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夫婦外星人綁架事件
 
 

希爾夫婦綁架事件是一起外星人疑似綁架一對美國夫婦的事件,巴尼•希爾(Barney Hill)及貝蒂•希爾(Betty Hill)夫婦宣稱在1961年9月19日至20日之間在新罕布夏州遭到外星生物的綁架,這起事件也是第一次廣為人知的外星人綁架事件。

希爾一家生活在美國新罕布殊爾州的樸資茅斯。巴尼•希爾(1923-1969)是美國郵政的員工,而他的妻子貝蒂(1919-2004)則是一名社會工作者。貝蒂也是全國有色人種促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的一名社團領袖。

1961年9月19日的深夜,有一對夫婦驅車趕回位於新罕布什爾州波茲瑪斯的私宅。他們剛在加拿大渡完假,秋月高懸空中熠熠生輝,公路上一片銀白,來往車輛稀少,靜寂極了。丈夫巴尼希爾加足油門急馳,坐在旁邊的太太貝蒂則目不暇接地欣賞著車窗外往後飛逝的風景。巴尼是郵局職員,貝蒂則從事社會工作,他們是極其平凡的夫妻,回到家之後,明天又將開始一天的工作。

可是,當車子開到蘭開斯特的南端時,他們遇到不可思議的事。這件事從貝蒂看到天空中閃閃發光的亮點開始。剛開始,她以為只是“一顆漂亮的星星”而已!可是這個光點不但在她的注視下漸漸變動了位置,而且好像逐漸接近他們。貝蒂心想大概是人造衛星,並問鄰座的丈夫那是什麼。

巴尼朝著貝蒂所指的方向看了之後說:“那是星星啊!如果不是的話,大概就是人造衛星吧!”可是,在兩個人交談的這段時間,光點增強了,光芒逐漸靠近,貝蒂叫了出來。“巴尼!那是人造衛星還是星星?你真的確定是這樣嗎?”

就在這個時候,光點已不再是一個點,而變成了一個很大的飛行物體,雖遠在大氣層中,但用肉眼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貝蒂,大概是架客機吧!也許要去加拿大!”巴尼看著這個漸漸變亮變大的光點,故意安慰太太。可巴尼自已也懷疑,這個能隨意改變飛行方向的東西真的是客機嗎?這時大約11點,他們看到卡能山矗立在西側,就將車停在休息站,再次眺望這個發光體。這時一輛車也沒有,在這深山野外裡,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不安的情緒逐漸擴散。巴尼和貝蒂用望遠鏡觀察這變大的光點。巴尼試著說服貝蒂相信那只是一架直升機,當然這是謊話。

此時,這個發光體從高空往下降,降到離地面30公尺處時,停在空中不動。這個發光體整個是圓形的,有兩列像窗戶的東西,並排列在其上。這個飛行體雖通體發亮在空中保持著水準,但奇怪的是,並沒有螺旋漿轉動的聲音,也沒有噴氣機引擎的聲音。巴尼從貝蒂手上搶過望遠鏡,對準焦點看那個靜止不動的物體,這時,他嚇得差點跳起來,因為從窗戶可以看到5、6個很奇怪的人影,而這些人影也都緊緊地盯著巴尼看。一種不寒而慄的恐懼感油然而生,巴尼捉住貝蒂的手,一溜煙地沖回車子裡,在毫無人煙的深夜公路上,加足油門飛也似地逃命。

不久,在飛馳的車子的後方,傳來“嘩滋”怪異而有規律的聲音。“那是什麼聲音?巴尼問貝蒂,貝蒂說:“我不知道啊!”才回答完畢,兩人就覺得突然一陣虛脫,睡意襲來,之後便失去了知覺。

當“嘩滋”的聲音再度響起時,兩人恢復了意識,巴尼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握著方向盤,貝蒂則坐在旁邊眺望著外面的風景。車子發出單調的聲音,繼續往南下的公路開去。兩人仿佛力氣都被抽盡似的,連開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

對於遇到飛行物體和逃出之前發生的事,兩人一點記憶也沒有。巴尼只在心中說:“就這樣一直往前走,什麼怪事也沒有發生。”但卻又有股好似發生大事一般的感覺,貝蒂亦是如此。

貝蒂漫不經心地看路道上的指標在眼前飛過。之後在一瞬間,突然“啊”地叫了一聲。這時他們已走到了亞修蘭——距離目擊飛行體五六公里的南部的一個城鎮,但貝蒂卻覺得“之前已走了好長一段路,所以才那麼累。”就這樣在到家之前一直默默無語。到家時,已比預定的時間晚了兩個小時。兩人似著去想遲歸的原因,但是記憶非常模糊,什麼也想不出來。
到底在這記憶空白的兩個小時裡,發生了什麼事?這段時間,兩人做了什麼?他們至少記得車子一直走,被一股不可思議的睡意所襲,然後的記憶就消失了,仿佛什麼也沒有發生地回到家。

可是回家後,把行李從車後的行李箱取出整理時,發現好像發生過什麼,心中有一種被捲入某件事中的感覺。記憶中不曾長途步行,但巴尼的鞋跟卻磨損了一截,貝蒂的衣服也好像跟某人起爭執似地被撕破了。車子的行李箱裡也有一閃一閃發光的小點點飛散其間。此外,兩人戴在身上的手錶也都在同一時刻靜止了。

事情還不止這樣,從這些事發生以來,夫妻倆每天晚上都作惡夢,精神上倍受壓迫。夫妻倆得了精神方面的病,且日漸惡化下去。再也無法忍受這種折磨的貝蒂,在9月25日,為了解開這空白的兩個小時的謎,最後和研究UFO的組織NICAP聯絡。不久NICAP便派調查員威布來進行調查,威布認為他們夫婦遇到飛碟的事屬實,但是卻對這要命的精神病症束手無策。兩年後的1936年,為了治療這慢性精神惡疾,兩人去找波士頓著名的精神分析醫生班夏明賽門。

博士聽完兩人的敘述判斷,神經衰弱的原因是空白的兩小時記憶所致。於是決定施行返回喪失記憶的部分的催眠治療(逆行催眠)。逆行催眠是使人找回喪失的記憶,毫無意識的那部分,記起那時所發生的事的一種方法,最有名的曾喚回人類前世的記憶,但用在遇見外星人UFO者的身上,這還是頭一遭。

治療總共要有三次,隨著治療過程的推展,他們夫妻的記憶逐漸清晰鮮明,終於那駭人的UFO事件之始末全部都想起來,歷歷在目。以下是他們夫妻的敘述: ——有好幾個黑影矗立在車前,除了身材矮小外,看起來像是人類,但是頭部和人類的頭頗有差異,他們沒有頭髮,在頭的兩側還有個像耳朵般的洞。

他們的側面非常扁平,鼻子和嘴巴絲毫沒有輪廓線條凸出,可是眼睛卻大得出奇,鼻子小得不成比例,且眼睛上揚至臉側,表情看來十分不友善。一團穿著一件像黑色戲服的東西,將手放在車門上,絲毫不費力地將門打開,把他們兩人拖出車外,帶往圓盤。這些外星人的目的何在,實在令人費解。他們將巴尼和貝蒂分開,分別研究他們兩人的身體。

貝蒂詳細描述身體檢查的經過。他們讓貝蒂坐在椅子上,就像內科醫生那樣,用光去探照她的眼睛,把她的嘴弄開,探看牙齒和喉嚨。並在視察過她的耳朵之後,用一個像棉花棒般的東西,去掏她的耳朵然後把挖出來的東西,放在玻璃紙上,收進牆壁裡的一個抽屜。還在撫摸了貝蒂的頭髮後,拔下了兩根,並將之包妥收好。同樣地,她的腳趾甲也被剪下了一點點。

然後,他們將她的衣服和鞋子脫下,讓她躺在房間的正中央的一張矮桌上。這些綁架者,拿著一捆像針的東西,在脖子、手腕、膝蓋和腳等地方用針去刺,然後用一隻很長的針往她的肚臍刺進去。貝蒂感到痛徹心肺,哀叫出聲,一個像是隊長的人,用手蒙在她的眼睛上動了動,貝蒂馬上就感覺不痛了。

在另一邊,巴尼的腹部被安上一個奇怪的裝置,可能是這個裝置的關係,之後在腹部的下方長出像疣的東西來,不得不動手術割掉它。

這些綁架者檢查、研究著希爾夫婦的身體,但令他們費解的是,兩人的身體有所差異。檢查的外星人一伸手,就把貝蒂的嘴巴強行分開,欲拔掉她的牙齒,貝蒂透過心電感應問他們要做什麼,他們說巴尼的牙齒拿得掉,你的牙齒卻拔不掉。因此貝蒂對他們說,巴尼的牙齒是裝上去的假牙,所以拔得掉,接著又必須對他們說明什麼是假牙,好讓他們瞭解。還有,巴尼的膚色是褐色(巴尼是黑人),而貝蒂卻是白色的這件事,也好像頗讓他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除了這些身體檢查之外,外星人還讓貝蒂看天體圖,貝蒂說:“這是細長狀的天體圖,有很多的點,細小如針頭,其他的點則像五分錢一般大小,分佈了一整片。其中有兩個像太陽一樣大,較大的那個還有很多條支線分出來,線的方向都朝往隔壁那個較小的太陽。他們說粗線代表貿易路線,其他的實線則是偶而往來的交易線,虛線是探險隊的行徑路線。”

之後,兩人好像被施以抹滅記憶的某種過程,然後被帶回車子。賽門博士分別要處在被催眠狀態的兩人畫出外星人的樣子,賽門博士對他們的畫出完全相同的外星人長相圖大吃一驚。然後博士更進一步,要貝蒂畫出天體圖。

治療的結果,兩人終於對喪失記憶的兩個小時理出一個頭緒來,將長久以來的精神衰弱的病症擺脫掉。但沒多久,1969年,64歲的巴尼因腦溢血撒手人寰。

希爾夫婦在催眠下所說的這些令人吃驚之事,果真屬實嗎?賽門博士也認為整個事件頗為可疑。據他說,他們兩人也有可能是遇見未曾經驗過的空中現象(如流星等),在欲強迫自已理解出喪失意識的那段記憶的動機之下,將這種非常合理的經驗扭曲變形。賽門博士又說:“催眠術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是將患者本人認為是真實的事情的記憶引出而已,患者自信的真相和實際的真實現象是否吻合,就不在催眠術的保證範圍內。”

但是,博士在說了這些以後,又再補充了一句:“大致說,患者以為的真象,幾乎都和實際的真象吻合。”

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在研究了他們夫妻的證詞之後,扔未有明確的答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件富衝擊性的UFO綁架事件,不就和其他多數的事件一樣,成為歷史上的懸案?但是在1969年的夏天,一位信在俄亥俄州的女理科教師,從他們夫妻所言裡,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線索。
這個證據就是貝蒂在飛所看到的天體圖。貝蒂在賽門博士的催眠下,複寫了一份天體圖。可是,這畫得太過簡單的描素圖,要看出是在包含兩百億星星的銀河系的哪個地方,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這個天體圖在很長時間裡,一直被人忽視,可是俄亥俄州的理科女教師瑪裘琳費修,卻對這個奇妙的天體圖抱著極大的興趣,一直希望探索出這是在銀河系的哪個方位呢?

費修依據貝蒂所說的外星人的樣子,猜測他們應該也和人類一樣是碳化物的生命體,而且可以推論出他們的生星也和我們的太陽系類似,天體圖上所標示的星星,應該是距離較近的星星。

於是,費修做了一個以我們太陽為中心,附近一帶的甯P系的立體模型,這個模型是要令貝蒂所畫的平面圖,無誤地投射出立體的位置關係圖。

費修將16種不同種類、顏色和大小的玻璃珠,用尼龍繩串在一個大箱子上,完成以太陽為中心,半徑32光年以內的主要甯P的立體模型。可惜的是,無法把星星的排列的圖樣畫出來。可是費修還是反覆研究資料,重新著手去做新的模型。這次不再包含所有甯P,只限定在有可能孕育出地球生命的甯P,終於在1969 年的夏天,費修完成半徑在55光年以內,由46個甯P組成的模型。

結果這個簡直和貝蒂所畫的天體圖一模一樣的模型,正是在太陽系中某一特定的方位。根據之個立體模型來看,中間的大型甯P是雷提邱利座的傑達I星,緊臨在隔壁是傑達II星。且貝蒂所畫其他的星星,也都和天文學上的論據一樣,一點出入都沒有。

為了慎重起見,費修又再向帕基斯天文臺的懷特密歇爾博士請教,以確定星星的位置。結果證實絲毫無誤。

更叫人吃驚的是,在貝蒂所畫的天體圖中標記Cliese86.1、95、97等星星,在當時還是尚未被世人發現,並且方位被誤認的星星。很明顯地,對天文學一竅不通的貝蒂怎能畫出這些?在當時,全世界沒有人知道這些星星的位置,貝蒂是怎麼知道的呢?

由此可以證實,希爾夫婦所經歷的UFO事件絕非杜撰的。當然,這些也有可能是一連串的巧合。但是能將天體圖畫得如此準確之事,應該不可能的吧!

貝蒂在接受採訪時,自信地說:“隨著時間的流逝,’UFO是幻想的產物’、’UFO是無稽之談’等的說法自會真相大白。會有更多的UFO來到地球,也將有更多的人目擊UFO。他們遲早會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其二人的經歷也通過各種途徑為大眾所知,如1966年的暢銷書《被打斷的旅途》。1968年,一位名為瑪喬麗•費雪的俄亥俄州教師和業餘天文學家,在閱讀了二人的經歷後對那份星圖產生了興趣。對其研究了一番以後,費雪認為這份星圖代表的是39光年之外的網罟座ζ星。

 


資料來源: wikipedia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