。一旦感染獸類的病原細菌在偶然情況下獲得抗生素抗性質粒(一種含有抗生素抗性基因的獨立復制遺傳單位),就意味著一種全新的“超級細菌”誕生。

  這種原本只能感染獸類的細菌有朝一日突破人類免疫防線,它就會變得比普通的人獸共患病病原體更具烈性。已有的抗生素已經無法清除新出現的細菌,而人體內又沒能預先形成強有力的抗體,人體無異於“一座毫無設防的城市”,其後果必將是給人類帶來滅絕之災!

  除了改掉濫用抗生素的惡習之外,還應加快新型抗生素的研制速度,特別是針對“超級細菌”應考慮在傳統抗生素的基礎上篩選增效劑並善加應用,這樣可以克服抗生素研制速度趕不上細菌演化速度的弊端,同時還能大大節約新藥研發成本。

  相對於細菌而言,病毒的潛在危害更大,因而對人類健康的威脅也更大。這是因為細菌抗原基因的變異很罕見,而病毒基因的變異則可以用“日新月異”來形容,尤其是逆轉錄病毒更是瞬息萬變的“變色龍”。

  愛滋病病毒就是一種逆轉錄病毒,它的逆轉錄不具備DNA校正功能,其合成的子代抗原基因與親代抗原基因相去甚遠,這樣就會讓人體針對最初的抗原產生的中和抗體很快失效。這就是為什麼針對愛滋病病毒至今未研制出有效疫苗的根本原因。

  更令人擔憂的是,不同亞型的病毒之間可以頻繁發生同源基因重組,甚至有些病毒還能盜取其他病毒的基因而演變成“超級病毒”。比如,H1N1禽流感本來隻在禽類中流行,而不會禍及其他獸類,更不會在人類中傳播。

  假如禽流感病毒基因組與人流感病毒基因組之間發生重組,而且恰好禽流感病毒納入了人流感病毒中決定人類宿主特異性的基因(如病毒受體基因),禽流感病毒就很可能導致禽傳人,然後再進化出人傳人的“跨物種”病毒株。

  從技術上來說,人造病毒是完全可行的,無非是將不同病毒的基因相互雜交,使之得以擴展病毒的宿主範圍及致病能力。可以想見,如果這種技術不幸被恐怖分子和戰爭狂人利用,那麼就可能制造出足以毀滅敵對國家的致命性“病毒武器”!

  正因為如此,前不久Nature和Science準備發表有關流感病毒H5N1的論文,美國國家生物安全科學顧問委員會(NSABB)與世界衛生組織(WHO)之間就是否應該允許論文公開發表展開了一場角力。他們之所以如此慎重,是因為該病毒只須改變5個基因位點,即可在雪貂中傳播,繼而對人類構成潛在威脅。

  經過多次聽證,NSABB終於改變初衷,批准論文公開發表。但是,該事件直接促使更嚴格的管制措施出籠,諸如要求“功能獲得”實驗必須是公共衛生中具有特別重大意義者,而且無其他可行的替代方法。還有一個更苛刻的要求是,研究人員必須證明在實驗室獲得的人造病毒在可以預見的將來能通過自然進化過程產生。

  另一項引起爭議的事件是,2005年有人從阿拉斯加凍土中出土的1918年流感死亡者體內用基因工程方法重建出病毒的全基因組。有人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嚴禁科學家繼續從事此類研究,而且要像消滅天花病毒一樣徹底消滅重組流感病毒,理由是擔心它可能被恐怖分子濫用而危害人類。

  萬事宜疏不宜堵。自然界的病毒及其他病原體一樣,必須加強研究。只有充分了解它們,才能有效控制它們。流感病毒的大流行完全可以通過預先接種預測性疫苗而得到有效遏制。如果阻止流感病毒的相關研究和跟蹤,那麼流感大流行的預測就變得不可能,研制和應用針對新毒株的新疫苗也就無從談起。

資料來源:
中國科學報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