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度 India

 

         古印度文明時期,也稱哈拉帕文明時期,是指世界四大文明之一的古印度,約公元前3300年至前1300年之時期。印度河流域文明發生晚於兩河流域文明、尼羅河流域文明,但早於商朝。考古專家在印度河流域發現摩亨佐-達羅和哈拉帕兩個古代城市遺址,發現了大量石器、青銅器和農作物遺迹,同時出土大量印章,但印章上文字至今無人能夠解讀,甚至不能確定其究竟是文字還是圖象符號(印度河文字)。估計城市人口都在4萬以上。兩個城市的中心都有一個人工堆成的土墩,用作衞城。在這個土墩上建有大穀倉,對其居民來說,這就好比是現在的中央銀行。城市建築以衞城為中心呈網格狀分佈,有市政建築、市場、作坊、儲存區、民居和神廟。每座民居都圍着一個院子建成,有幾個房間、一間廁所和一口水井。建築用基本材料是從燒木頭的窯裡製出的土磚。在摩亨佐.達羅的衞城上建造了一個大浴池,有私人浴池、會所等。

         印度河流域的農民種植大麥、小麥、棉花、瓜和椰棗。他們還馴養大象和水牛在田裡幹活。這一地區有許多手藝精湛的製陶人,他們用陶輪製作陶器,這在當時是一項嶄新的技術。哈拉帕人使用石器,並用青銅製作刀、武器、碗和雕像。他們建立了發達的廢物處理系統,包括有蓋板的排水系統和倒垃圾的斜槽。留下印度河流域文明的居民主要是當地的白印度人。目前的人們還解讀不出來他們的文字。他們與蘇美爾城市的居民做生意,也和印度和中亞部落的人做生意,這一地區與蘇美爾的文明有明顯相似之處。印度河文明持續了800年,尚未有人知道它是如何結束的,但是有幾種說法:河水泛濫、瘟疫、貿易或經濟或國內秩序崩潰等等。

         地理上的印度次大陸在西北部、北部和東北部以高大的山脈(興都庫什山脈和喜馬拉雅山脈)為界,其餘部分面向印度洋。除了南印度的一些國家以外,印度人在歷史上並不十分關注海洋,歐洲人到來前的海洋不是印度政治史中的重要因素。次大陸與外界的交往傳統上是通過陸路,尤其是西北部興都庫什山脈的那些山口(開伯爾山口,古馬爾山口和博倫山口)。外族入侵者進入印度通常取道這些山口,亞歷山大大帝、巴卑爾和艾哈邁德沙阿·阿卜達利都是如此,雅利安人本身可能亦如是。地理上屬於伊朗高原的阿富汗和俾路支,在政治和歷史上與印度有着密切聯繫。孔雀王朝和後來很多外族征服者建立的印度王朝,其領土都包含阿富汗;德里蘇丹國主要是突厥人統治的國家。直到今日,巴基斯坦的疆域仍然包括地理上位於次大陸範圍之外的俾路支省。

         次大陸本身可以分為三個區域:北印的印度河-恆河平原,南印的德干高原,和印度半島最南端。在英國人最終控制整個次大陸之前,印度從未實現過政治上的完全統一,其分野大概即以這三個區域為界。在三個區域中,北方平原的地位最為重要,印度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大都發生於這裡。北印再被拉其普塔納沙漠和阿拉瓦利嶺分為印度河流域地區和恆河流域地區。東部的恆河流域誕生過印度早期的許多重要國家,但其政治中心地位在穆斯林入侵以後被西北部的德里取代。北印和南印大致以溫迪亞山脈為界,溫迪亞山脈以南的德干和半島南端相對於北印擁有幾乎獨立的政治史。受到山脈的阻礙,北方的國家很難擴張到南方。一些強大的北印政權雖然征服了德干,但對這些地區並無法實行穩固的控制。至於最南面的區域,即克里希納河以外的部分,雖然沒有明顯的與德干高原的地理分界,但它在歷史上是絕少受到北印或德干地區影響的。南端地區在英國統治之前從未受印度斯坦的政府管轄。相對於北方,南印只有一些地域性的王國,它們沒有像北方帝國那樣把勢力大舉推進到北印去,因而南印史在學術研究上受到的重視不若北印史。由於南方的歷史進程獨立於北方,而且無法按北印的政治史分期,所以古代與中世紀的印度史,北印與南印經常要分別論述。

祭司國王像

印度歷史

         印度歷史的史料學問題主要集中在古代印度史(即穆斯林征服以前的印度史);這段時期的可靠史料極度匱乏。相對而言,伊斯蘭教時期的史料就非常豐富。而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記》被認為是可靠的古時代印度史料。各穆斯林王朝都留下了很多官方文件、編年史和邸報,可供歷史學家查閱研究;一些統治者的傳記也是十分寶貴的文獻(如著名的巴卑爾回憶錄)。不那麼可靠的史料,還包括此一時期到過印度的外國人的遊記等等。關於英國統治時期的歷史,則有許多政府檔案可以利用。

         搜尋穆斯林征服以前的的史料是印度史料學的主要困難。這主要是由於,印度方面本身不重視對於歷史的記載;印度人沒有構造起一種有效的保存重大歷史事件的制度。11世紀到過印度的穆斯林學者比魯尼(Al-Biruni)評論說:「印度人不十分注意事物的歷史次序;他們在述說國王的年代系列時是漫不經心的,當要他們非說不可的時候,就困惑起來,不知說什麼好,他們總是代之以講故事。」比魯尼的話是非常接近於事實的。在印度不存在類似其他國家的相對可靠的官方史書,卻存在着大量宗教典籍、文學作品和民間傳說;許多歷史事件就混在這些東西裡面流傳下來。所以關於古印度歷史的史料,必須從各種來源中搜集,有時甚至要到文學和自然科學著作中去考證古代印度的歷史事件。包括:

1)印度本地的歷史文獻
各種王朝世系表。這是一種常見體裁,但是大多數印度王表的可靠性與可考性都不高。許多這種表是夾在哲學和文學作品的段落中。往世書和史詩都經常追述古老的印度王朝(如摩訶婆羅多的附篇訶利世系里詳細地追述了日種王朝和月種王朝的系譜)。考慮到往世書的實際創作時間及其宗教目的,不能把它裡面包含的古代王朝世系當作可靠的歷史記載。
編年史。最著名的此類作品是完成於12世紀的《諸王流派》(或譯為《王河》),這是一本喀什米爾的王朝史,以喀什米爾地區的歷史為中心。此書可能是由作者(迦爾訶那)根據王室檔案編輯而成的,對於12世紀以前的幾個世紀的記載堪稱信史;但是它對更古老時期的記載的可靠性很低,比如它竟把喀什米爾諸王的世繫上溯到前20世紀。
一些介於史實和傳說之間的歷史故事,如吠羅曼伽本行,勇健王九所行贊等等,尤其是比爾訶那的長詩《遮婁其王朝史》。它們具有演義性質,但是仍然反應了一些歷史事件。

2)外國人的著作
孔雀王朝時期客居印度的塞琉古帝國使節麥加斯蒂尼留下的記載一直是研究該王朝的重要史料。麥加斯蒂尼所寫的《印度記》早已散佚,現存的部分是在其他希臘作者的引用中流傳下來的。希臘和羅馬的古典作家,如希羅多德、阿庇安和普盧塔克等在其著作中也多次提到印度。關於亞歷山大大帝入侵印度這一史實,幾乎完全是得自於希臘人的敘述;印度方面沒有保留任何記載。
中國佛教求法僧人的著作是考察印度古典時期的關鍵史料。這裡面最著名的有法顯的著作(反映了笈多王朝的情況)和玄奘的著作(反映了戒日王時期的情況)。另外,漢書中保存了關於貴霜帝國及其起源的珍貴記載;藏傳佛教的藏文譯三藏中有一些巴利文經典和中文經典中沒有的篇章,對研究佛教在印度的發展具有巨大價值。

3)宗教和哲學文獻
婆羅門教的大量典籍是保存印度上古歷史事件的寶庫。早期吠陀時代的情況幾乎完全依賴吠陀本集和梵書中的內容來推斷。類似的文獻還有森林書、奧義書,尤其是往世書(往世書的典型結構包含一個稱為「梵薩奴查里塔」的敘述古代王朝世系的部分)。但是,這類材料里的史實往往和哲學思辯及教派說教雜糅在一起,而且很難分辨歷史事實與神話傳說,在利用時必須嚴加批判。
佛教的典籍三藏對研究佛陀時代及其後的印度歷史具有重大價值。值得注意的是,在許多史實問題上,佛教材料提供的說法與婆羅門教材料矛盾。對此類不同來源的史料進行對比研究對於構建古代印度史具有重大意義。與此類似的還有耆那教的典籍。

4)印度的兩大史詩
摩訶婆羅多和羅摩衍那難以歸類為任何一種文獻,尤其是摩訶婆羅多幾乎是一部文獻總集。但是在兩部史詩中反映了印度上古的一些歷史事件是學術界的普遍觀點。

5)銘文材料
古代所留下的銘文可能是考察印度歷史的最可靠材料。銘文材料的重要意義在於,它有助於考定歷史事件發生的確切日期,而且相對可信。重要的銘文包括阿育王的銘文和笈多王朝的銘文。外國的銘文,如波斯國王大流士一世的著名銘文有時也對構建印度歷史的某一部分有所幫助。大流士一世的貝西斯敦銘文(Behistun Inscription)即有提到大流士為大夏、犍陀羅、撒塔吉地亞(Sattagydia)等地之王。

6)古錢幣
是關於印度歷史的知識的重要來源。有關大夏希臘人和塞人在印度建立政權的具體情況,幾乎完全是通過對古錢幣的研究構建而成的。錢幣通常印有統治者的頭像和名字,這就為建立一份年表提供了基本材料。另外,古錢幣的成色、流通地域等情況間接反映了經濟和政治情況;某一位王公發行的錢幣的出土地域常常是其統治範圍的有力證據。古錢幣的另一個重大意義是它可以用來驗證文獻材料的真實性。

比莫貝卡特石窟的壁畫

古代歷史 - 哈拉帕文化

         已知的最古老的印度文明是公元前第三千紀的印度河流域文明,通常以其代表遺址所在地哈拉帕(在西旁遮普)命名,稱為哈拉帕文化。哈拉帕文化在達到相當發達和成熟的情況下,由於至今不明的原因而衰落以至最終徹底消失。 1921-1924年,印度河上游的哈拉巴遺址及下游的摩亨佐-達羅遺址相繼被發現。經科學測定,這是一些處在公元前2300-前1750年的遠古文明,比吠陀文明要早出現一千多年。兩遺址出土了大量印章,這些印章有玉石,有銅,刻畫了數百個字符圖形,這些文字和中國的甲骨文有許多類似之處,但至今仍然未能釋讀成功。

吠陀文化

         取代哈拉帕文化的是由西北方進入印度的雅利安人帶來的新文化體系,這一文化(有時以其聖典的名字稱為吠陀文化)是古典印度文化的起源。早期吠陀時代的歷史幾乎完全無從考查;梨俱吠陀描述這一時期雅利安人的主要活動是祭祀、遷徙和對土著居民(可能是達羅毗荼人)進行征服。雅利安人在這時的主要祭祀對象是代表自然力量的因陀羅、阿耆尼諸神。在吠陀時代晚期,雅利安人的文化相較以前有了很大發展;他們從早期主要居住的旁遮普移入恆河流域地區。種姓制度在這時大概已經出現。崇拜梵天、毗濕奴、濕婆三大神的婆羅門教代替了敬奉自然神靈的早期吠陀信仰,這種宗教的一個顯著特點是抬高祭司階層(婆羅門)的地位。往世書和印度大史詩描述這一時期雅利安人分成不同的部落集團,而且人民中已經有被稱為「羅闍」的領導者出現(王)。敵對的部落集團之間進行頻繁的戰爭,最終形成了為數眾多的早期印度國家。在前600年時,印度有不少於20個這樣的國家,吠陀時代到這時通常認為已經結束。這一歷史時期是所謂的列國時期,因為佛教產生於這一時期,也常稱為佛陀時期。列國時代的印度精神生活十分活躍,出現了許多哲學或宗教流派,其中影響最為久遠的即是佛教和耆那教。通常稱這次思想爆發為「沙門思潮」,新湧現的許多思想潮流的一個共同點是,它們都反對婆羅門在印度社會中的特權地位。

十六雄國時期

         十六雄國是十六個強盛的王國或共和國,其範圍涵蓋肥沃的印度河-恆河平原,其實也有其他較小的國家,散佈在這個範圍上。通常所指的十六雄國是:迦屍、憍薩羅、鴦伽、摩揭陀、弗栗恃(跋耆)、末羅、支提、跋蹉、俱盧、般遮羅、摩差耶、修羅色那、阿濕波、阿槃底、犍陀羅和甘菩遮(劍洴沙)。在許多印度邦國之中,位於今比哈爾邦的摩揭陀國逐漸居於優勢地位。印度可信的政治史開始於頻毗娑羅(瓶沙王)統治摩揭陀的時期。往世書和各教派的典籍證明了這位君主的存在,以及他積極的政治活動導致摩揭陀的實力大大增強。頻毗娑羅之子阿闍世(未生怨王)執行擴張政策,大概在北印度確立了某種盟主地位;他並且支持佛教的發展,使佛教在王舍城舉行第一次結集。大約從前4世紀開始,難陀王朝統治了摩揭陀;這個王朝的建立人摩訶坡德摩·難陀是一個比阿闍世還要強大得多的統治者,甚至德干高原的某些地區也服從他的王權。

亞歷山大帝國的勢力大約可達印度河

波斯人與希臘人的入侵

         公元前6世紀末期,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國王大流士一世征服了印度河平原一帶。這是有記載的印度雅利安人社會與其它發達文明的第一次政治接觸。大流士一世統治的印度河平原被劃為數個省(satrapy)。在大流士之後侵入印度的是古代歐洲最偉大的征服者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大帝,波斯帝國的衰落導致他可以長驅直入亞洲,其兵鋒所及最遠之處就是印度。亞歷山大對印度西北部地區的侵略在印度文獻中沒有留下任何記載,然而它可能對孔雀王朝的興起起了助推作用。

孔雀王朝

         亞歷山大撤出印度之後不久,被稱為月護王的旃陀羅笈多推翻了摩揭陀的難陀王室。旃陀羅笈多建立起印度歷史上的第一個帝國式政權孔雀王朝。他趕走了希臘人在旁遮普的殘餘力量,逐漸征服北印度的大部分地區。月護王在位後期擊退了亞洲最強有力的希臘統治者塞琉古一世的入侵,並獲得對阿富汗的統治權。孔雀王朝終於在阿育王時期到達顛峰,這位偉大的君主完成了對南方羯陵伽的征服,這樣除了極南端的一些國家以外整個印度都在形式上統一於帝國政權之下了。阿育王大力支持佛教,廣泛進行傳教活動。但是,孔雀王朝的強盛在阿育王去世之後即告終止。摩揭陀的力量退縮回它本來居有的地區,印度恢復列國時代的那種分裂狀態。從前2世紀初開始,大夏希臘人、塞人和安息人先後侵入印度;塞人的侵略尤其廣泛,他們在整個西印度建立了許多公國。大月氏人成為最成功的侵入者,他們在北印度建立了強大的貴霜帝國,這個國家被列舉為古典世界的四大帝國(羅馬帝國、安息、貴霜帝國和漢朝)之一。貴霜時代的寶貴產物是大乘佛教和犍陀羅藝術。

笈多王朝

         貴霜帝國在強盛了若干世紀之後分裂為一些小的政治力量。取代他們在北印度的優勢地位的是旃陀羅笈多一世建立的笈多王朝。笈多王朝是孔雀王朝之後印度的第一個強大王朝,也是由印度人建立的最後一個帝國政權,常常被認為是印度古典文化的黃金時期。與孔雀王朝一樣,笈多王朝的發源地是在摩揭陀;這個王朝的頭幾位君主都是征服者,他們確實統一了北印度,但在南方則並沒有擴張得太遠。旃陀羅笈多二世取得了一次對塞人的輝煌勝利,常常被認為是印度傳說中的偉大英雄超日王。中國僧人法顯在旃陀羅笈多二世在位時訪問了印度,他描寫這位國王的賢明統治使印度人民安居樂業。笈多王朝的文化非常繁榮。婆羅門教再度興起,不過此時它已經開始向現代印度教轉變;佛教和耆那教繼續擁有廣泛信徒。笈多君主的宗教政策總體上來說是容許所有教派傳播。在文學上,出現了古代印度最偉大的詩人迦梨陀娑。

後笈多王朝

         從中亞侵入印度的嚈噠人(白匈奴)嚴重地損害了笈多王朝。嚈噠人後來被印度社會所同化,但他們在5∼6世紀的活動促成了帝國的解體。許多地方王公和民族反對笈多王朝的中央權力,於是這個帝國迅速瓦解了。所謂後笈多王朝(實際上與真正的笈多王室沒有關係)的統治權力再次退回摩揭陀。6-7世紀之間,波斯薩珊王朝還統治過印度河平原。7世紀的印度是分裂和混亂的,除了卡瑙季(曲女城)的統治者戒日王在北印度建立過短暫的霸權之外,沒有一個王公擁有廣大的權力。不過,在南印度則興起了幾個強盛的政權,如遮婁其人(其統治者打敗了戒日王的進攻)、羅濕陀羅拘陀王朝和帕拉瓦人。

笈多王朝的領土範圍

拉其普特時期

         大約在7世紀北印度興起了一種新的力量,即拉其普特人。他們在7∼8世紀之後的印度歷史中起了突出作用。從7世紀中葉直到12世紀末穆斯林征服北印度之間的歷史時期常常被稱為拉其普特時期。在這段時間裡,幾乎所有的北印度政權都是拉其普特人建立的;南方的遮婁其人也是拉其普特人的一支。拉其普特人並不是一個統一的民族,他們中特別重要的有瞿折羅-布羅蒂訶羅人、兆漢人和遮婁其人。各拉其普特王國之間混戰不已,同時又激烈抵抗伊斯蘭教力量對印度的侵略,以致拉其普特人常被認為是印度教的保衛者。期間在750-1174年間的波羅王朝統一過北印度。阿拉伯人在8世紀初征服了印度西北部的信德,揭開了穆斯林入侵印度的序幕。9∼11世紀在南印度出現了幾個強大的王國,如朱羅國(注輦)和潘地亞。其中朱羅國曾經侵入印度尼西亞諸島嶼。

伊斯蘭時期 - 德里蘇丹國

         伊斯蘭對印度的真正征服開始於11世紀,是由中亞的突厥人進行的。伽色尼王朝的蘇丹馬茂德入侵印度12次以上,在北印度造成嚴重破壞。伽色尼王朝在中亞的領土於1173年被其位於阿富汗的原附庸廓爾王朝吞併。廓爾王朝的統治者穆伊茲-烏德-丁·穆罕默德(廓爾的穆罕默德)在1192年的第二次德賴戰役中決定性地擊敗了兆漢人;他留在印度的總督(出身奴隸)顧特卜-烏德-丁·艾伯克於1206年採用蘇丹頭銜統治被穆斯林征服的北印度地區,定都德里。此後直到莫臥兒帝國建立,北印度的歷史即為德里蘇丹國的歷史。德里蘇丹國是由來自阿富汗的突厥人建立的穆斯林政權。先後有5個王朝在德里進行過統治:奴隸王朝、卡爾吉王朝、圖格魯克王朝、賽義德王朝和羅第王朝。不過,德里蘇丹國並非統一了整個印度的帝國。除了在阿拉-烏德-丁·卡爾吉等極強大的蘇丹統治時期,德里蘇丹國充其量只是北印度的一個最大的王國。北印度的拉其普特人繼續保有強大的力量,而南印度則幾乎從未進入蘇丹政權的版圖。阿拉-烏德-丁·卡爾吉時期對德干地區的3次大舉入侵使德干北部服從蘇丹統治直到14世紀;菲羅茲·圖格魯克蘇丹臣服了印度教王公統治的奧里薩。困擾蘇丹的問題主要是叛亂和外部入侵。在整個德里蘇丹國存在時期,叛亂和王室內訌層出不窮。各地的分立勢頭從未被有效遏止,幾個著名的蘇丹都曾鎮壓過大規模的叛亂。外部入侵的威脅開始主要是來自蒙古人,後來則是中亞的征服者帖木兒。帖木兒的可怕入侵終於使搖搖欲墜的蘇丹政權徹底崩潰。德里蘇丹國在帖木兒撤離之後不久解體,獨立王國林立各地,雖然還有名義上的蘇丹,但他們的權力幾乎只限於德里和旁遮普。德里蘇丹國時期,印度的穆斯林文化有了很大發展。許多蘇丹執行相對寬鬆的宗教政策,除了徵收人頭稅之外並不對非穆斯林居民進行迫害。伊斯蘭式的宏偉建築在印度聳立起來,這一時期所形成的建築風格有時被稱為德里風格。在文學上,產生了阿密爾·胡斯魯這樣的偉大詩人。突厥人也帶來了一種有害制度:在宮廷和貴胄之家中流行的奴隸制。特別值得提出的是烏爾都語在蘇丹時代產生,以及羅第王朝末期出現了錫克教。

莫臥兒帝國

         德里蘇丹國瓦解造成的權力真空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新的穆斯林征服者很快在西北方出現。1526年,帖木兒的直系後代巴卑爾從中亞進入印度,在第一次帕尼帕特戰役中擊潰了羅第王朝的最後一個蘇丹易卜拉欣·羅第。巴卑爾佔領了德里並被尊為「印度斯坦的皇帝」。他繼而在1527年擊敗拉其普特人,1529年又消滅了阿富汗人的殘存力量。由巴卑爾建立的政權被稱為莫臥兒帝國,意為「蒙古人的帝國」,因為巴卑爾的血統由母系可以上溯到成吉思汗。巴卑爾的統治只是莫臥兒帝國的肇始,他還未來得及鞏固莫臥兒人在北印的地位便已去世。行政、司法和財政制度都沒有建立;這些關鍵事物實際上是由莫臥兒人的敵人舍爾沙締造的。舍爾沙是南比哈爾地區的阿富汗人首領,他在1540年打敗並趕走了巴卑爾的繼承人胡馬雍,短暫地恢復了阿富汗人在印度的統治。舍爾沙的統治時期很短,但是卻十分重要。他壓服了孟加拉的叛亂,並把它分成19個小行政單位;征服瓜廖爾;打敗了最強的拉其普特人領袖馬爾德夫。在短短5年之內,幾乎整個印度北部都被他征服了。在舍爾沙於1545年陣亡之前,他已經在北印建立了自上而下的行政制度,舉行土地清丈以確定稅制,並進行了貨幣改革。舍爾沙的統治事實上為莫臥兒帝國的最終建成鋪平了道路。在舍爾沙死後,胡馬雍得到波斯國王太美斯普一世的支持返回印度,不久奪回德里;但他在與主要敵人阿迪爾沙阿交鋒之前突然死去,完成莫臥兒人偉業的任務歸於其子阿克巴。阿克巴最強大的敵人是阿迪爾沙阿的印度教將軍喜穆。喜穆利用胡馬雍之死奪取阿格拉和德里,並自稱為「超日王」,可能在印度復興起一個印度教的王朝。阿克巴在1556年關鍵的第二次帕尼帕特戰役中打敗了喜穆,於是在印度再也沒有可以與莫臥兒人抗衡的力量了。阿克巴是莫臥兒帝國的真正建立人和最偉大的皇帝。他在漫長的統治期間征服了印度北部全境,並把帝國的版圖第一次擴展到印度南方。由於對拉其普特人採取懷柔政策,大多數好戰的拉其普特部族都歸順了帝國的統治。對異教的寬容是阿克巴的顯著特點,他不僅免除了非穆斯林的人頭稅,還企圖倡導一種融合印度教與伊斯蘭教的宗教改革。以蘇巴(省)為單位的全國行政制度形成了,印度教徒也被允許擔任政府官員。阿克巴時代的印度是伊斯蘭世界最強大的帝國之一。阿克巴去世後,莫臥兒帝國先後由賈漢吉爾和沙阿·賈漢統治。這是兩個才能較為遜色的統治者,沙阿·賈漢終於被自己的兒子奧朗則布推翻失去了皇位。奧朗則布是莫臥兒王朝最重要但也最具爭議的皇帝。他放棄了莫臥兒帝國初期尤其是阿克巴時代的宗教寬容政策,加強伊斯蘭教的宗教地位,企圖使印度完全伊斯蘭化。奧朗則布恢復對非穆斯林徵收人頭稅,將印度教徒逐出政府,並大舉拆毀印度教廟宇與神像。這些短視的政策導致帝國境內的非穆斯林與政府的矛盾突然尖銳起來,並很快演變成武裝鬥爭。堅持自己信仰的錫克教徒和拉其普特人成為莫臥兒帝國公開的敵人;奧朗則布雖然多次打敗他們,卻無法徹底消滅其反抗力量。最危險的國內敵人是新興的馬拉塔人國家,它後來發展出可與莫臥兒帝國匹敵的軍事能力。另一方面,由於奧朗則布力圖消滅他的政治對手,莫臥兒帝國帝國的疆域在他在位時擴張到最大限度。他長期駐留在德干指揮對該地區各穆斯林小國的征服,這些國家是16世紀初德干的伊斯蘭教強國巴赫曼尼王朝分裂後形成的。其結果是奧朗則布取得了勝利,將德干地區併入帝國版圖,成為印度南方的最高統治者。除了次大陸極南端和馬拉塔王國以外,奧朗則布統一了整個印度。奧朗則布去世後的莫臥兒帝國稱為「後期莫臥兒」。這一時期的特點是,皇帝大都昏庸無能,馬拉塔人愈戰愈強,大有取莫臥兒而代之的趨勢。但是,決定印度命運的因素是歐洲列強。




資料來源:
wikipedia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