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獨立戰爭 - 佐治·華盛頓

 

佐治·華盛頓

        美國獨立戰爭(英語:American War of Independence,1775年—1783年),或稱美國革命戰爭(英語:American Revolutionary War),一開始是主要發生於大英帝國和其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革命者之間的一場戰爭。這場戰爭主要是始於為了對抗英國的經濟政策,但後來卻因為法國、西班牙及荷蘭加入戰爭對抗英國,而使戰爭的範圍遠遠超過了英屬北美洲之外。同時,許多印地安人為雙方打仗。但其實根據北美歷史的記載,在戰爭爆發之前,英國已經取消了大部分施加在北美殖民地人民身上的稅,對於其殖民地的運營,英國政府實際上已經處於經濟虧損狀態。而美國的獨立原因也並不簡單,英國歷史學家的普遍看法是,在18世紀末,奴隸制度在英國本土已經飽受詬病,面臨取締,從19世紀開始,英國政府授權皇家海軍可以攻擊任何一艘被懷疑捲入奴隸貿易的海上商船,再加上英國允諾北美十三州的印第安人以大片的自治土地,這些因素對殖民北美的大奴隸主造成沉重的打擊,而引起他們對英國政府的強烈不滿。戰爭開始後,英國政府宣布與英國一同作戰的黑奴可以獲得人身自由,因此大批黑奴逃入加拿大的英國人控制區。從七年戰爭開始,英國人與北美的印第安人便締結了同盟關係,尤其是紐約附近的莫霍克印第安人,在英國戰敗後遭到美國新政府的殘酷報復,他們被驅逐至五大湖附近,在西進運動中又再一次被迫西遷。美國獨立戰爭本質上是北美的原英國殖民者同英國中央政府因利益衝突而發生內訌,並進而決裂的結果;而通過戰爭獨立出來的美利堅合眾國本身恰恰就是盎格魯撒克遜北美殖民統治的延續。
        在戰爭中,英國能夠利用他們在海軍上的優勢以佔領殖民地的臨海城市,但如何控制鄉村地區卻使他們困惑。隨着法國海軍在乞沙比克城的勝利導致英國軍隊在1781年的約克鎮圍城戰役中投降。1783年訂定的巴黎條約承認了美國的獨立,因為許多殖民地的居民逃離那十三個殖民地並在北方安頓下來,這場戰爭同時也為了日後加拿大的建立做準備。

反抗英皇統治

        自英國開發海外殖民地以來,為了維護英國本土的壟斷利益,頒佈了一些限制殖民地經濟發展的法令,例如《航海條例》。隨着北美殖民地自身發展,殖民者們越來越希望減低對英國本土的依賴,尋求獨立發展其自身的經濟。然而,這卻引起了英國當局的不滿,因為英國當局希望北美殖民地能繼續充當其廉價的原材料供應地及商品傾銷的市場,因此,英國當局開始採取很多高壓政策以阻遏殖民地經擠的自由發展。英國當局首先頒佈法令,不准其下的北美殖民者向西開拓,並禁止其私自發行另類紙幣,再對其課以重稅及解散其議會,這使得北美殖民勢力感到強烈不滿,並發動了大規模的遊行示威。然而,英國當局卻仍置若罔聞。1770年3月5日波士頓居民與由普雷斯頓上尉所率領的英軍士兵發生血腥衝突,爾後在麻州激進派領袖-山謬.亞當斯等人的刻意引導下,「波士頓慘案」英軍以武力壓迫波士頓居民的消息被大肆宣揚,致使殖民地民怨沸騰,後於1773年12月16日發生波士頓茶葉事件。1774年英國當局更頒佈了5項「不可容忍的法案」,激化了雙方的矛盾。1774年9月5日,除佐治亞外,12個地區的殖民會議選派56名代表在費城召開第一屆大陸會議,通過宣言,並建立大陸議會。新英格蘭的殖民勢力組織了自主的民兵武裝。馬薩諸塞的代表會議任命J.漢考克為安全委員會主席。
 

正在慶祝勝利的民兵 美國獨立戰爭之戰役分佈區

戰事開始——萊剋星頓的槍聲

        1775年4月18日,英國駐馬薩諸塞的總督托馬斯·蓋奇將軍得悉當地民兵在距波士頓21英里的康科德設有武器庫,遂出動800名英軍奔襲康科德,蒐集殖民地民兵的武器,並意圖一併拘捕該地的「通訊委員會」成員,但卻被殖民地居民得悉,並通知了民兵組織「一分鐘人」。一分鐘人得知消息後,當晚派人馳赴列剋星敦和康科德報信,並立即作出防衞,4月19日清晨,5時左右,英軍遭到列剋星敦的民兵阻攔,英軍突然開火,民兵猝不及防,死傷十多人。隨後民兵與英軍在正式交火,美國獨立戰爭第一槍正式打響,結果英軍損失273人,而殖民地民兵則損失93人。8月23日英王宣佈殖民地居民的反抗運動為非法,並聲言「寧可不要頭上的王冠,也決不會放棄戰爭」。12月22日,英國當局正式出兵5萬鎮壓殖民地民兵。1775年6月15日,第二屆大陸會議舉行,並決定殖民地居民組建正規的大陸軍,喬治·華盛頓為大陸軍總司令。北美獨立戰爭全面展開。華盛頓率領大陸軍採取持久作戰以消耗英軍的策略,與英軍展開長期的作戰。

武裝起義階段

        列剋星敦和康科德戰鬥後,大陸軍為解除英軍可能由加拿大直下紐約、控制哈德遜河流域的威脅,遠征加拿大。1775年11月12日理查德·蒙哥馬利率領軍隊佔領蒙特利爾。1775年12月,從蒙特利爾出征的蒙哥馬利與逆流而上的貝內迪克特·阿諾德的兵分兩路聯合進攻魁北克城失利;蒙哥馬利本人戰死。冬季過去的1776年初,英國沿聖勞倫斯河派出增援,趕走圍攻魁北克城的大陸軍。最終戰敗的大陸軍退出加拿大。由於大陸軍出擊加拿大,英國被迫將半數軍隊留駐加拿大,戰鬥力被削弱。在波士頓,英軍被圍困達11個月之久,並於1776年3月被迫撤出。6月,大陸軍在南方擊退英軍對南卡羅來納的查爾斯頓的進攻,粉碎英軍在南方建立基地的企圖。大陸會議於1776年7月4日通過了《獨立宣言》,正式宣佈13個殖民地獨立。

第一階段——戰略防禦階段

        從1775年4月至1777年10月,是北美殖民地居民的戰略防禦階段。在這一階段,北部地區為主要戰場,英軍採取主動攻勢。1775年6月17日,英軍與波士頓民兵在碉堡山進行首次戰鬥。1776年7月4日,北美殖民地正式宣佈脫離英國而獨立,美國正式成立。1776年8月,威廉·豪接替蓋奇任英軍統帥。他以3.2萬兵力進攻紐約。英軍首先在長島登陸,經過激戰,美方死傷1500人,英方傷亡不到400人。為避免全軍覆沒,美軍以退為進,主動放棄紐約。1776年9月26日英軍佔領了費城。華盛頓被迫率軍退守費城附近的瓦利福奇(福奇谷)過冬。
在戰爭第2階段,美軍以攻擊孤立的敵軍支隊的戰術來擺脫所處的被動境地。1776年12月25日夜晚,華盛頓率領美軍橫渡特拉華河,突襲特倫頓的黑森僱傭軍的兵營,並在1777年1月3日擊潰在普林斯頓的英軍3個團。
        英軍在控制了重要城市和海岸線後,力圖速戰速決。1777年7月英軍兵分三路,攻往奧爾巴尼,以切斷殖民地對外聯繫。但巴利·聖萊傑部在莫霍克谷遭民兵襲擊,退回加拿大。約翰·伯戈因統率的北路英軍約7200餘人沿尚普倫湖北上,到達哈得孫河上游。他派往佛蒙特的一支1000人的分遣隊,在柏寧頓被佛蒙特綠山青年義勇軍全殲。伯戈因行動遲緩,從蒙特利爾南下時,也遇到新英格蘭民兵的強烈抵抗,並在9月19日弗裡曼農莊及10月7日貝米斯高地的兩次戰鬥中慘敗,結果被迫退往薩拉托加。美軍立即以3倍兵力包圍該地的英軍,伯戈因無法再戰,被逼於10月17日率領5700名英軍投降。薩拉托加大捷大大改變美國獨立戰爭的形勢,使大陸軍開始掌握戰略主動權。
 

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的情景

第二階段——戰略相持階段

        從1777年10月至1781年3月,雙方進入戰略相持階段,主戰場移向南部地區。美國開始在國際外交上獲得優勢,法國、西班牙、荷蘭亦相繼加入戰爭,協助美軍對抗英軍。1778年2月,法國正式承認美國,並與其互訂軍事同盟。1778年6月,法國對英國宣戰,1779年6月西班牙與法國締結聯盟,以法國同盟者身份在海上參加反英戰爭。1780年12月荷蘭亦加入戰爭,對英宣戰。英國在國際社會被眾列強孤立並被逼在歐、亞、美三洲同時作戰。英、美雙方力量趨於平衡,英軍擔心法國艦隊封鎖特拉華河,於是撤出費城,集中兵力退守紐約城。1778年,亨利·克林頓接替豪任英軍統帥,英軍佔領佐治亞州首府薩凡納,但在1779年9月卻反被美法聯軍包圍。1780年春天,英軍進圍查爾斯頓,該年5月英軍成功逼降被圍的南方美軍,克林頓以為南方勝局已定,率軍返回紐約,派查爾斯·康瓦利斯固守查爾斯頓。然而1781年1月南方美軍卻成功引誘英軍至金山地區考彭斯,並將其圍殲。該年3月英軍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吉爾福德被美軍大敗。該年4月康瓦利斯統率英軍向北撤至弗吉尼亞。而美軍則由格林統率,揮師南下一舉收復了除薩凡納和吉爾斯頓之外的全部南方國土。戰至此時,英軍已漸露敗績。
 

英軍行軍的情景

第三階段——戰略反攻階段

        從1781年4月至1783年9月,是美軍的戰略反攻階段。1781年4月大陸軍開始戰略反攻,納撒尼爾·格林率領大陸軍南下轉戰南卡羅來納,迫使英軍退守海岸線。康瓦利斯於4月25日北上弗吉尼亞,追擊拉法葉侯爵率領的一支大陸軍。但拉法葉擺脫了英軍的追擊。1781年8月,康瓦利斯統率7000名英軍死守弗吉尼亞的約克鎮;法美聯軍由華盛頓統率,南下弗吉尼亞,而增援的法國艦隊也在法國海軍司令德格拉斯伯爵率領下由西印度群島調來,進入切薩皮克灣,進抵約克鎮城外的海面,並且擊退了增援的英國艦隊,掌握了制海權。9月28日,華盛頓部大陸軍和羅尚博伯爵部法軍在維吉尼亞與拉法葉侯爵部大陸軍會合,法美聯軍共1.7萬人完成了對約克鎮的合圍。康瓦利斯無路可退,只得於1781年10月17日與美法聯軍進行投降談判。10月19日,駐守約克鎮的英軍共8000人正式投降。此後,雙方只有數次海上和陸上的零星戰鬥,其餘戰事已大致停止。約克鎮圍城戰役之後,英國議會被迫贊成議和,1782年11月30日,英美兩國簽署《美英巴黎和約》的草案,1783年9月3日,美國成為美洲首個獨立國家。

 

華盛頓在約克鎮接受康瓦利斯率領英軍投降的情景

佐治·華盛頓

        佐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1732年2月22日-1799年12月14日),1775年至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時大陸軍(Continental Army)的總司令,1789年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其同時也成為全世界第一位以「總統」為稱號的國家元首),在接連兩次選舉中都獲得了全體選舉團無異議支持,一直擔任總統直到1797年。
        華盛頓早年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中曾擔任支持大英帝國一方的殖民軍軍官。之後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率領大陸軍團贏得美國獨立,他拒絕了一些同僚慫恿他領導軍事政權的提議,而回到了他在維農山(Mount Vernon)的莊園回復平民生活。
        在1787年他主持了制憲會議,制定了現在的美國憲法,並在1789年,他經過全體選舉團無異議的支持而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他在兩屆的任期中設立了許多持續到今天的政策和傳統。在兩屆任期結束後,他也自願的放棄權力不再續任,因此建立了美國歷史上總統不超過兩任的傳統,維護了共和國的發展。之後他便再次回復平民生活,隱退在弗農山莊園。而華盛頓時期確立的「總統每屆任期四年,連選得連任一次為限」的總統選舉制度,影響了世界上許多民主國的元首選舉制度。由於他扮演了美國獨立戰爭和建國中最重要的角色,華盛頓通常被稱為美國國父。學者們則將他和亞伯拉罕·林肯並列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早年

        依據儒略曆,華盛頓生於1732年2月11日。而依據從華盛頓那個時代開始使用直到今天的西曆,華盛頓則出生於1732年2月22日。在他出生時,英格蘭的新年開始於3月25日(天主報喜節),也因此會有不同的生日出現。他的出生地點是威斯特摩蘭縣的一個大農場。華盛頓的家族名稱出自距離英格蘭東北不遠的泰恩-威爾郡的華盛頓村(Washington)。在1500年,華盛頓家族遷移到北安普敦郡。華盛頓的祖先有些名望,曾有個祖先被稱為「紳士」。後來亨利八世賜給這個家族以土地,其成員擔任過各種不同的官職。但是隨着英格蘭清教徒革命,家庭財產敗落,奧古斯丁的祖父約翰·華盛頓於1657年移民至維吉尼亞。在今北安普敦郡蘇爾格雷夫的祖屋作為華盛頓紀念館保留至今。
        華盛頓是他父親第二次婚姻裡最年長的孩子,他有兩個較年長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勞倫斯和奧古斯汀,和其他四名較年幼的兄弟姊妹:貝蒂、薩母耳、約翰·奧古斯汀和查理斯。華盛頓的父母是奧古斯汀·華盛頓(Augustine Washington, 1693年-1743年4月12日)和瑪麗·鮑爾·華盛頓(Mary Ball Washington, 1708年-1789年4月25日),都是英國後裔。華盛頓的父親在維吉尼亞州是個蓄奴的大農場主,他也曾試着發展開採鐵礦的事業。以紳士階級來說,比較起週遭的農場主,他們還不算是真正富有的。他的幼年大部分時間是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對面的拉帕諾克河畔的費里農莊度過的。華盛頓父親的資產之一便是後來被改名為弗農山的一座大莊園。
        華盛頓從7歲到15歲不規則地上過學,最初在本地教堂司事那裡上學,後來在名叫威廉斯的老師那裡上學,他的一些作業本至今仍保留着,他在實用數學,包括計量、幾種測量的方法和對測量有用的三角方面十分精通。他學習幾何,還學習一點拉丁文。同時在那個時期,華盛頓還閱讀一些英國名著。
        華盛頓的哥哥奧古斯汀曾擔任由英國上將所指揮的步兵團的軍官,參加了詹金斯的耳朵戰爭(War of Jenkins' Ear)。之後華盛頓父親的去世讓家族陷入了經濟困難,因此華盛頓無法像兩名年長的哥哥一樣前往英格蘭受教育,他也只得放棄了原本由勞倫斯所安排,成為英國皇家海軍見習軍官的機會。於是華盛頓一生都沒有前往歐洲。
        華盛頓接着在成為了亞歷山德里亞的消防隊員。在1774年,由於他和一家消防器具公司的友好關係,他自費購買了一具當時非常先進的消防器材,捐贈給市鎮使用,這具器材今天仍可以在亞歷山大市的博物館看見。

法國印第安人戰爭:1754—1763

        在華盛頓22歲的時候,華盛頓無意間成為了法國印地安人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的導火線之一。這場殖民地所參加的第一場戰爭起源於1753年,法國人開始在當時屬於維吉尼亞州領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ry)建立許多堡壘,這是法國人的戰略之一。法國人得到當地原住民的支持,試圖阻止英國人繼續向西擴張他們在美州的殖民地,並阻擋殖民地內的英國軍隊。維吉尼亞州的總督是羅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當時擔任少校的華盛頓替他向法國指揮官遞交了最後通牒書,要求法國人離開。華盛頓將過程透露給當地的報紙,而他也因此成為傳奇人物。但法國人拒絕撤離,因此在1754年,丁威迪派遣了剛升遷中校的華盛頓率領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前往俄亥俄谷地攻擊法國人。華盛頓率領軍隊伏擊了一隊由法裔加拿大人組成的偵查隊,在短暫的戰鬥後,華盛頓的印地安人盟友Tanacharison族人殺害了法國指揮官Ensign Jumonville,接着華盛頓在那裡建立了一座名為Fort Necessity的堡壘,但在數量更多的法軍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隊進攻下,這座堡壘很快便被攻陷,他也被迫投降。投降時華盛頓簽下一份承認他"刺殺"了法軍指揮官Jumonville的文書(因為這份文書用法文寫成,華盛頓根本看不懂),而這份文書導致了國際間的事變,成為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起因之一。這場戰爭也是七年戰爭的一部分。華盛頓稍後被法國人假釋,在同意一年之內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後被釋放。
        華盛頓一直渴望加入英國軍隊,當時殖民地的居民都對此不感興趣。他在1755年終於等到機會,當時英軍發動遠征,試着重新奪回俄亥俄谷地。遠征行動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災難性結果。相當不可思議的,華盛頓的外衣被四發子彈擊穿,但他仍毫髮無傷,同時他冷靜的在炮火中組織軍隊撤退。在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成了英雄人物,雖然戰爭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別處,他繼續領導了維吉尼亞第一軍團好幾年。在1758年,他隨着John Forbes將軍展開另一次遠征,成功的將法軍驅離了Duquesne堡壘。
        華盛頓最初軍事生涯的目標是希望成為正規的英軍軍官—而不僅是殖民地民兵的軍官。但他一直未獲升遷,因此他在1759年辭去了軍職,並與玛莎·丹德瑞其·克丝提斯結婚,她是一名已經育有兩個小孩的富有寡婦。華盛頓和她一起扶養這兩個小孩:約翰·派克·克丝提斯和玛莎·派克·克丝提斯,稍後他還扶養了她的兩名孫子女,但華盛頓從沒有自己血親的小孩。新婚後他們搬到弗農山居住,過着紳士階級農夫和蓄奴主的生活,他並當選了維吉尼亞當地的下議院議員。
 

佐治·華盛頓(約翰·莊柏所繪)

美國獨立戰爭:1774—1783

        在1774年華盛頓被選為維吉尼亞州的代表前往參加第一屆大陸會議。由於波士頓傾茶事件,英國政府關閉了波士頓港,而且廢除了麻薩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權利。殖民地在1775年4月於列剋星頓和康科特與英軍開戰後,華盛頓穿着軍服出席第二屆大陸會議—他是唯一一個這麼做的代表,表示了他希望帶領維吉尼亞民兵參戰的意願。麻薩諸塞州的代表約翰·亞當斯推薦他擔任所有殖民地的總指揮官,並稱他擁有「擔任軍官的才能……極大的天份和普遍的特質」。因為亞當斯了解到,確保南方的殖民地能與北部殖民地合作順利組成大陸軍團的最好方法,便是推薦一個南方殖民地人士擔任總指揮官。華盛頓在1775年6月15日經由大會選舉無異議支持成為了總指揮官,雖然很捨不得離開心愛的維吉尼亞家園,華盛頓接受了指揮官職位,並宣稱"我不認為我能勝任這個指揮官的光榮職位,但我會以最大的誠意接受職位"。華盛頓並宣稱除了必要的開支外,不須付給他任何額外報酬。就這樣,華盛頓於7月3日在麻薩諸塞州的劍橋擔任了全殖民地軍隊的總指揮官。
華盛頓在1776年進攻波士頓,利用稍早在提康德羅加堡壘所奪取的火炮陣地,得以俯瞰整個波士頓港,最後將英軍逐出了波士頓。英軍指揮官威廉·何奧(William Howe)下令英軍撤回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華盛頓接着率領軍隊前往紐約市,預期英軍將發動攻勢。擁有壓倒性軍力的英軍於8月展開了攻勢,而華盛頓所率領的撤退行動卻相當笨拙,幾乎全軍覆沒。他也在8月22日輸掉了長島戰役(Battle of Long Island),不過得以撤退大多數的軍隊回到大陸。在接下來又輸掉了幾次戰役,使得軍隊倉卒混亂的撤離了新澤西州,此時美國革命的未來岌岌可危。在1776年12月25日的晚上,華盛頓傑出的指揮重整旗鼓。在這場特倫頓戰役(Battle of Trenton)中,他領導美軍跨越德拉瓦河,突襲黑森僱傭軍(Hessian)的兵營。並接着在1777年1月2日的晚上向查理斯·康沃利斯(Charles Cornwallis)率領的英軍發動突襲,這次奇襲振奮了支持獨立的殖民地陣營的士氣。

        在1777年夏天,英軍發動了三路並進的攻勢,一路由約翰·伯戈因(John Burgoyne)率領從加拿大向南進攻,一路由威廉·何奧率領攻擊當時殖民地的首都費城。而華盛頓撤往南方,卻在9月11日的布蘭迪萬河戰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遭受慘敗。為了擊退英軍而發動的日耳曼敦戰役(Battle of Germantown)則因為濃霧和軍隊的混亂而告失敗。華盛頓和他的軍隊只得撤回環境惡劣的佛吉谷(Valley Forge)艱難的渡過冬天。在1777年至1778年的冬天,是大陸軍(和政治上的革命運動也是)戰況及士氣最惡劣的時刻,大陸軍遭受了極大的戰損和惡劣的生活環境。但華盛頓依然堅定着指揮軍隊,並持續向後方的殖民地大會要求更多補給,使大陸軍能克服寒冷的冬天,逐漸回復士氣。2月時一名曾服役於普魯士軍參謀部的軍官弗里德里希·馮·施托伊本(Friedrich von Steuben)前來佛吉谷,自願幫忙訓練華盛頓軍隊,以使他們能在戰場上能和英軍相較量。施托伊本在佛吉谷的訓練改進了戰術和作戰紀律,大幅增進了殖民地軍的戰力,成為了殖民地軍得以擺脫烏合之眾狀態的分水嶺。在佛吉谷的訓練告一段落時,華盛頓的軍隊已經煥然一新了。華盛頓接着率領軍隊於1778年6月28日的蒙茅斯戰役(Battle of Monmouth)中攻擊從費城前往紐約的英軍,與英軍打成平手,但英軍分裂殖民地政府的企圖於是失敗了。由於這場戰役的勝利,加上一年前於薩拉托加戰役(Battle of Saratoga)中擊敗了伯戈因率領的入侵英軍,情勢逐漸好轉,英軍顯然無法攻克整個新國家,因此法國決定正式與美國結盟。在1778年後英軍最後一次的試着分離殖民地,這次英軍集中於南方地區。華盛頓的軍隊並沒有直接攻擊他們,而是前往駐紮位於紐約的西點(West Point)軍事基地。在1779年華盛頓命令5分之1的大陸軍展開沙利文遠征(Sullivan Expedition),對那些與英軍結了盟且常攻擊美軍前線堡壘的易洛魁聯盟的6個部落的其中4個發動攻勢。並沒有戰鬥發生,不過至少摧毀了40個易洛魁村莊,使這些印地安人被迫永遠離開美國,遷徙至加拿大。

        在1781年美軍以及法國陸軍和海軍一同包圍了康沃利斯在約克鎮的軍隊,華盛頓迅速前往南方,於10月17日接掌指揮美軍和法軍,繼續圍城戰鬥直到10月17日康沃利斯投降,10月19日,他接過了康沃利斯的投降寶劍。儘管英軍仍在紐約市和其他地點活動直到1783年,這場戰役成了獨立戰爭最後一場主要的戰鬥。接着在1783年,隨着巴黎條約的簽署,英國承認了美國的獨立。華盛頓解散了他的軍隊,並在新澤西州的洛基山(Rocky Hill)向追隨了他多年的士兵們發表了精彩的告別演說。幾天後,英國人從紐約市撤退,華盛頓和殖民地政府重回城市,他於12月4日在紐約市發表了正式的告別演說。應該指出的是,華盛頓的戰術毫無特殊之處,既無開創性、也對軍事歷史毫無影響,而且他常在許多次戰役中都犯下大錯。但他仍被捧為戰爭英雄,因為支持他的人們認為,由於他所主張的革命概念,美軍也在戰爭中存活並持續戰鬥,使得美國得以維持獨立持續至今。華盛頓一直躲開與英軍直接的衝突,避免了美軍決定性的戰敗或投降。他相當了解美軍的弱點並且也限制了他們進行過於冒險的行動,並利用他勇敢的人格激勵軍隊,使他們能撐過漫長而艱難的戰爭。華盛頓在戰爭中選擇了正確的戰略,如同古羅馬將軍費邊在第二次布匿戰爭的戰略,持續地拖延敵人將能使英國人如同當年的漢尼拔一樣,「攻到了門外」但卻「不得其門而入」。很快英國人將會了解到繼續作戰只是浪費資源,他們只能追擊美軍進行混戰,卻無法徹底捕捉到美軍的主力。華盛頓了解到這場戰爭將會經由外交途徑取得勝利,而不是靠着士兵們。

在維吉尼亞家園:1783—1787

        1783年12月23日,華盛頓向邦聯議會(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辭去了他在軍隊裡總司令的職務,邦聯議會稍後並在馬利蘭州安那波利斯的議院召開了會議。這對於新生國家而言是相當重要的過程,建立了由平民選出的官員—而不是由軍人來組織政府的先例,避免了軍國主義政權的出現。華盛頓堅信唯有人民擁有對國家的主權,沒有人可以在美國籍著軍事力量、或只因為他出生貴族而奪取政權。
華盛頓接着返回弗農山的莊園,就在1783年聖誕節前夕那天的傍晚抵達家門。自從1775年因戰爭離開心愛的家園後,他都沒有機會返家過。在門口歡迎他的是他之前曾向其許諾過會在8年內返家的妻子,以及4個已經能夠走路的孫子女,全都在他離家的這段時間出生。戰爭也帶走了他所扶養的繼子約翰的性命,於1781年在約克鎮的一次行軍裡發燒過世。當華盛頓離開軍隊時,他在大陸軍團裡的最終頭銜是「將軍和總司令」。
        在1787年華盛頓主持了在費城舉行的制憲會議。他並沒有參與討論,但他的威望維持了會議的領導能力,並讓代表團能專注於討論上。在會議後他的威望使得包括維吉尼亞州議會在內的許多人相信這個會議的成果,而支持了美國憲法。華盛頓的莊園廣達8000英畝(32平方公里),如同當時其他許多農場主一樣,儘管擁有大量土地,華盛頓手上的現金都不多,常常四處借貸。在後來他成為總統時,他甚至得借款$600元以搬家到紐約以接掌政務。

總統任期:1789—1797

        華盛頓在1789年經過選舉團投票無異議的(獲得了全部的選舉人票)當選總統,他是歷史上唯一一個無異議投票當選的總統(並在1792年再次達成)。第二名獲得了34票的約翰·亞當斯則當選副總統。第一屆美國代表會議(First United States Congress)投票將付給華盛頓$25,000的年薪—這在1789年是個很大的數目。華盛頓在當時大概是全美國最富有的人了,他在西部的土地有非常大的潛在價值—不過在那時都是空地一片。他婉拒了他的總統薪水,這也是他被視為古羅馬公民英雄辛辛納圖斯(Cincinnatus)的形象的一部分—將承擔政務看作公民義務的市民。在總統就任的儀式中,華盛頓非常謹慎地確保儀式場面的規模和裝飾儉樸得符合共和國的標準,而不會超過當時歐洲各國的王室。華盛頓的妻子瑪莎對他當選了總統相當失望,她只希望和華盛頓在弗農山維持平靜的生活。不過她還是承擔起了第一夫人的職責,開放客廳並負責安排每週和達官顯貴的晚宴,使晚宴能搭配得上總統的身分。
 

華盛頓表態拒絕第三屆任期時的情景

(吉伯特·斯圖爾特所繪)

政策

        在華盛頓擔任總統的初期,他只個別地與他的顧問會面,而到了1791年,則開始定期地和全體內閣與會。每當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主張應該建立全國性的信用機構並構成金融力量強大的國家時,湯馬士·傑佛遜和詹姆士·麥迪遜總是反對他,而華盛頓必須時常調解兩方的意見。最後往往是漢密爾頓在爭論中獲勝,而且華盛頓指責當時由傑佛遜和麥迪遜所支持的名為民主—共和主義社會(Democratic-Republican societies)的團體的危險性時,漢密爾頓則被擁立為聯邦黨(Federalist Party)的領導人。
        1791年,當國會通過增加蒸餾酒的貨物稅率時,引發了許多抗議行動。到了1794年,在華盛頓指示抗議者應該前往地方法院後,抗議活動卻激化為大規模的暴動。於是在8月7日華盛頓向賓夕法尼亞州、維吉尼亞州和其他州請求頒佈民兵法以徵召民兵。在徵召一萬多名民兵後,他便直接帶兵前往暴動地區鎮壓暴動,使得他成為唯一一個親自率領軍隊的美國總統。平亂中死了幾個人但並沒有戰爭發生,但華盛頓堅強的表現直接展現了新政府的力量。這也是聯邦憲法頒佈以來,聯邦政府首次動用軍隊以維持地方的秩序。
        在美國自從革命戰爭以來通常稱為西北地界(Northwest Territory)的地區,原本住在那裡的印地安人仍常與白人爆發衝突,在西北印地安人戰爭(Northwest Indian War)中,印地安人戰勝了白人,直到1794年的鹿寨戰役(Battle of Fallen Timbers)中被白人擊敗為止。
        1793年,革命後的法國新政府派遣外交官埃德蒙·吉尼特(Edmond Genêt)至美國,吉尼特試着唆使美國輿論同情法國,以合力對抗大英帝國,法國政府更授權他向美國船隻頒佈捕押特許證(letters of marque and reprisal),允許船隻捕押與法國為敵的他國船隻。吉尼特的作為迫使華盛頓要求法國政府把他撤回。
        1794年12月9日,在美國派出首席法官約翰·傑伊前往倫敦談判後,美英兩國簽定了以他為名的傑伊條約,條約裡試圖劃清自從革命戰爭到美國獨立以來兩國間一直拖延的問題,好增進兩國間的關係。主張親法國派的傑佛遜等人極力批評條約,但華盛頓和漢密爾頓則表示支持,之後國會也通過了條約的簽定。條約規定英國必須撤離他們在五大湖的堡壘,這也對後來的1812年戰爭產生了影響。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利用他在聯邦政府內的任命權,任命許多他的好友擔任政府職位,因此由他領導的聯邦黨羽翼漸豐,稍後在1796年由聯邦黨推舉的約翰·亞當斯也當選了總統。華盛頓自身相當反對這種黨派政治,因此從不表態支持任何政黨。儘管華盛頓較偏向支持漢密爾頓而不是傑佛遜派的政策,但他從沒有這樣公開表態過。因此可以說華盛頓在當時是沒有黨派立場的。儘管華盛頓相當不情願,他還是被推選為第二任總統。不過華盛頓堅持拒絕了擔任第三任總統,因此寫下美國總統決不超過兩屆任期的不成文慣例。這個慣例一直到1940年才被羅斯福所打破,但在羅斯福死後這個慣例正式的被寫進憲法第22號修正案堶情C
        華盛頓在他的離職演說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富影響力的政治演說之一。在演說中他闡述了過份的黨派偏見可能對國家造成的不良影響,他呼籲人們拋棄黨派之爭,團結起來為增進公眾利益而努力。他並主張美國應該避免受到他國的干涉,因為美國應該只專注於美國人的利益。他建議與世界上其他國家保持友誼和貿易關係,並應該避免牽扯進歐洲的戰爭。他認為應該避免與某國家保持長期的同盟關係,並指出應該注意當時美法間的結盟。華盛頓的離職演說成為美國人對政治的準則,尤其對於之後的世代而言,每當發生關於美國的外交政策應該維持中立與否的爭論時,華盛頓的演說便成為主張維持中立者最有力的引言,一直到1949年美國開始與其他國家結盟為止。在約翰·亞當斯的就職典禮上,據說華盛頓還和亞當斯耳語道:「現在我離職了,換你做總統了。讓我們等著瞧誰比較喜歡這工作吧!」。華盛頓並拒絕離開總統辦公室,直到副總統—湯馬士·傑佛遜也到達,樹立了只有正副總統都到齊時才能讓出總統職位的慣例。接着,華盛頓步出辦公室,回復平民的身分了。宗教政策方面,美國是建立在宗教自由的基礎上的。華盛頓曾宣稱:「美國決不是建立在基督教的教條之上。」

任內重要法案

簽署1789年司法條例(Judiciary Act of 1789),確立了聯邦法院和最高法院制度的法律
簽署美國印地安交流法(Indian Intercourse Acts),規定內布拉斯加州的大平原區(Great Plains)為印地安人的土地,1790年生效
簽署暫時住所法(Residence Act of 1790),將賓夕法尼亞州的費城作為聯邦政府暫時的首都,
簽署銀行法(Bank Act of 1791),頒發許可證給北美銀行,成為了第一家近代的私營商業銀行
簽署1792年鑄幣法(Coinage Act of 1792),規定了美國的硬幣鑄幣標準
簽署逃亡奴隸法(Fugitive Slave Act of 1793),調解賓夕法尼亞和維吉尼亞兩州間為了一件綁架案而導致的法律糾紛
簽署海軍法(Naval Act of 1794),創立了美國海軍
組織了第一屆的美國內閣

任內加入聯邦的州

北卡羅萊那州(1789年)
羅德島州(1790年)
佛蒙特州(1791年)
肯塔基州(1792年)
田納西州(1796年)
 

華盛頓的維農山莊 華盛頓之墓 華盛頓紀念碑

退休和去世

        兩屆總統任期滿後,美國人民挽留華盛頓繼續競選連任,華盛頓拒絕了:「我走在尚未踏實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為將可能成為以後歷屆總統的先例。」他向美國人民解釋,「你們再繼續選我做總統,美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
        自從1797年3月退休後,華盛頓帶着輕鬆的心情回到弗農山。他在那裡建立了蒸餾室,並成為了或許是當時最大的威士忌蒸餾酒製造業者,到了1798年便生產了11,000加侖的威士忌,獲得$7,500元的利潤。
        1799年,美國即將舉行總統競選,聯邦黨人因為黨內分歧和聲望日下,希望華盛頓出來競選,但是華盛頓在致喬納森•特朗布爾州長的信中拒絕了:「一旦我這樣做將是可恥的,因為儘管這是我國同胞的願望,而且在大家的信任下我可能當選並任職,但另一個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卻會因此去職……如果我參加競選,我就會成為惡毒攻擊和無恥誹謗的靶子,不但會被加上搖擺不定的罪名,而且還會被誣為懷有野心,一遇時機便爆發出來。總之,我將被指責為昏聵無知的老糊塗。」在那一年裡,由於戰爭逼近,為了警告法國,華盛頓被新總統約翰·亞當斯任命為美國陸軍的中將(在當時這是軍中最高的階級了)。這只是象徵性的任命,華盛頓並沒有真的服役。接下來一年裡,華盛頓染上了感冒,引起嚴重的發燒和喉嚨痛,並惡化為喉頭炎和肺炎,並在1799年12月14日去世,享年67歲。遺體葬在弗農山當地。華盛頓死後,他昔日的革命戰爭夥伴,國會議員哈利·李(Harry Lee)對他的稱讚相當著名:他是一個公民,他是戰爭中的第一人,也是和平時代的第一人,也是他的同胞們心目中的第一人。
        華盛頓為未來的美國樹立了許多的先例,他選擇和平地讓出總統職位給約翰·亞當斯,這個總統不超過2任的先例被看作是華盛頓對美國最重要的影響。他也被許多人稱為美國的國父,並被視為美國的創立者中最重要的一位,他也在全世界成為一個典型的仁慈建國者的形象。美國人談到他時總是稱他為美國的國父。他也在麥克·H·哈特(Michael H. Hart)所著的影響世界歷史100位名人中排名26名,並被多數學者們視為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位總統。儘管華盛頓去世時獲得了當時最高的軍銜—三星的陸軍中將(Lieutenant General),隨着時光流逝,越來越多將軍(從格蘭特開始)獲得了和他一樣以及更高(四星以及五星)的軍銜,這看起來就像華盛頓功績不如他們一般。直到1976年國會通過法案,追封華盛頓為六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相當於蘇聯等國的大元帥軍銜),並正式宣布此為是美國最高軍銜,超過以往和未來的所有元帥(五星上將)和將軍。



資料來源:wikipedia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