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物種大滅絕

 

 

地球歷史上已發生的五次生物大滅絕

1)奧陶紀-志留紀滅絕事件

發生在奧陶紀晚期或奧陶紀與志留紀過渡時期。4.50億年前至4.40億年前。27%的科與57%的屬滅種.從滅種的生物分類的屬的數量,被評為五次大滅絕事件的第二位。直接原因是岡瓦納大陸進入南極地區,影響全球環流變化,導致全球冷化進入安第斯-撒哈拉冰河時期,海面大幅度下降。

 

2)泥盆紀後期滅絕事件

 3.75億年前至3.60億年前,接近泥盆紀-石炭紀過渡時期。 transition. 主要是海洋生物的物種滅絕,陸地生物受影響不顯著。19%的科、50%的屬、70%的種滅絕了.這次大滅絕事件持續了近2000萬年,期間有多次滅絕高峰期。造礁生物消失,竹節石類、腕足動物的3個目、四射珊瑚10多個科滅亡,稱凱勒瓦瑟爾事件,也稱弗朗斯-法門事件。由於滅絕事件持續時間很長,其根源很難辨識。可能的生物學原因是在此前的泥盆紀陸生植物大量繁育,導致地球大氣中氧含量的增加、二氧化碳的大幅減少,地球進入卡魯冰河時期所致。陸生植物進化出發達的根系深入地表土之下數米,加速了陸地岩石土壤的風化,大量鐵等元素釋放進入地表水,造成了水系的富營養化大暴發,導致了海底缺氧事件。海洋表層的繁盛的有機物的沉降,使得全球碳循環中大氣層的二氧化碳大量進入海底沉積層,也加強了地球冷化。泥盆紀也是陸地上生成大煤田的時期,這也加劇了二氧化碳固化入岩石圈。

 

3)二疊紀-三疊紀滅絕事件

 2.51億年前的二疊紀-三疊紀過渡時期。地球上發生了最大規模的物種滅絕事件,許多動物門類整個目或亞目全部滅亡。曾普遍生長舌羊齒植物群,二疊紀末幾乎全部絕滅。早古生代繁盛的三葉蟲全部消失。蜓類原有40多個屬,該世結束時全然無存。菊石有10個科絕滅;腕足類在同期大約有140個屬所余無幾。總共57%的科、83%的屬53%的海洋生物的科, 84%的海洋生物的屬, 大約96%的海洋生物的種, 估計有70%的陸地生物包括昆蟲的物種滅絕了.全世界幾乎沒有三疊紀早期的煤田形成。這次大滅絕事件的可能成因包括西伯利亞大規模玄武岩噴發造成的附近淺海區釋放大量可燃冰,盤古大陸形成後改變了地球環流與洋流系統等等。

 

4)三疊紀-侏羅紀滅絕事件

2.0億年前的三疊紀-侏羅紀過渡時期,延續了約5000萬年,估計有76%的物種滅絕,其中主要是海洋生物。這一次災難並沒有特別明顯的標誌,只發現海平面下降之後又上升了,出現過大面積缺氧的海水。

 

5)白堊紀-第三紀滅絕事件

發生在距今6500萬年前白堊紀末期,約75%--80%的物種滅絕。在五次大滅絕中,這一次大滅絕事件最為著名,因長達1.4億年之久的恐龍時代在此終結而聞名。海洋中的菊石類生物也一同消失。其最大貢獻在於消滅了地球上處於霸主地位的恐龍及其同類,並為哺乳動物及人類的最後登場提供了契機。這次生物大滅絕最流行的說法是,一顆小行星與地球發生了大碰撞,這次撞擊相當於人類歷史上發生過最強烈地震的100萬倍,爆炸的能量相當於地球上核武器總量爆炸的l萬倍,導致了2.1萬立方公里的物質進入了大氣中。由於大氣中高密度的塵埃,太陽光不能照射到地球上,導致地球表面溫度迅速降低。沒有了陽光,植物逐漸枯萎死亡。沒有了植物,就沒有了植食性的動物,肉食性的恐龍也失去了食物來源,它們在絕望和相互殘殺中慢慢地消亡。幾乎所有的大型陸生動物都沒能倖免於難,在寒冷和饑餓中絕望地死去。小型的陸生動物,像一些哺乳動物依靠殘餘的食物勉強為生,終於熬過了最艱難的時日,等到了古近紀陸生脊椎動物的再次大繁榮。

 

 

6)第六次物種大滅絕???

我們正在經歷第六次物種大滅絕?聽起來似乎有點危言聳聽,但不幸的是這是“有科學依據的事實”。中科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南京古生物博物館館長馮偉民博士介紹,目前,來自各個國家的科學家都在對物種進行觀測和保護,近年來的研究成果表明,地球已經進入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期,而且由於生物棲息地的流失和退化、外來物種入侵、氣候變化、資源過度開採、污染和野生動物疾病六大因素,造成了人類活動對地球的重大影響,加速了物種滅絕的速度。“國外有科學家建議,現在人類已成為地球的主宰,不妨稱現在這個時代為‘人類世’,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人類活動對地球物種的影響,”馮偉民說,我們現在仍然處於地球生物多樣性演變的歷史,而物種的滅絕大大提高也是一個客觀的事實。自從5.4億年前地球進入顯生宙以來,在生命進化過程中共發生過15次生物滅絕事件,其中有5次生物大滅絕,這樣的大滅絕延續的時間比較長,可能是幾十萬年或幾百萬年。至於第六次會延續多久,目前很難預測。2012世界末日

物種滅絕:一個並不可怕的概念

馮偉民介紹,從地球有生命起源至今已經38億年了,地球上的生物是一個從簡單到複雜、從單細胞到多細胞不斷進化的過程。這個過程是一個有起伏的、不斷變化的軌跡,其中不乏生物滅絕的現象,有小規模的和大規模的,因此物種滅絕是非常正常、非常自然的現象。
如果就單個物種來說,不同的物種擁有不同特性,有的物種擁有龐大的種群和廣泛的分佈空間,生存率很強,能夠演化很長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或許能夠躲避地球發生的各種災變,成為後續的物種主力軍。有的物種則對環境要求很高,一旦地球發生突變,他們應對能力很差。因此不同的物種演化的時間是不同的。
“往往那些不太適應環境的生物先滅絕,隨後會騰出廣闊的生態空間,給更具有發展潛力的生物生存和發展。滅絕是帶有悲劇性的,但對新生生物的發展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生物的基因就是在生和滅的不斷演變過程中,不斷更新自己。”馮偉民說,物種滅絕原因多種多樣,可能既跟地球內部系統的氣候變化或自然災變有關,也可能作為太陽系的一部分,跟地球跟太陽的角度、地球軌跡的變動和軸心的變化有關,也可能跟太陽系在銀河系中的位置有關。有研究表明,在過去的5.4億年裡,每隔6200萬年地球就會經歷一次大的物種滅絕,這就和太陽系偏離銀河系中心的週期性規律發生了巧合。此外,每250萬年哺乳動物會經歷一次大滅絕,這種變化和地球軌道的變動和軸心變化的重合的變動週期有關。
過去5次大的滅絕既有地外因素也有地內因素,如隕石撞擊、海平面降低、火山噴發等。這些生物的重大滅絕無一例外是由一系列因素綜合造成的,同時也跟生物本身在進化過程中不適應環境自身的生理狀況變化有關係。

速度遠遠超過安全界限10%

“科學界有這樣一種估算的標準,保證物種滅絕的速率保持在適度的比例,比較合理的是100萬分之一,不要超過100萬分之10,這是一個臨界點,”馮偉民說,“但是根據已經披露的資料,現在物種滅絕的速率相對於過去五次滅絕的化石記錄而言,提高了100—1000倍,大大超過了臨界點,產生的後果極其嚴重,是很恐怖的。”
  “一塊化石的背後大約代表了一萬個生物個體”,顯然化石記錄不能完整反映生物種類滅絕的速度,但綜合全球近年來統計的資料仍能清楚地表明,物種滅絕的速度“前所未有”。根據化石記錄,無脊椎動物的平均生存時間,從源起到滅亡,據估計大約是500萬年到1000萬年,哺乳動物的生命週期則快得多,通常是100萬年到200萬年間。科學家表示“正常的物種滅絕速率”應該是一個物種存活100萬年,即一年滅絕的物種為10—25個之間,而現在物種滅絕的速度預計是正常速度100—1000倍。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對物種滅絕速度進行了估測,認為當今地球每小時就有3種生物滅絕,也就是一天滅絕72種生物,一年26280種。也許物種滅絕的確切速率難以計算,但科學家的研究證明,大多數生物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列出了具有權威性的瀕危動物“紅色名單”,同時該組織估計全球大約有16300種動植物物種已經處在滅絕的邊緣,41000多種生物則受到生存的威脅。該組織還表示全球1/8的鳥類,1/3的兩棲動物,1/5是哺乳動物,1/4是珊瑚類以及1/2的海龜類處於危險之中,70%的植物也處於不同程度的危險之中。

人類活動是主要原因

“過去五次的生物滅絕無一例外都是自然界主導的,而全球的統計資料顯示,人類正成為此次物種滅絕的主導。”馮偉民說,儘管我們現在好像感覺不出來,但如果看一下南美洲、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過去生物多樣性保持比較好的地區的變化,就會發現由於環境變化、極端氣候增多對當地物種造成的驚人變化,這種變化顯然是令人感到恐怖的。
200—300年前,人類工業化的社會發展進程對能源的需求越來越高,地球人口不斷增加,人類活動範圍越來越大,而大量砍伐森林,破壞生態平衡的行為給地球造成很大創傷。馮偉民介紹,最近幾年感受到的極端氣候情況,大都與人類活動有非常大的關係。
美國杜克大學著名生物學家斯圖亞特•皮姆認為,如果物種以這樣的速度減少下去,到2050年,目前的四分之一到一半的物種將會滅絕或瀕臨滅絕。而更為可怕的是,新物種的產生需要很長時間和大量空間,但是現在到處都在人的管理下,自然環境越來越差,生物失去了自然進化的環境和條件,物種在不斷地自然死亡,卻很難有新的物種產生。大量生物在第六次物種大滅絕中消失,卻很難像前五次那樣產生新的物種,地球生態系統遠比想像的脆弱,當它損害到一定程度時,就會導致人類賴以生存的體系崩潰。

 


資料來源: 世界末日預言網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