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威爾事件

 

羅斯威爾事件(英語:Roswell UFO incident)是指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羅斯威爾市1947年發生的UFO墜毀事件。至今,本事件仍沒有一個詳盡的說法,而美國政府也一直未能解釋清楚,所以常有兩極化的看法;然而,發現地點羅斯威爾,則被UFO研究者推崇為研究UFO的「聖地」之一。美國一方也藉由墜毀在羅斯威爾的外星飛碟上受到了啟發,隨着研究與模仿在軍事科技上發展快速。

1947年7月4日晚上,美國新墨西哥州的羅斯威爾市發生不明物體墜毀事件,次日住在距離科羅納(Corona)50公里、距羅斯威爾西北方120公里的農場主人布萊索(Mac' Brazel)發現許多特殊的金屬碎片,遍佈在農場約四百公尺的範圍裡。6日,他帶著金屬碎片交給羅斯威爾的警長,然後向軍方報告,並轉交給空軍基地。7日,布萊索帶著馬西爾(Jesse Marcel)少校和另一個軍官到現場檢視,並裝載一大堆東西帶回基地檢驗。

7月8日,在距離滿佈金屬碎片的布萊索農場西邊五公里的荒地上,住在梭克羅(Socorro)的一位土木工程師葛拉第(Grady L.)發現一架金屬碟形物的殘骸,直徑約九米;碟形物裂開,有好幾個屍體分散在碟形物裡面及外面的地上。這些屍體體型非常瘦小,身長僅100到130公分,體重只有18公斤,無毛髮、大頭、大眼、小嘴巴,穿著整件的緊身灰色制服。美軍獲訊隨即進駐發現殘骸的兩地,封鎖現場。

軍方公關部軍官韓特(Walter Haut)向當地兩家電台和兩家報社發佈一篇新聞稿,羅斯威爾每日紀事報於7月9日以頭條新聞刊載,宣稱軍方發現飛碟殘骸,並將送到俄亥俄州作更進一步檢查。這一則消息引起各界的好奇,馬上傳達至各地,引起極大的轟動。

但是在六小時後,軍隊指揮官喬治•雷米(Geoge Remi)將軍接手負責這個事件,急忙安排一個記者會,推翻以前的說法,表示他的軍官犯了錯誤,根本沒有飛碟這回事,墜毀的物體只不過是帶著雷達反應器的氣象球而已。稍早,廣播電臺的經理羅伯茲(Judd Roberts)也接到華盛頓的命令:「不得播報這則飛碟的消息。」因此隔日報紙澄清墜落的不明物體是一個氣象球,而不是外星來的飛碟。

由於事出突然又轉變太快,大眾懷疑其中有甚麼隱情,所以每個人都相信氣象球的說法是經過修正後的聲明。到了1997年,美國軍方再辯稱所謂的外星人只是做為飛行彈跳測試用的假人,但世界各地的人都認為這只是再一次的隱瞞事實。

在羅斯威爾事件之後,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強化安全與保密工作,由空軍負責推行「藍皮書計劃」(Project Blue Book),成立一支由科學家所組成的特別組織,以應付未來所可能發生的任何飛碟墜機事件,並壓抑民眾的知識與好奇心,製造飛碟是無稽之談的情境。

藍皮書的調查工作將所有資料與檔案結果分成機密等級,送到國家檔案管理局儲存,機密性較低的檔案已陸續解密並公開,但至今仍有一些「絕對機密」的檔案尚未公佈。根據藍皮書計劃提出的報告中,有數百件未被研究,其中許多報告未被列入,縱然被列入,對報告的處理也不恰當,甚至常被篡改。因此許多人認為藍皮書是美國空軍用來降低大眾的飛碟熱,甚至可能是掩飾當局秘密研究飛碟的障眼法,直到1969年軍方纔放棄這項藍皮書計劃。

享譽全球的飛碟專家海尼克(Allen Hynek)博士,生前曾擔任白宮幽浮聽證會與聯合國幽浮相關現象會議的發言人,於1948年起擔任美國空軍的飛碟研究顧問,審查飛碟及相關的第一手報告。他起初根本不相信任何有關飛碟的報告,視其為無稽之談,這或許就是空軍聘用他的原因。但是後來經過十多年的研究,並實際檢視目擊者於理有據的報告,他的態度逐漸轉變。到了1960年代,他幾乎公開反對空軍並表示對之失望。他曾說,軍方對於突發的不明物目擊事件,如果很難解釋的話,他們立即封鎖消息,不讓媒體接近,並且儘量不要讓大眾的情緒激動,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他主張必要慎重對待飛碟事件,因此與軍方相處不睦。

科羅拉多大學航太博士傅鶴齡在留美期間,曾於1981年拜訪海尼克博士,海氏再三強調羅斯威爾事件一定有值得探索的地方,傅鶴齡並親臨羅斯威爾市,造訪當地的幽浮博物館與研究中心,該館是由當時擔任發佈飛碟墜毀消息的公關部發言人韓特,和美國幽浮協會(MUFON)合作資助下成立的私人機構。博物館蒐集許多與幽浮有關及飛碟墜毀的珍貴資料,傅鶴齡還與該研究中心專家討論許多羅斯威爾事件的問題。傅鶴齡並訪問羅斯威爾當時殯儀館老闆丹尼爾。丹尼爾說,羅斯威爾事件發生期間,軍方曾來電話,透露有一些屍體需要冷凍及防腐,並詢問個子很小的人需要用多少防腐劑?然後還訂了若干個大小不一的盒子。老闆覺得很奇怪,因為他查了資料,發現二週內在小地方的羅斯威爾市並沒有人去世,要防腐劑何用?令人生疑。

1995年7月29日美眾議員席夫(Steven H. Schiff)在翻閱軍方的檔案後指出,有關1947年被認為有關幽浮或外星人飛碟墜毀在該州羅斯威爾的神秘傳說,其相關的重要檔案已在四十多年前未獲批准的情況下被銷毀,軍方的用意是企圖否定事實。根據國會審計局的報告,羅斯威爾基地行政當局自1945年3月至1949年12月的檔案,均已銷毀,軍方無法解釋是誰以及為何要銷毀這些檔案。目前的官方檔案僅剩下兩分相關的文件。席夫強調,被銷毀的資料中,可能包括當時基地內的軍官如何向其上級單位解釋這起墜毀事件的來龍去脈。 雖然有幾百人曾參與或可以提出證據證明「羅斯威爾事件」的真實性,但是由於官方資料已毀,政府當然不能承認這個事件的真實性。因此五角大樓始終以莫古兒(Mogul Project)計劃 ─ 當年一枚高空偵測氣球墜落地面所遺留的殘骸,來掩飾羅斯威爾事件,但是民間曾研究該案的所有人士,都對飛碟與外星人的存在深信不疑。

根據2004年6月5日凱瑞(Tom Carey)與施密特(Donald Schmitt)合著的《羅斯威爾外星人見證》(Witness To Roswell)一書,作者蒐集了許多目擊者看見外星人的證詞,其中有許多是第一手報導,也有大量有關外星人屍體的故事,另外也提到基地的第84號飛機棚,那是運送殘骸、屍體進出的重點場所,許多目擊者都在這裡有過不尋常的經歷。
最重要的目擊者首推當年擔任公關軍官的韓特,發現飛碟的新聞就是由他發佈的。他於2002年完成公證的口述書,要求死前不得對外透露。如今韓特的口述書已可完全對外公開,他所做的口述歷史,揭露他在84號飛機棚看見墜毀的物體,以及布蘭查德上校(Col. Blanchard)帶回來的幾個大頭的小矮人屍體,時間是7月8日星期二的下午。

另外他還揭露他第一次知道布萊索農場有殘骸,以及其北方40英里的飛碟失事地點與外星人的屍體是在7月7日。失事地點的殘骸是老百姓發現的,因此傳言很快就散佈開來。
事件的第二天早上韓特參加高參會報,聽取事件的簡報,殘骸碎片一一傳遞給每一個人,但無人能辨認是何物。會議主要討論如何處理這種情況,以及何者可以公諸大眾。
根據韓特的說法,瑞米將軍(Gen. Ramey)想轉移社會大眾對飛碟與屍體的注意,感覺上瑞米是執行美國防部的指示。他表示他自己也親自到其中一個地點,帶回一些殘骸碎片。他也注意到有兩個小組之後被派遣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掩滅任何可能留下的證據。

七月八日早上五點,富爾佛德(Earl Fulford)中士看見他的好友侯克(George Houck)中士開著連結拖車出發,以為他是例行去執行任務,拖運肇事的飛機殘骸。
爾佛德是84號飛機棚的飛機技師,當天就有該市的民間技師不斷問他有關謠傳太空船與小太空人的事。下午四點他離開勤務時,看見侯克開著連結拖車,其上運著像金龜車大小的東西,上面覆蓋著防水布,侯克拒絕告訴他防水布裡面是甚麼東西,因為這是上面的命令。直到目前,富爾佛德詢問起侯克,但侯克還是不願意告訴他。
這事到此還沒了結。他說他第二天「自願」參與清除小組的任務,到所謂的布萊索殘骸現場清理,他們每個人有個麻布袋,受命將所有「不自然」的東西都裝進去。
他對那個地方的描述與其他目擊者相同。那個地方的範圍有好幾百碼,到處都是憲兵站崗,顯然先前已經清理過,因此要清理的東西已不多。從地上的胎痕他看得出有大卡車來拖過東西。他說他只發現七件東西,像其他的目擊者一樣,把這些東西「恢復原狀」。
他回到基地後,第二天清晨二點被叫醒,受命到P-3飛機棚。因為他也是個剷車操作手,上級命令他載運七英尺見方的木製板條箱到閒置的C-54輕型殲擊機上。他不知道板條箱裡面是甚麼東西,但感覺它的重量很輕。

在羅斯威爾基地,所有的重心都集中在84/P-3號飛機棚上面。目擊者憲兵一等兵班傑明(Elias Benjamin)描述他七月八日早上受命取了槍,到P-3飛機棚執行警衛任務,他發現基地總部有很不尋常的活動。班傑明被安排負責護送三、四具覆蓋床單的屍體到基地的醫院。其中有一具還會動,有一具則因床單滑動,他看見一個灰臉無髮的大頭,望之不似人類。到達醫院後,床單又再滑動,屍體的樣子他看得更清楚了,他描述那具屍體是身體小、大蛋頭、斜著眼、小嘴巴、兩個鼻孔。他看著醫生幫那個小人動手術,看起來他還活著。
其後上級迫使他簽結秘密文件,要他保密,並告訴他如果對外洩漏消息,他的身家性命不保,因此,他一直擔心他的退休金會出問題。他太太說,1949年結婚時他告訴過她,她鼓勵他公諸於世。

另一位見證人是布什小姐,她當年二十七歲,是醫院中校行政官瓦尼(Lt. Col. Harold Warne)的秘書。根據她弟妹的描述,有一天她回家時顯得很驚慌,因為醫院來了許多她不認識的醫護人員。
不久,瓦尼帶著她到檢查室,她看見幾具象小孩般的屍體,有一具還在動,他們的皮膚是灰棕色,身上蓋著像亞麻布的東西,他們長得大頭、大眼的。
第二天她回家,表示再沒有任何人多說甚麼。家人覺得她一定受到很大的威脅。這個事件使她精神受創。1989年她死於離奇的情況,手臂到處是淤傷,但她被判定是以塑膠袋罩頭自殺,窒息而死。

這個事件一位重要的目擊者是本索中士(Sgt. Frederick Benthal),他是陸軍的攝影師,從首都華盛頓飛來,被帶到屍體的現場拍照,當時場地已經淨空,其他人員都不在現場。
憲兵一等兵賽恩(PFC Ed Sain)也可證實這件事情,根據第一手或第二手的敘述,他說他乘坐救護車到達現場,受命任何人擅入帳棚就予射殺。塞恩的兒子說,他父親不願談這個事情,但曾告訴他,他一直保護著屍體,直到屍體被轉運到基地為止。賽恩還表示有一位憲兵下士與他一起到現場,如今這名下士已亡故,其妻表示1954年她先生離職後第一次跟她提過此事,說他曾擔任失事現場的警衛,並看見過圓形的航空器。
羅雷(Homer Rowlette)中士在603空軍工程中隊服役,他的兒子與女兒表示,1988年羅雷在臨死前告訴他們,他是清除小組的成員,曾被派遣至羅斯威爾北方失事的現場,幹的是不光彩的事,其他人稱這種事是「記憶薄片」(memory foil)。在現場他看見一艘圓形的太空船,還看見三個頭很大的小人,其中至少有一個還活著。
另一位憲兵一等兵梅奈(Rolland Menagh)也在現場,根據他兩個兒子麥可與羅藍德的敘述,他看到的太空船是雞蛋型,外觀密閉無縫。麥可記得其父提過有三個死屍,他們把太空船裝運到一個大貨櫃車,用防水布包起來,然後他坐吉普車護送到羅斯威爾基地,安置在飛機棚裡。
另外還有一些憲兵擔任機棚的警衛,他們的描述與前述狀況大致相同;還有不少的目擊者擔任戒備森嚴的B-29轟炸機運輸條板箱的工作,也都提供他們的證明。
歐瑟丘克(Arthur Osepchook)中士像其他人一樣,確定條板箱裡有很重要的東西,他的說明很有趣,他說他們回到羅斯威爾,就被告誡要保密,並告訴他們「從未發生像飛碟撞毀一類的事情」。
有兩名憲兵擔任飛機的警戒工作,他們描述飛機在爆炸凹坑裝貨時的情況。其中一位說凹坑用兩層布圍起來,不讓別人看見裡面的情況。另一位憲兵中士李羅一(Sgt. LeRoy)之妻描述,有一天晚上她先生被召回到科羅那飛碟墜毀的現場,協助裝運屍體,第二天早上回家時,他的衣服上發出惡臭。她把衣服燒了,但是那種惡臭一直在她先生身上留了兩個禮拜。
麥各納德(Marion M. Magruder)中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著名的陸戰隊航空指揮官,根據他四個兒子的說法,他臨死前坦白承認約在羅斯威爾事件兩週後,他看過萊特農場飛碟殘骸與活著的外星人。那個「東西」身高不到5英尺,有一雙像人一樣的長手臂,很大的眼睛,一個超大無髮的頭顱,細薄的嘴型,上面有兩個孔,但是沒有鼻子,也沒有耳朵,通身是灰色,無疑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東西」。
當時軍中盛傳著飛碟與屍體、上級要求保密與關閉基地等謠言。一等兵海尼斯(Eugene C. Helnes)說:「那絕對不是氣球墜毀,我認識那些清理現場的同仁。一直到我1949年離開基地,我們所有的談話焦點都是飛碟墜毀的事情。」龐奇(John Bunch)說:「每一件事情都神秘兮兮的,好多飛機飛進飛出,有一陣子飛機跑道停止作業,基地也被關閉,我們進出都受到嚴密的檢查。」

這麼多見證的說詞頗堪玩味與咀嚼,但是對飛碟的大小與尺寸,人們描述的倒是有些差距,有的說是蝙蝠翼的形狀,有的說是雞蛋形狀。韓特在他的口述書上表示有15英尺長,但是富爾佛特說在卡車上覆蓋著防水布的物體,其大小大概是福斯的金龜車那麼大。至於對外星人的描述,這麼多人的描述倒是大致相同。
 


資料來源: epochtimes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