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魯士王國 - 腓特烈大帝

 

腓特烈二世

         普魯士王國(德語:Königreich Preußen)是一個位於現今德國境內的王國,存在於1701年至1918年,同時也是從1871年至一戰戰敗前,領導德意志帝國的政治實體,其領土囊括整個帝國的三分之二。王國名字是繼承普魯士而來的,雖然它的權力基礎是從勃蘭登堡得來的。

1701年—1740年:年輕的王國

         剛從公國升格為王國的普魯士非常窮困───且尚未完全從三十年戰爭的蹂躪中恢復───其領土散布在1200公里(750英哩)寬的區域:從普魯士公國位於波羅的海東南沿岸的領土,到霍亨索倫中心地區的勃蘭登堡,再分佈到位於萊茵蘭地區的克列夫斯、馬克和雷芬斯堡等飛地。1708年,普魯士公國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死於鼠疫。鼠疫於1710年8月蔓延到了普倫茨勞,但最終仍在其蔓延到首都柏林前被撲滅,而柏林和普倫茨勞的距離只有80公里(50英哩)遠。瑞典在大北方戰爭(1700年-1721年)中被俄羅斯、薩克森、波蘭、丹麥-挪威、漢諾威和普魯士等國擊敗,象徵著瑞典在波羅的海南岸之統治的結束。在普魯士和瑞典所簽訂的斯德哥爾摩和約(1720年1月)中,普魯士獲得了瑞屬波美拉尼亞南部和斯德丁(斯塞新)城。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王朝在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簽定之後收復了自從1472年以來失去的波美拉尼亞公國,並設立了波美拉尼亞省。就在此時,形勢被大選帝侯推到了高峰,容克地主(當地貴族)亦成立了普魯士軍隊。這個時代也見證了德國義務教育的提升。經濟史學家穆瑞·羅斯巴德博士寫道這幾乎是巧合───歐洲第一個實施國民義務教育的國家,竟然是以專制臭名聞名的普魯士,也不是原來的意見所述───正如我們所見───路德和他的學說的絕對服從國家。正如特溫提曼先生所言:「國家干涉教育的開始幾乎是與普魯士的崛起同步。」腓特烈·威廉一世國王於1717年建立普魯士的義務教育制度。

 

普魯士王冠(現藏於霍亨索倫城堡)

1740年—1760年:西里西亞戰爭

         1740年,普魯士腓特烈二世國王(腓特烈大帝)登基。藉口部分西里西亞地區的領土在1675年西里西亞公爵皮雅斯特王朝去世後應由當時的勃蘭登堡(普魯士的國王也是勃蘭登堡選帝候)繼承,而根據大陸法的繼承條款規定,身為女子的奧地利的瑪麗亞·特蕾西亞無權繼續佔有該領土,於是腓特烈大帝便入侵西里西亞,也開啟了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在迅速的佔領了西里西亞之後,腓特烈大帝提出了假如瑪麗亞·特蕾西亞將該省的統治權轉交給他,將會保護她的建議。提議被女皇否決了,但是奧地利將要面對更多的敵人,而且腓特烈大帝最終仍在1742年的柏林條約獲得正式的割讓。
         奧地利出人意料地進行反擊。1744年,腓特烈二世再次入侵奧地利,以防止報復,並向奧地利索要波西米亞省。普魯士戰敗了,但法國向奧地利的同盟───大英帝國所施加的壓力導致了一系列條約和妥協,最終在1748年的愛克斯·拉夏貝爾和約重獲和平,並讓普魯士保住了大部分西里西亞地區的統治權。
         由於羞辱地割讓西里西亞,奧地利只好努力維持與俄法兩國的同盟關係(「外交革命」),同時普魯士也不斷靠向英國的陣營。當腓特烈二世在原定計劃前幾個月,於1756年~1757年先發制人入侵薩克森和波西米亞時,引發了七年戰爭。這場戰爭對普魯士的軍隊來講是一場艱苦的戰鬥,但他們最終仍可同時與大半個歐洲為敵並戰成平手,同時也向世人展現了腓特烈大帝的軍事天才。面對奧地利、俄羅斯、法國、瑞典等強敵來襲時,普魯士只有漢諾威(以及沒跟歐陸相連的大英帝國)這個盟友可以支援;腓特烈大帝成功的利用外交手腕防止了敵人在1760年10月前的大規模入侵,而俄羅斯亦短暫地佔領過柏林和柯尼斯堡。局勢逐漸對普魯士變得嚴峻,直到俄羅斯的伊莉莎白過世(勃蘭登堡家族的奇蹟),這種狀況才有所緩解。繼位者彼得三世解除了普魯士東線的壓力。瑞典也在大約同一時間退出了戰爭。當普魯士在博克施道夫戰役中擊敗了奧地利並依靠英國在殖民地戰線成功擊敗了法軍之後,普魯士終於結束了大陸上的戰事,並恢復到戰前的狀態。此一結果對於普魯士來講,作用是提升了它在德國各邦之間的地位,並升格為一個歐洲大國。腓特烈二世也對曾經普魯士最後得到的成功感到驚訝;之後他也在和平時期當了許多年的君王。

 

年輕時代的腓特烈二世

腓特烈二世

         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1712年1月24日-1786年8月17日),史稱腓特烈大帝。普魯士國王(1740年5月31日-1786年8月17日在位),軍事家,政治家,作家,作曲家。統治時期普魯士軍力大規模發展,領土大舉擴張,文化藝術得到贊助。其使普魯士在歐洲大陸取得霸權,並向以普魯士為中心武力統一德意志的道路邁出第一步。腓特烈二世是歐洲歷史上最偉大的名將之一,而且在政治、經濟、哲學、法律、甚至音樂諸多方面都頗有建樹。

青年時代

         腓特烈在他的父親「士兵國王」腓特烈·威廉一世嚴格,強硬和軍事式的教育下長大。1730年,為反抗其父強加的婚姻,他嘗試和朋友漢斯·赫爾曼·馮·卡特逃往英國。但以失敗告終。他們被囚禁在現在德波邊境的小鎮昆斯特林(德語:Küstrin),在那,卡特被處決。究竟腓特烈是看到還是只聽到行刑,目前還有爭議。腓特烈同時和彼得·卡爾·克里斯托弗·馮·克斯(德語:Peter Karl Christoph von Keith)和漢斯·卡爾·馮·溫特菲爾德(德語:Hans Karl von Winterfeldt)有着親密的友誼。
         他的父親一再受到親奧勢力(Friedrich Wilhelm von Grumbkow, Jacob Paul von Gundling等人)的壓力。腓特烈在其影響下,不情願地和伊麗莎白·克里斯丁娜·馮·布朗斯威克(或譯不倫瑞克)—貝芬(Elisabeth Christine von Braunschweig-Bevern)成婚。伊麗莎白是哈布斯堡家族的一個遠房親戚。兩人並未誕下一子。腓特烈基本上和她分居,只在節慶場合一同出現。但腓特烈在其父臨終前答應了,不會對伊麗莎白不忠。在萊茵斯堡(Rheinsberg)的四年(1736–1740)可能是兩位在一起最幸福的日子了,但這究竟是真的還是只是做給他那多疑的父親的一齣戲,目前尚沒有定論。究竟腓特烈二世按當代的標準是否有同性戀傾向,目前尚有爭論。但確鑿無疑的是,他對女性比較疏遠。他希望在女性身上也看到他在男性那看到的勃勃生機。在他身後作的屍檢並未發現他患有性病或畸形。因爲他的醫生Johann Georg Zimmermann透露,腓特烈大婚之前曾感染性病。而難得的幾位受腓特烈青睞的女性,都是些所謂的「女大地主」卡羅琳和葉卡捷琳娜大帝,他還向她們寫過詩,保持着書信來往。

外交與戰爭

         腓特烈二世在1740年登基,年方28歲。受法國啟蒙哲學思想薰陶的腓特烈二世繼位被當時人們認為這將是一位善於思考的開明國王,甚至可能偏於文弱。的確,他一上臺,就解散了父親的巨人擲彈兵團(留一個中隊作儀仗護衞),而且下令禁止軍中體罰士兵(這個命令後來在戰爭中撤銷)。但是腓特烈擁有祖、父遺留下來的精良軍隊和充足國庫,本人對戰爭也不是生手,當年在波蘭王位繼承戰爭期間,就曾赴當時歐洲第一名將歐根親王身邊見習軍事。很難說腓特烈在那短短的一段時間真就能從歐根親王那媥ヮ鴩リ偵禰遙漶A但是歐根確實曾經盛讚腓特烈在戰場上的冷靜態度,而年輕的腓特烈倒是對老邁年高的歐根親王印象不深。最重要的是,腓特烈登基不久,就出現了普魯士擴張的良機——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
         1740年,奧地利1739年方才結束對土耳其的戰爭,所産生的破綻,剛好爲普魯士所利用。通過這場戰爭,他爲四分五裂,自然資源匱乏的普魯士贏得了一塊極具經濟價值的西里西亞地區,同時爲普魯士賺得了一條易守難攻的邊界線。在這次戰爭,腓特烈二世和陸軍元帥什未林的庫特·克里斯多夫伯爵爲普魯士贏得了西里西亞。在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中他成功保衞了這一地區。這場戰爭,普魯士沒有全程參與,只打了一前一後兩段,全都是為了吞併奧地利的西里西亞省,對於普魯士來說,就稱為第一次西里西亞戰爭和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所以這兩場戰爭,實際都是奧地利王位繼承戰中的一部分。同時在這場戰爭中,腓特烈初次親身領軍,在幾次戰役中盡顯了他的軍事才華。
儘管奧地利王位繼承戰到1748年才正式結束,腓特烈的普魯士王國卻是從1745年就退出戰爭,作壁上觀。從此到1756年七年戰爭爆發,腓特烈贏得十年的和平建設時期。西里西亞是紡織工業中心,德意志最為富庶的省份之一,每年的稅收要佔整個普魯士歲入的1/4。在這十年堙A腓特烈不但整軍經武,發展經濟,為後來的七年戰爭作好準備。
         1750年代普魯士的外交形勢越來越嚴峻。首先腓特烈與英國交好,締結《白廳條約》,保證英王在德意志的漢諾威領土不受侵犯,並以武力「對付侵犯德意志領土完整的任何國家」,這就大大觸怒了與英國爭奪海外殖民地的法國。而奧地利女大公瑪麗婭·特蕾西婭,從來也沒有忘記臥薪嚐膽,他的首相柯尼次(Kaunitz)親王成功地聯合俄國女沙皇伊莉莎白·彼得羅芙娜,和法王路易十五,漸漸給普魯士的脖子套上外交絞索,積極準備收復西里西亞。腓特烈看到形勢日益嚴重,決定與其坐等戰爭降臨,不如對奧地利發動先發制人的打擊。七年戰爭由此展開。在七年戰爭中他的部隊打進了薩克森王國。之後普魯士同時和三個鄰邦大國作戰,就是奧地利、法國和俄羅斯,(這三國在奧地利外相柯尼次的發起下組成了聯盟)。當時普魯士和聯盟的軍隊人數比爲1:3,人口數之比更達1:20。經過7年大戰,幾次面臨亡國邊緣,腓特烈終於保住了西里西亞,他個人也獲得軍事史上永世的不朽英名,贏得了「大帝」的稱號,更樹立了「軍事天才」的個人榮譽。普魯士亦一躍成爲歐洲五巨頭(其餘四國為奧地利、法國、英國和俄國)之一。在伏爾泰和米拉保等人的見證下,他在那群雄爭霸的年代創建了當時最現代化的國家。在他的倡導下(1772年),波蘭被第一次瓜分。當時奧地利和1764年新近與普魯士結盟的俄羅斯處於武裝衝突邊緣。爲了自身利益,腓特烈二世用波蘭的土地去滿足兩國對土地的慾望。普魯士武力兼併了所謂的波蘭-普魯士,即是西普魯士。從此他自稱爲腓特烈二世,普魯士之國王(König von Preußen),而不是像其兩屆前任,稱自己爲普魯士堛滌磥(König in Preußen)。在腓特烈晚年,他曾發動過巴伐利亞王位繼承戰爭,使得了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的企圖沒有得到成功,就是以比利時去換取巴伐利亞的大部分。奧地利的這個計劃導致了普魯士組成君主聯盟(1785年)。
 

1871年–1918年於德意志帝國境內的普魯士王國

內政與改革

         在內政方面,他推行了農業改革(馬鈴薯)、軍事改革、教育改革、法律改革,在Drömling和Oderbruch實施排水工程,廢除了刑訊還建立了廉潔高效的公務員制度。他的名言是「我是這個國家的第一公僕。」他對法律的發展貢獻良多。另外,當時普魯士的人民可以通過上書或求見的方式向國王求助。腓特烈二世在他的準則「國王是國家的第一公僕」下竭力避免封建制度的流弊。對此他對自己手下的官員非常不信任,他深深感到等級觀念會作祟。「 我很不高興,那些在柏林吃上官司的窮人,處境是如此艱難。還有他們動輒就會被拘捕,比如來自東普魯士的雅各·特雷赫,他因爲一單訴訟而要在柏林逗留,警察就將他逮捕了。後來我讓警察釋放了他。我想清楚的告訴你們,在我的眼中,一個窮困的農民和一個最顯赫的公爵或一個最有錢的貴族沒有絲毫高低之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腓特烈二世於公元1777年,致司法部部長的信 奉行「人人平等」的原則,這是他當政時期的特色。同時他對移民和小宗教信徒(胡格諾教徒,天主教徒)寬容開放,也是他內政的特色之一。在柏林的弗里德里克花園(Forum Fridericianum)那堙A一座新教的教堂和一座天主教教堂並排而立,可算得上18世紀獨一無二的景緻。腓特烈後來還說:「Jeder soll nach seiner Façon selig werden」(意爲:縱然行事方式各異,但人人都是可到天堂的)。但是對猶太人的歧視,腓特烈二世卻是一字不漏的繼承了前任的政策——1750年修訂後的總特權政策(Revidiertes General-Privileg 1750), 1763年猶太瓷器規定(Judenporzellanverordnung 1763)。普魯士是歐洲第一個享有有限出版自由的君主國。在這位國王的統治下,同性戀者並不會受到迫害。他希望徹底廢除農奴制,但在普魯士地主的強烈反對下失敗。但在國王的屬地上卻能逐步實行,腓特烈二世在新開闢的地區堳堨艉p鎮和農村,讓有自由身份的農民入住。當出於國務原因而需要延長農奴合同的時候,這些幫工,雇農和女僕會被問及他們僱主的情況及待遇,管理不善的僱主,其手下的雇農將有可能被調派到有妥善管理記錄的僱主處。
         在腓特烈二世統治時期,普魯士興建了數以百計的學校。鄉村學校的師資素質良莠不齊,而且偏低。這些學校只能培養出一些有讀寫能力缺陷的軍官。腓特烈二世和伏爾泰有書信來往並且曾在波茨坦會面過。他自己寫有大量法文著作,是18世紀影響很大的一位作家。他1740年寫下的《反馬基雅維利》(Anti-Macchiavell)在歐洲非常有名。在書中,他用批評,進步的角度去分析了馬基雅維利的國家政治觀點。廣爲流傳的無憂宮磨坊主傳說被視爲腓特烈二世對法律的一次較量。但經證實,這個傳說是假的。

逝世

         1786年8月17日,腓特烈二世於無憂宮中在他的沙發椅上安然逝世,享年74歲。他身後無子,由侄子繼承,就是腓特烈·威廉二世。這時距離法國大革命僅有3年。他的意願是在無憂宮露臺他的愛犬旁下葬,但他的繼任,也是他的侄子卻將他葬在了波茨坦格列森教堂的地下墓室堙C1944年他棺材被移往馬堡的伊麗莎白教堂。直到1952年才在路易·斐迪南的發起下被遷到霍亨索倫城堡 。但直到德國統一後1991年8月17日,這位國王才到了他想到的地方,在他生前已建好的墓穴下安身。他的話「Quand je suis là, je suis sans souci」(吾到彼處,方能無憂)。這位思想自由的共濟會員在教堂奡M不得安靈。他願意自己的愛犬離他更近一些。人們在英靈殿(Walhalla)爲他塑半身像以作紀念。在他過身後人們樹立很多紀念碑,最有名的是在柏林菩提樹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腓特烈大帝騎馬像。二戰時塑像倖存,並在民德時期重建。
 

腓特烈二世塑像

軍事天才

         即使忽略他作爲政治家的作爲和他對立法所做的貢獻,單憑他在軍事上的表現,就足以使他在歷史上佔一席位。在西方軍事歷史學家的著作中,腓特烈在歷代名將中的地位,可能僅次於亞歷山大、凱撒、漢尼拔、拿破崙這四大偉人。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腓特烈初次綻放光芒。索爾戰役更是腓特烈第一次試圖把經過自己思考和設計的斜線式戰術付諸實施。戰後腓特烈寫出了他最重要的軍事理論著作《戰爭原理》(有譯為軍事教令,德語:Die General Principia vom Kriege)。這本書集中體現腓特烈對自己早期戰爭經驗的總結和思考,不僅僅是形而上的戰爭理論,而且貼近實際,是當時最好的戰爭實踐指南。腓特烈其實是用法文寫成此書的,後來才譯成德文,僅僅下發給普魯士的將級軍官,不得外傳。但是他沒有把法文原版的第12章翻成德文,因為這一章寫的是腓特烈本人駕馭部下的經驗,當然不願意讓部下看見。後來在七年戰爭中的1760年2月,奧地利從一位被俘虜的普魯士少將那堭o到這本書,這才流傳於世,1762年這本書傳到倫敦,在那堣蓿}刻印出版。
         七年戰爭中,腓特烈大帝遇挫愈強,以驚人的毅力和頑強以普魯士一個小國之力,獨抗法、俄、奧三大強國,其強悍程度,可與瑞典國王查理十二世或者希特拉相媲美。羅斯巴赫會戰更是腓特烈斜線陣勢完美的表演之一,今天被美國西點軍校選作那個時代的經典戰役,以大模型重現在它的軍事博物館陳列中。軍事史家亦把此戰與洛伊滕會戰許為腓特烈大帝軍事藝術的巔峰之作,就象拿破崙的奧斯特里茨會戰一樣。僅憑這兩場會戰,腓特烈就完全奠定了其作為古今最偉大名將之一的地位,普魯士的一個永遠的軍事神話,從此誕生。 後世拿破崙評價腓特烈大帝的時候說:「越是在最危急的時候,就越顯得他的偉大,這是我們對於他能說的最高的讚譽之詞」。
         1785年西里西亞一年一度的秋季大演習中,英國王弟弗雷德里克王子 (約克公爵),美國獨立戰爭中出名的康沃里斯將軍(Cornwallis),拉法葉特侯爵都來參觀,並向腓特烈致敬。當時腓特烈指揮的普魯士軍隊的操演方法,成為全歐洲軍界競相模仿的樣板,老國王在訓練場上禁不住掩口偷笑「天下英雄入我轂中矣」。
         在戰術層次,腓特烈可以說是近代歐洲第一戰術家,比拿破崙毫不遜色。尤其是在戰役層次上:當時歐洲在戰略和戰術之間,沒有戰役學這個分科,而腓特烈就是大戰術的創始人,德國人口中的「大戰術」,就是現代軍事科學中的戰役學。歐洲軍事學從古斯塔夫開始走入近代化,經過杜倫尼、馬爾巴勒、歐根、薩克斯等歷代名將的探索與嘗試,到腓特烈手中,不僅從實踐上,而且從理論上給以總結。他所確立的作戰原則,例如「保護你的側翼和後方、迂迴敵人的側翼和後方」,「我們注意力的目標,應該是敵人的軍隊」等等,直接指導了拿破崙。可以說在戰役指揮上,腓特烈是拿破崙的啟蒙老師。

瑣事

         他對所有藝術都感興趣,他自己起草設計了波茨坦的無憂宮,並聘請建築師克諾伯斯多夫興建。他收有很多名畫,吹得一口好長笛(長笛教師 Johann Joachim Quantz)還作曲。他於1747年在無憂宮與作曲家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會面。除了母語德語,腓特烈二世還能說法語、英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意大利語。他能聽得明白拉丁語,古希臘語和希臘語,還有希伯來語。他晚年的時候,還去學習了斯拉夫語、巴斯克語。
 

腓特烈二世在無憂宮演奏長笛

1772年、1793年、1795年:三度瓜分波蘭

         18世紀時,位於普魯士東方及南方的波蘭立陶宛聯邦開始漸漸衰弱。由於驚訝的發現到,俄羅斯不斷增加在波蘭內政的影響,甚至可能將其併入俄羅斯帝國,腓特烈大帝於1772年提出了第一次瓜分波蘭的要求,以求讓俄羅斯、普魯士及奧地利三國間能達成權力平衡。普魯士王國獲得了波蘭皇家普魯士省的大部分(也包括了瓦米亞城);這些被佔領的土地在接下來幾年內被併入西普魯士。新的領土連接了東普魯士省(這塊領土以前被稱為普魯士公國)及波美拉尼亞省,同時也將王國的東部領土完整的整合成一塊,而不再是飛地。腓特烈大帝於1786年死後,他的姪子腓特烈·威廉二世又繼續了第二次瓜分,並於1793年攫取了大塊的西波蘭領地。
         1795年,波蘭王國不復存在,其大塊位於東普魯士南方的領土(包括華沙)被奪取,成為普魯士王國的一部份。普魯士在這些新的領土上建立了新西里西亞、南普魯士和新東普魯士三個省份。


 

1807年-1871年間,普魯士王國的擴張

1806年—1815年:拿破崙戰爭

         1806年,神聖羅馬帝國因為奧地利被拿破崙擊敗而慘遭解散。勃蘭登堡選帝侯(Kurfürst)之名變的毫無意義,亦被廢除。在此之前,霍亨索倫的君主有着許多的頭銜:從長老教會主席到國王、選帝侯、大公及多個他所統治地區的公爵等。1806年後,他只是個普魯士國王。
由於普魯士在1806年的耶拿會戰為拿破崙所敗,國王腓特烈·威廉三世曾被迫短暫離開梅梅爾(今日的克萊佩達)。在1807年提爾西特條約中,普魯士喪失了一半左右的領土,包括第二次及第三次瓜分波蘭時所得的領土(拿破崙這些領土上成立了華沙公國)和易北河以西的領土。其餘的領土則被法軍佔領,(在普魯士的犧牲下)而國王則被迫加入法國的同盟,同時也參加大陸系統。
         在拿破崙伐俄敗歸之後,普魯士離開了法國的聯盟並加入第六次反法同盟的「解放戰爭」(Befreiungskriege),以反抗法國的佔領。普魯士的軍隊在格布哈德·列博萊希特·馮·布呂歇爾元帥的帶領下,於1815年最終的滑鐵盧之役中徹底擊敗拿破崙。

1815年:拿破崙戰爭後的普魯士

         普魯士因擊敗法國有功,在維也納會議上獲得了獎賞。普魯士不但要回原本失去的領土,甚至還大大擴充了更多領土,其中包括40%的薩克森王國和大部分的萊因蘭。但大多在第三次瓜分波蘭時所得之領土卻被給予在俄羅斯統治下的波蘭會議王國。由於得到了這些領土,王國重新組織了十個省份。除了東普魯士、西普魯士及波森三省之外的大部分區域成為新的德意志邦聯的一部份,以取代早已停止運作的神聖羅馬帝國。趁著1848年革命的動亂,普魯士於1850年佔領了霍亨索倫-希林馬洛根和霍亨索倫-海琴根兩國(兩國是由年輕的霍亨索倫家族成員所統治)。

奧托·馮·俾斯麥

1848年—1871年:德國統一戰爭

         在維也納會議過了半世紀後,德意志邦聯各邦之間出現了理念上的衝突:到底是要成立單一的德意志聯盟,還是要維持當前各小國及各王國的主權狀態?1834年成立的德意志關稅同盟將奧地利帝國排除在外,並提升了普魯士在各邦間的影響力。由於1848年革命,國王腓特烈·威廉四世被法蘭克福國民議會邀請成為德意志皇帝。腓特烈·威廉四世拒絕了邀請的理由是,革命議會不能授予皇家頭銜。但有另外兩個原因他必須拒絕:這樣做並沒有辦法結束奧地利和普魯士內部之間的權力鬥爭,而且所有普魯士國王(直到威廉一世都還是如此)都害怕成立的德意志帝國,因為那將意味着普魯士做為獨立的一個德國邦的終結。
         1848年,丹麥進占什列斯威和荷爾斯泰因兩公國的行動,使得丹麥和德意志邦聯間爆發了第一次什列斯威戰爭(1848年–1851年)。丹麥被擊敗,但是普魯士被迫尷尬地允許丹麥維持兩公國的地位。
         1850年,腓特烈·威廉四世藉由他的權力頒佈了普魯士王國的第一部憲法。這其實是被議會所迫。這份文件───在當時是適合,但以現在的標準來講有些保守───制定了兩院制的議會。下議院,或稱州議會是由所有的納稅人選出,這些人被分成三個階級,並已繳納稅的多寡來決定其投票的份量。女人和沒繳稅的人是沒有權利投票的。這樣會讓僅僅三分之一的人選出百分之八十五的席位,但卻保障了所有經濟狀況為小康的男人的權利。不久後即更名為光榮議院的上議會,其成員則是由國王指定。他保留極大的行政權力而且部長們只向他負責。(的確,普魯士的國王們一直到1910年以前都一直以君權神授說為基礎來統治國家)也因為如此,一些像容克地主等的貴族階級也被保留,尤其是在東部的省分更為明顯。
         腓特烈·威廉四世於1857年精神崩潰,於是他的弟弟威廉親王便開始攝政。威廉親王追求一個較為中間的路線,並於1861年腓特烈·威廉四世死後獲得足夠的權力,並在他自己的權利下登基為威廉一世。然而,在他登上王位不久後,他便和議會在軍隊的規模問題上起了衝突。在議會中佔多數的自由派拒絕了威連欲增加軍隊數的要求,並扣留原本要撥給這項事務的預算。隨後雙方陷入了僵局,於是威廉開始認真考慮是否要放棄。他是放棄了,然而他卻說服了議會任命她的法國大使───奧托·馮·俾斯麥為首相。俾斯麥於1862年9月23日正式就任。
雖然俾斯麥有着不屈不撓的保守派的美名,但他最初仍傾向在預算問題上妥協。然而,威廉一世對此卻有些冷淡。由於被迫採取了對抗政策,俾斯麥想出了一種新的理論。根據憲法規定,由國王和議會共同負責預算。俾斯麥認為,既然他們未能達成協議,那議會中必定是有個"漏洞",而政府必須按照舊的預算編列,繼續徵收稅款和支付資金以維持運作。因此普魯士政府能在1862年至1866年間不需新的預算即可運作,也讓俾斯麥能夠執行威廉的軍事改革。 
         自由派強烈譴責俾斯麥的作為是違法的。然而,俾斯麥卻是一個自由主義派。他已經預見到德意志的統一是無法避免的,但保守勢力必須主動發起建立統一國家的運動,以避免理念被埋沒。他還認為,中產階級的自由派希望德國統一的的程度,超過他們想打破傳統貴族力量的程度。因此,他開啟了以普魯士為首的目標來統一德國各邦,並率領普魯士在獲得三場戰爭的勝利後,最終實現了這個目標。
首先,普魯士於1864年挑起了第二次什列斯威戰爭,並成功地獲得奧地利的援助。丹麥完全被擊敗,於是只好恭敬地將什列斯威及荷爾斯泰因兩省割讓給普魯士及奧地利。
         什列斯威及荷爾斯泰因兩省的管轄權的區分問題很快就引發了衝突。1866年,普奧戰爭(亦可稱為七周戰爭)爆發,普魯士聯合了意大利王國和不少德國北方的各邦,向奧地利帝國宣戰。奧地利領導的聯盟在戰敗後迅速崩潰,而其中有幾個邦(漢諾威王國、黑森大公國、拿騷公國和法蘭克福自由市)則為普魯士所佔。本來是爭議地區的什列斯威及荷爾斯泰因兩省,現在全都落入普魯士的控制當中。在獲得這些土地之後,普魯士王國便成功將本土及萊因蘭和威斯特伐利亞等地連成一氣。也正因如此,普魯士的領土擴張到有史以來最大的區域,並擁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北德地區且所有領土皆非飛地。而這塊疆域則一直維持到1918年普魯士政權的終結為止。
         俾斯麥利用這個機會了結了與議會之間的預算爭議。他提議一個讓政府可在跳過國會審核過程,自行編列預算的法案。他認為這將導致與他對立的自由派的分裂,而最後事實也證明了他是對的。雖然有一部份的人認為對憲政來講,不可能有任何妥協的原則能夠撼動它,但大多數的自由派仍決定支持該法案,希望以此在未來贏得更多的自由。
         德意志邦聯在戰爭中解體成好幾個部分。也正因如此,普魯士於1867年領導了北部主要的21個邦國組成北德意志邦聯。由於此組織中有五分之四左右的土地和人口都為普魯士所有,普魯士成為這個新組織的主導國家。邦聯憲法的制定則幾乎是由俾斯麥所操縱。行政權掌握在總統手中;政府是由普魯士國王按照世襲的權利所組建。他指定一名大臣只對他負責。此外還有兩個議院:下議院,或稱德意志帝國議會(Reichstag),是由所有男性選舉所組成;上議院,或稱德國聯邦參議院(Bundesrat)則是由各邦政府所指定而成。而上議院在實際運作時的權力較下議院來的大。普魯士擁有四十三分之十七的選票,因此可透過正常程序來控制其他盟邦。新聯盟所有的目的與意圖都是由俾斯麥主導。他自己所擔任的外交大臣的時間,幾乎佔了他整個普魯士總理的任期,也因此他亦成為普魯士的參議院代表。
         奧地利以外的南德各邦則傾向與普魯士結成軍事同盟,而普魯士也一一將他們納入北德意志邦聯。俾斯麥設想的小德意志統一至此距離實現的那天已不遙遠。雖然威廉國王一直想從奧地那裡奪取領土,但最終仍被俾斯麥說服放棄。雖然俾斯麥希望奧地利未來在德國事務上無法插手,但他認為,奧地利在未來是一個有價值的盟友。
         統一戰爭的最後一幕───普法戰爭於1870年爆發。由於俾斯麥在埃姆斯電報中刻意地激怒拿破崙三世,於是法國向普魯士宣戰。德國盟邦繼普奧戰爭後再次被動員起來,一同對抗並擊敗了法國。在此之前,俾斯麥已完成最重要的工作───在普魯士領導下實現德國統一。贏得由愛國熱情所引發與法國間的戰爭意味着,普魯士掃除了妨礙德意志統一最大的阻礙,並於1871年1月18日(這天亦是腓特烈一世被加冕為普魯士國王的一百七十周年紀念),在巴黎外郊的凡爾賽宮鏡廳宣布德意志帝國的成立,而此時法國首都依然被包圍。威廉一世成為德國統一後的第一位皇帝。
 

普魯士王國在1871年成立德意志帝國時達到了巔峰

1871年—1918年:普魯士的顛峰與崩潰

         俾斯麥的新帝國成為歐陸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普魯士王國在新帝國中和在北德意志邦聯時期一樣占據主導地位。他的領土佔了整個帝國的五分之三,人口則佔了三分之二。霍亨索倫王朝世襲傳下的皇冠繼續成為帝國的皇冠。然而,帝國和普魯士系統之間的差異卻成未來事務上問題的根源。帝國有個讓年滿25歲以上的男子皆可獲得平等選舉權的系統。然而,普魯士卻保留了具有限制性的三級表決系統,其中小康選民的選票權力是一般民眾的17.5倍。由於帝國總理除了兩任(1873年1月-11月以及1892年-1894年)兼任普魯士首相外,其餘大部分的時期國王/皇帝和普魯士首相/帝國總理都不得不由立法機關選舉產生,而上下兩議院的權力又是完全不同的。帝國剛建立時,普魯士和整個德國都還有大約三分之二的人口住在農村。在短短的二十年內情況就完全改觀了:城鎮人口佔了整個帝國的三分之二。然而,無論是在普魯士王國還是整個帝國,選區從未因新城鎮的人口增長而重新劃分。這意味着1890年代後,農村地區擁有太大的選票權力。俾斯麥意識到歐洲其他國家必定對其強大的新帝國有所顧忌,於是他在柏林會議上表現出德國的熱好和平。新德意志帝國改善並加強了與英國之間的友好關係。當普魯士的腓特烈·威廉王儲和大不列顛的維多莉亞公主於1858年結婚時,倫敦和柏林之間的聯繫就已經蓋上金色圖章。
         威廉一世於1888年去世,王儲登基,是為腓特烈三世。這位親英的新皇帝計劃將普魯士和整個帝國順着英國的模式,變成更為自由與民主的君主立憲制。然而,他在位僅99天便去世了,緊接着上台的是他29歲的大兒子───威廉二世。作為一個男孩,威廉反抗他父母的努力將他塑造成自由主義派,並在俾斯麥的指導下徹底的普魯士化。新皇帝與不列顛及俄羅斯兩國王室的關係迅速惡化(儘管他們和威廉有很親的關係),兩國逐漸變成他的對手甚至最後成為敵人。
         威廉二世於1890年將俾斯麥趕下台,並開始了大規模的軍事化以及冒險的外交政策,最終導致德國被國際所孤立。皇帝嚴重誤判奧匈帝國與塞爾維亞兩國衝突的形勢,於是馬上結束假期並開始軍事行動,將各國捲這場戰爭,最後導致了災難性的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1918年)。由於布爾什維克急於退出戰爭,於是他們在1918年的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條約中,允諾將俄羅斯帝國的西部領土(其中有部分與普魯士接壤)割讓給德國。德國控制這些地區僅僅幾個月,就因德軍被擊敗以及爆發的德國革命所終止,而皇帝也在革命爆發後被迫退位及逃亡。戰後的凡爾賽條約將戰爭責任強壓在德國身上,並簽訂於凡爾賽宮的鏡廳,也就是當初德意志帝國宣布成立之處。隨着威廉二世於1918年退位,普魯士王國被解散並替換成普魯士自由邦。

 

普奧戰爭(1866年)後的影響
     普魯士王國
     普魯士王國的盟國:意大利和14個德國境內邦國
    奧地利帝國
     奧地利帝國的盟國:11個德國境內邦國
     中立邦國:列支敦士登、林堡、盧森堡、羅伊斯-施萊茨、薩克森-魏瑪-艾森納赫、施瓦茨堡-魯多爾施塔特
     普魯士獲得區:漢諾威、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黑森-辛德蘭、黑森-卡塞爾、拿騷和法蘭克福

政治

         普魯士王國一直都是君主專制,直到1848年的革命後,普魯士才成為一個君主立憲的國家,而阿道夫·亨里奇·馮·阿尼姆-伯岑堡則被選為第一任的普魯士總理。在普魯士王國的第一部憲法制定之後,兩院制亦形成了。下議院或稱州議會是由所有的納稅人選出,這些人被分成三個階級,並由已繳納稅的多寡來決定其投票的份量。這樣會讓僅僅三分之一的人選出百分之八十五的席位,但卻保障了所有經濟狀況為小康的男人的權利。不久後即更名為光榮議院的上議會,其成員則是由國王指定。他保留極大的行政權力而且部長們只向他負責。也因為如此,一些像容克地主等的貴族階級也被保留,尤其是在東部的省分更為明顯。普魯士秘密警察是由保守派政府所成立,用來輔助他們對抗1848年的革命。

普魯士王國的十個省份,其他德意志邦聯以米色顯示

普魯士的分區

         普魯士王國原來的核心區域是由勃蘭登堡侯國和普魯士公國所組成的勃蘭登堡-普魯士地區。1653年,普魯士增加了早期波美拉尼亞省。在1720年及1815年兩度從瑞典取得瑞屬波美拉尼亞後,便與早期波美拉尼亞省合併成波美拉尼亞省。普魯士於1740年的西里西亞戰爭取得了西里西亞省。經過了1772年的第一次瓜分波蘭後,新增加的皇家普魯士和瓦米亞城便成為西普魯士省,而普魯士公國(和一部份的瓦米亞城)則成為東普魯士省。其他內茲河附近的新佔地區則成為內茲區。又再經過了1793年到1795年的第二次及第三次瓜分波蘭後,這些新占的領土被重整為新西里西亞、南普魯士及新東普魯士三省,同時內茲區被重新分配到西普魯士及南普魯士。這三個省份於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中被迫讓給波蘭會議王國,但南普魯士的西部被保留了下來,隨後併入波森大公國。維也納會議後,普魯士奪取了更多西邊的領地,並將領地重整成十個省份,每個省份又被分成更小的單位,也就是區政府(Regierungsbezirk)。那十個省份為:
勃蘭登堡
東普魯士
裘里黑-克列夫斯堡
下萊茵河
波美拉尼亞
波森大公國 (德意志邦聯之外)
薩克森
西里西亞
西普魯士
威斯特伐利亞
         1822年,裘里黑-克列夫斯堡省和下萊茵河大公國合併成萊因省。1829年,東西普魯士兩省合併成普魯士省,但是又於1878年重新分割回原來的兩省。霍亨索倫-希林馬洛根和霍亨索倫-海琴根兩個親王國於1850年被普魯士佔領,隨後成為霍亨索倫省。
1866年,普魯士於普奧戰爭獲勝後,新占的土地被重組成三個省份:漢諾威、黑森-拿騷和什勒斯威-荷爾斯泰因。
 

腓特烈一世

國王列表

         以下為普魯士王國的歷代國王。普魯士升格為王國是在腓特烈一世統治時期,由於他承諾要幫助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利奧波德一世,皇帝遂把他的封號由選侯提為國王。在此之前,普魯士曾建立過臣屬於波蘭的普魯士公國,該公國後來與勃蘭登堡選侯國合并。所有普魯士君主均屬霍亨索倫王朝。

國旗 國徽

正式國王

腓特烈一世 1701年-1713年在位
腓特烈·威廉一世 1713年-1740年在位
腓特烈二世(大帝)1740年-1786年在位
腓特烈·威廉二世 1786年-1797年在位
腓特烈·威廉三世 1797年-1840年在位
腓特烈·威廉四世 1840年-1861年在位
威廉一世 1861年-1888年在位
腓特烈三世(百日皇帝)1888年在位
威廉二世 1888年-1918年在位

普魯士王位繼承人

威廉二世 1918年-1940年
威廉皇儲 1940年-1951年
路易·斐迪南王子 1951年-1994年
格奧爾格·弗里德里希王子 1994年至今

 

資料來源:wikipedia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