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帝國 ( 224年 至 651年) - 薩珊王朝 Sassanid Empire - 阿爾達希爾一世
波斯帝國 (1501年至1736年) - 薩非王朝 Safavid Dynasty - 阿拔斯大帝
 

薩非王朝的阿拔斯大帝

 
        波斯是伊朗在歐洲的舊稱譯音。歷史上在這一西南亞地區曾建立過多個的帝國。全盛時期領土東至印度河平原,西北至小亞細亞、歐洲的馬其頓、希臘半島、色雷斯,西南至埃及或葉門。波斯和伊朗自從前600年開始,希臘人把這一地區叫做「波斯」。而關於波斯人的第一個書面記錄是來自亞述人在公元前九世紀的敘述,他們稱為「帕爾蘇阿舒」(Parsuash)及「帕爾蘇阿」(Parsua)。這些近似的詞語源自古伊朗語「Parsava」,大概是指「邊界」、「邊陲」的意思,用在地理上指稱伊朗人(他們在種族上自稱為雅利安人,以示尊貴)。帕爾蘇阿及帕爾蘇阿舒其實是兩個不同的地方,後者位於伊朗西南部,在古波斯語當中稱為「伯爾薩」(Pârsa,今法爾斯)。希臘人在公元前六世紀使用「帕撒斯」(Perses)、「帕斯卡」(Persica)及「波西斯」(Persis)等形容詞用於居魯士二世的帝國,英詞里的波斯人(Persian)因此而得。在聖經較後的部分常提及到波斯帝國(以斯帖、但以理、以斯拉及尼希米記),稱為「派拉斯」(英語:Paras;希伯來語:פרס),如「Paras ve Madai」(פרס ומדי)即是「波斯及米底王國」。

波斯諸帝國在波斯,歷史上有多個帝國先後建立、興盛、和衰亡

阿契美尼德王朝(前550年-前330年)
        阿契美尼德帝國,又稱波斯「第一帝國」。公元前559年居魯士二世統一古波斯部落,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居魯士二世並於前550年擊敗了當時統治波斯的米底王國,使波斯成為一個強盛的帝國。前539年,居魯士二世佔領巴比倫。
到了岡比西斯二世時代則於前525年征服古埃及後王朝.到了大流士一世,帝國疆域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大流士在前519年揮軍東進印度河平原,西面則出兵多瑙河三角洲、色雷斯、馬其頓、希臘,但卻因馬拉松戰役(前490年)之失利而功敗垂成。其子薛西斯一世後來(前480年)再度對希臘用兵,可惜最終未竟全功。阿契美尼德帝國是當時世界上疆域最大的帝國。

希臘化時期(前330年-前141年/前129年)
        前334年—前330年間馬其頓王國亞歷山大三世的大軍擊敗大流士三世,波斯成為馬其前334年—前330年間馬其頓王國亞歷山大三世的大軍擊敗大流士三世,波斯成為馬其頓帝國的一部分。亞歷山大的帝國很快就分崩離析。亞歷山大手下大將塞琉西一世經過繼業者戰爭最終在前312年自立塞琉古帝國,以塞琉西亞和安條克為中心,統治波斯地區。這一時期波斯成為東西方的交流的一個樞紐:絲綢之路由此連接中亞河中地區和印度,佛教從印度孔雀王朝傳來,瑣羅亞斯德教則西去影響了猶太教。塞琉古帝國的後期在前247年東部的帕提亞和大夏(巴克特里亞)獨立之後,東部被大夏所擾和安息帝國西征,在前190年之後,西面又面臨羅馬共和國的征伐,最終在阿爾沙克王朝米特里達梯一世時期喪失了伊朗高原和美索不達米亞的大片領土。最終被羅馬共和國於前63年將其徹底滅亡。


阿爾沙克王朝(前247年-226年)
        阿薩息斯王朝(帕提亞帝國)發源於今天的伊朗的東北的當時叫帕提亞的地區,在米特里達梯一世統治的極盛時期包括今天小亞細亞東部、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美索不達米亞、敘利亞、伊朗高原、阿富汗、阿姆河以南的大呼羅珊和今印度河以西的巴基斯坦,與古羅馬帝國隔幼發拉底河為界,首都泰西封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塞琉西亞附近。兩個帝國之間連年戰爭。同時帕提亞帝國與一世紀之後建立的貴霜帝國也是戰事頻傳。帝國的美索不達米亞和都城泰西封分別在116年、164年—165年、197年—198年屢次被羅馬軍團攻佔而國力衰竭,造成了三世紀初期的諸侯割據。

阿胡拉·馬茲達對阿爾達希爾一世的授權儀式 阿爾達希爾一世在209年擊敗安息帝國之前興建的處女堡

薩珊王朝(224年-651年)
        224年安息帝國的一個地方總督的兒子阿爾達希爾一世由於擴張地方勢力而和帝國開始戰爭。經過兩年的戰爭,推翻安息帝國並殺死國王,於226年正式建立薩珊王朝,首都泰西封。薩珊王朝因阿達希爾的祖父而命名。波斯自阿契美尼德帝國之後再次統一,被認為是第二個波斯帝國。薩珊帝國多次與羅馬帝國開戰,曾俘虜過一個羅馬的皇帝。薩珊王朝或薩桑王朝(波斯語:ساسانیان;英語:Sassanid Empire)是最後一個前伊斯蘭時期的波斯帝國,國祚始自公元224年,651年亡。薩珊王朝的居民稱薩珊王朝為埃蘭沙赫爾或埃蘭。薩珊王朝取代了被視為西亞及歐洲兩大勢力之一的安息帝國,與羅馬帝國及後繼的拜占庭帝國共存了超過400年。在安息帝國衰敗及其末代君王阿爾達班五世陣亡後,阿爾達希爾一世建立了薩珊王朝。薩珊王朝一直統治到阿拉伯帝國入侵,伊嗣俟三世被迫逃亡為止。薩珊王朝統治時期的領土包括當今伊朗、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高加索地區、中亞西南部、土耳其部分地區、阿拉伯半島海岸部分地區、波斯灣地區、巴基斯坦西南部,控制範圍甚至延伸到印度。薩珊王朝在當地被稱為埃蘭沙赫爾,在中古波斯語裡意指雅利安帝國。古典時代晚期的薩珊王朝被認為是伊朗或波斯其中一個最重要及最有影響力的歷史時期,它是在伊斯蘭對波斯的征服及伊斯蘭教流行之前最後一個伊朗大帝國。從很多方面來說,薩珊王朝統治時期見證了古波斯文化發展至巔峰狀態,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羅馬文化。薩珊王朝的文化影響力遠遠超出了它的邊界,影響力遍及西歐、非洲、中國及印度,對歐洲及亞洲中世紀藝術的成形起著顯著的作用。

深綠色的地區是薩珊王朝控制的地區,暗綠色的地區是薩珊王朝與東羅馬帝國衝突的地區,薩珊王朝在霍斯勞二世統治時期一度佔有淺綠色的地區

阿爾達希爾一世

        阿爾達希爾一世 Ardashir I ,或名阿塔澤克西斯 Artaxerxes (約240年) 伊朗薩珊王朝的創建者,第一位「眾王之王」(約226年—約240年在位)。阿爾達希爾一世生於伊朗南部法爾斯省的顯赫家庭。他的祖父薩珊——王朝得名於此——是阿那希特神廟的祭司,父親帕帕克是伊斯塔赫爾城的統治者。在舉兵建立王朝之前,阿爾達希爾曾是帕提亞(安息)最後一代國王阿爾達班五世的法爾斯總督(約208年起)。帕提亞在波斯長久以來被認為是一個外來的王朝,在3世紀初它已非常衰弱。阿爾達希爾得到法爾斯省地方世俗與宗教權貴的支持,宣布法爾斯地區獨立並起兵討伐阿爾達班五世。224年,他在今天伊朗的胡齊斯坦省的奧爾米茲達甘平原擊敗並殺死了阿爾達班五世(也有文獻認為此事發生於227年),滅亡了帕提亞帝國。阿爾達希爾一世建立國家,定都於泰西封(約226年)。阿爾達希爾一世確定瑣羅亞斯德教為國教。阿爾達希爾一世時期薩珊王朝的領土主要是統一了波斯地區,但他也不斷進行戰爭,使呼羅珊、錫斯坦、米底和部分亞美尼亞併入波斯。229年和231年,阿爾達希爾一世兩次與羅馬皇帝亞歷山大·塞維魯作戰。阿爾達希爾一世與大亞美尼亞國王庫思老一世(大帝)長期交鋒,終於在229年迫使其臣服。

庫思老二世統治時期的薩珊王朝領土

歷史

       由於對安息帝國的衰落及接下來薩珊王朝的崛起的描述存在矛盾,相關的詳細情況仍無從得知。薩珊王朝是阿爾達希爾一世在伊什塔克爾(Estakhr)建立的,他是信奉女神阿娜希塔(Anahita)的教士的後裔,阿爾達希爾一世成為了波西斯(Persis,現今法爾斯省)的統治者,但是他跟薩珊人祖先薩珊(Sassan)的關係存有爭議。巴巴克原本是凱爾(Kheir)的統治者,他在200年推翻了戈齊赫爾,成為了巴茲倫吉德人的統治者,而巴巴克的母親是波西斯總督的女兒。巴巴克及他的長子沙普爾將他們的勢力擴張到整個波西斯。文獻的不整使接下來的歷史事件模糊不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阿爾達希爾在巴巴克逝世後成為了達拉布基爾德統治者,與他的長兄沙普爾爭奪權力。一些資料指出沙普爾在一次會議結束離開的時候,建築物的天花塌陷,沙普爾因此而逝世。208年,阿爾達希爾的其他兄弟都被處死,他自稱為波西斯的統治者。阿爾達希爾成為了沙汗沙(Shahenshah,「眾王之王」)後,他將首都遷至波西斯以南新建成的阿爾達希爾-花拉(Ardashir-Khwarrah,前稱古爾,今菲魯扎巴德)。該地附近的高山及狹窄的隘口使首都成為了易守難攻之地,高聳、環形的城牆可能是仿傚達拉布基爾德的城牆而建造,城市的北部建有一所巨大的皇宮,其遺跡殘存至今。阿爾達希爾一世鞏固了他在波西斯的統治後迅速擴張其勢力,他要求法爾斯各地的貴族向他效忠,又奪取了鄰近地區克爾曼、伊斯法罕、蘇薩、梅塞納(Mesene)。他的擴張引起了安息帝國阿爾達班五世的注意,他在224年下令胡齊斯坦的總督討伐阿爾達希爾,但阿爾達希爾在戰事裡獲勝,阿爾達班五世遂親征阿爾達希爾,他在霍爾木茲甘戰死。安息的統治者阿爾達班五世戰死後,阿爾達希爾一世入侵了安息帝國的西部。阿爾達班五世與沃洛加西斯六世爭奪安息帝國的王位促使了薩珊人的勢力膨脹,使阿爾達希爾得以在沒有安息帝國的介入下鞏固勢力,法爾斯的地理位置也有所影響。阿爾達希爾在泰西封加冕為波斯的唯一統治者,取得了沙汗沙(眾王之王)的稱號,結束了安息帝國近400年的統治,開始了薩珊王朝近四個世紀的統治。在接下來的數年裡,原屬安息帝國的各地仍有零星的抵抗運動,但阿爾達希爾一世仍將他的勢力繼續向東及向西北擴張,征服錫斯坦(Sistan)、戈爾甘、呼羅珊、馬爾吉亞那(今土庫曼斯坦境內)、巴爾赫及克蘭斯米亞,他又佔領了巴林和摩蘇爾。一些薩珊王朝時代的銘文顯示,貴霜帝國、圖蘭及莫克蘭的國王都歸順阿爾達希爾,不過從錢幣上的考證發現,他們更有可能是歸順阿爾達希爾的兒子沙普爾一世。薩珊王朝向西討伐哈特拉、亞美尼亞及阿迪亞波納的成效不顯。230年,薩珊王朝侵襲羅馬帝國的領土,羅馬帝國在2年後反攻,雖然羅馬皇帝亞歷山大·塞維魯在羅馬慶祝凱旋,但戰事在沒有定論的情況下便結束。
       阿爾達希爾一世的兒子沙普爾一世繼續對外擴張,征服了巴克特里亞及貴霜帝國西部,同時又對羅馬發動過多次攻勢。沙普爾一世入侵了羅馬控制的美索不達米亞,攻陷卡雷(Carrhae)和尼西比斯,但羅馬將軍提米斯特烏斯(Timesitheus)在243年於里薩埃納(Resaena)擊敗了波斯人,收復失地。接着羅馬皇帝戈爾迪安三世沿幼發拉底河進發,他在馬西切(Misiche)兵敗,戈爾迪安三世被己軍所殺,使沙普爾一世得以與新任羅馬皇帝阿拉伯人菲利普訂立有利的和約,羅馬須向沙普爾一世交付500,000便士的贖金,每年須輸貢。雙方很快便再度開戰,沙普爾一世在巴巴利索(Barbalissos)擊敗了羅馬人,又攻陷和洗劫了安條 克(Antioch)。羅馬皇帝瓦勒良試圖發動反擊,但他們的軍隊在埃澤薩(Edessa)被擊敗,瓦勒良被俘,他在餘下來的人生裡都是階下囚。為了慶祝沙普爾一世的勝利,他在洛斯達姆(Naqsh-e Rostam)和比沙普爾(Bishapur)刻畫了石雕,又在波斯波利斯附近地區以波斯語及希臘語刻寫銘文。沙普爾一世繼而進兵安那托利亞,但敗予羅馬人及其盟友巴爾米拉的奧登納圖斯(Odaenathus),沙普爾一世的妻妾被俘,並失去了所佔領的羅馬領土。到沙普爾一世統治末年(273年)的薩珊王朝統治下的人口達到1350萬人.
         沙普爾一世自有徹底的發展計劃,他下令建設了伊朗第一條壩橋,又建立了多座城市,基督徒在薩珊王朝的統治下可享有信仰自由,吸引了一些來自羅馬地區的移民來到定居,比沙普爾及尼沙普爾(Nishapur)都是以沙普爾的名字命名。沙普爾一世支持摩尼教,為摩尼提供保護(他的其中一部著作《沙卜拉甘》(Shabuhragan)題獻給沙普爾一世),又對外派遣許多摩尼派傳教士,沙普爾一世與巴比倫拉比(猶太神職人員)撒母耳份屬好友。這兩人的友誼對猶太社群來說無疑是有利的,讓他們可以在高壓法制當中得以喘息。沙普爾一世的後繼者都沿用了他的宗教寬容政策。在祅教麻葛(祭司)的壓力及受到大祭司卡提爾(Kartir)的影響下,沙普爾一世之子巴赫拉姆一世處死了摩尼,並迫害他的信徒。巴赫拉姆二世也像他的父親一樣聽從祅教祭司的意願行事。在巴赫拉姆二世統治時期,薩珊王朝首都泰西封被卡魯斯治下的羅馬人劫掠,而亞美尼亞大部分地區在經歷了波斯人約半個世紀的統治後也被割讓給戴克里先。納爾斯(Narseh)接替在293年短暫就任的巴赫拉姆三世,並再次與羅馬人開戰。納爾斯領導的薩珊王朝在296年於幼發拉底河上的卡利尼古姆(Callinicum)附近擊敗羅馬皇帝伽列里烏斯,伽列里烏斯在298年春季得到在多瑙河召集的一支援軍支援,納爾斯不能在亞美尼亞及美索不達米亞再進寸步,伽列里烏斯於是在298年經亞美尼亞對美索不達米亞北部發動攻勢,納爾斯撤至亞美尼亞迎戰羅馬人,地勢崎嶇的亞美尼亞對羅馬步兵有利,反之對薩珊王朝的騎兵不利,加上在當地人的協助下,伽列里烏斯在接連兩次戰役裡擊敗了納爾斯。羅馬軍隊在第二次遭遇戰當中攻佔了納爾斯的營地,擄走了他的財物及妻妾。伽列里烏斯冒進米底及阿迪亞波納,勢如破竹,特別是在埃爾祖魯姆一役的獲勝最為重要,他在298年攻陷了尼西比斯,並沿底格里斯河攻陷泰西封。納爾斯曾經向伽列里烏斯派遣使節乞求釋放他的妻妾兒女,伽列里烏斯向使節表示他還記得沙普爾一世如何對待瓦勒良,並把他趕走。或許是對亞歷山大大帝厚待大流士三世家人行為的仿效,羅馬人得體地對待納爾斯的家人。299年春季,在戴克里先及伽列里烏斯的主持下雙方展開了和談。薩珊王朝求和的條件相當苛刻,波斯人須割讓領土,波斯與羅馬以底格里斯河為疆界,條款列明亞美尼亞歸羅馬控制,以齊亞塔要塞為波斯與亞美尼亞的疆界。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要向羅馬效忠。羅馬控制的尼西比斯成為了波斯與羅馬之間的唯一貿易管道。羅馬控制恩基里尼、索斐涅(Sophene)、阿格赫德茲尼克(Aghdznik)、科杜內(Corduene)、扎迪西尼(Zabdicene,今土耳其哈卡里)五個在底格里斯河及亞美尼亞之間的地區。根據和約,薩珊王朝須割讓底格里斯河以東五個地區予羅馬,並同意不得干預亞美尼亞及格魯吉亞的事務。受此影響,納爾斯遜位予他的兒子霍爾密茲德二世,納爾斯在一年後悲憤而亡。薩珊王朝的局勢動蕩不安,霍爾密茲德二世下令鎮壓錫斯坦及貴霜的動亂,他再也無法駕馭貴族,終在309年的一次圍獵當中被貝都因人殺害。

沙普爾羞辱瓦勒良(小漢斯·霍爾拜因)在1512年所畫的素描 位於洛斯達姆的石面浮雕

第一個黃金時代

       霍爾密茲德二世逝世後,南方的阿拉伯人開始毀壞和搶掠南部城市,甚至襲擊薩珊帝王的出生地法爾斯地區。同時,波斯貴族殺害了霍爾密茲德二世的長子,又令他的次子失明,三子被囚禁(霍爾密茲德二世的三子後來逃到羅馬帝國的領土)。皇位遂落在霍爾密茲德二世的一位遺腹子沙普爾二世身上,他在尚未出生的情況下便被加冕,王冠置在母親的肚皮上。在他的幼年時期,薩珊王朝由他的母親及貴族們掌控。成年後的沙普爾二世馬上上台,並證明了他是一位活躍、有影響力的君王。沙普爾二世上台後領導一支規模少而精銳的軍隊抵抗南方的阿拉伯人,保障了薩珊王朝南部的安全。他又在西線對羅馬人發動攻勢,雖然波斯人在一系列的戰役裡獲勝,但由於他們未能攻陷尼西比斯以及羅馬人重奪辛格拉(Singara)和阿米達,他們始終未能攻佔羅馬帝國的領土。薩珊王朝也受到東線遊牧民族的牽制,他們威脅著絲綢之路的戰略重地中亞河中地區。沙普爾二世於是親自領兵轉向東方,讓旗下的軍官繼續向羅馬人發動騷擾性的攻擊。沙普爾二世制伏了中亞各個部落,並將他們的領土併入薩珊王朝,征服了現今稱為阿富汗的地區。隨着對阿富汗完成征服,薩珊王朝的藝術和文化開始滲透突厥斯坦,影響遠及中國。359年,沙普爾二世聯同部落領袖格倫巴底斯(Grumbates)向羅馬人發動攻勢,很快便再度攻佔了辛格拉及阿米達。羅馬皇帝尤利安突入波斯領土,在泰西封擊敗波斯軍隊,但未能攻陷泰西封,尤利安在班師回朝途中被殺。尤利安的繼任人約維安被困在底格里斯河東岸,為了安全返國,約維安只得同意放棄羅馬在298年從波斯手中得到的領土,包括尼西比斯及辛格拉。沙普爾二世奉行嚴酷的宗教政策,在他的統治時期,祅教的經典《波斯古經》已經完成,宗教異端及叛教的行為會被嚴懲,基督徒受到迫害,以抗衡君士坦丁一世在羅馬帝國奉行的基督教政策。沙普爾二世溫和對待猶太人,猶太人在這段時期得到的自由和權利較大。在沙普爾二世逝世時,薩珊王朝的勢力前所未有地強大,使東面的敵人也不敢妄動,亞美尼亞落入波斯的控制範圍內。

間歇時期

       除了在421年至422年及440年發生過衝突外,從沙普爾二世逝世到喀瓦德一世登基這段時期裡,薩珊王朝與羅馬人(當時是東羅馬帝國或拜占庭帝國)大致保持和平。薩珊王朝的宗教政策在這段時期裡會隨着不同的君王而有很大的差別。雖然這段時期的君王較為軟弱,但沙普爾二世建立的行政制度依然健全,薩珊王朝的管治仍有效運行。沙普爾二世在379年逝世後,王位便落在兄弟阿爾達希爾二世(379年-383年在位)及他的兒子沙普爾三世(383-388年在位)身上,兩人都沒有遺傳到沙普爾二世的管治天賦。阿爾達希爾二世未能令人滿意地接替沙普爾二世的角色,沙普爾三世也未能取得令人曯目的成就。雖然沙普爾三世的兒子巴赫拉姆四世(388年-399年在位)較他的父親積極,但也未能為薩珊王朝作出重要的貢獻。受和約的約束,亞美尼亞被羅馬帝國及薩珊王朝瓜分,羅馬帝國控制亞美尼亞西部的一部分,而薩珊王朝則重新掌管大亞美尼亞地區。
       巴赫拉姆四世的兒子伊嗣埃一世(399年-421年在位)經常被用來與君士坦丁一世進行比較,兩者的體格及外交手腕同樣強而有力,而且都是機會主義者。伊嗣埃一世與君士坦丁一世同樣奉行宗教寬容政策,宗教少數社群可以獲得較大的自由,伊嗣埃一世停止了以往對基督徒的迫害,甚至對迫害基督徒的貴族和祭司進行處分。薩珊王朝在他的統治時期內顯得相對和平,他與羅馬人維持着和平的關係,也並將年幼的狄奧多西二世作為人質監管。伊嗣埃一世迎娶了一名猶太公主,並與她誕下了一名叫納爾西的兒子。
       伊嗣埃一世的繼任人是巴赫拉姆五世,巴赫拉姆五世是最廣為人知的薩珊王朝皇帝,也是許多神話當中的英雄,這些神話甚至在薩珊王朝結束後仍被阿拉伯人流傳下去。在其在位期間,在公元400年人口達到1400萬人,巴赫拉姆五世以「野驢」之名而為人所知。當伊嗣埃一世在對抗反對派時突然死亡後,巴赫拉姆五世在得到希拉(Al-Hirah)的阿拉伯統治者支持下繼其位,巴赫拉姆五世的母親是一位猶太督辦的女兒。427年,巴赫拉姆五世擊退了侵略王朝東部的嚈噠人,將其影響力擴展到中亞,布哈拉(位於今烏茲別克)的硬幣上還刻有他的肖像,這種硬幣流通了多個世紀。巴赫拉姆五世廢黜了亞美尼亞的傀儡皇帝,使亞美尼亞成為薩珊王朝的一部分。
       巴赫拉姆五世是波斯傳說的寵兒,這些傳說豎立了他的勇猛、優秀形象,他的故事圍繞着對羅馬人、突厥人、印度人及非洲人的征戰,以及他對狩獵和愛情的冒險精神。他的外號「野驢」表示了他對狩獵的鍾愛,他特別喜愛狩獵野驢。他是黃金時代帝王的象徵人物,雖然巴赫拉姆五世經常休閒地狩獵及舉行宮廷宴會,但他仍能透過對外征戰及與兄弟競爭而奪得王位。他體現了皇室的繁華昌盛,最好的薩珊文學都是出自這個時期,著名的薩珊王朝音樂樂章也在這個時期被撰寫出來,馬球等運動成為了宮廷的消遣活動。
       巴赫拉姆五世的兒子伊嗣埃二世(438年-457年在位)是一個溫和的統治者,但他對宗教少數族群採取了較伊嗣埃一世嚴厲的宗教政策,特別是對基督教。即位初期,伊嗣埃二世在441年召集了一支包括其印度盟友的各族軍隊向東羅馬帝國進攻,在經歷小規模戰鬥後便恢復和平。443年,他在尼沙普爾召集軍隊攻打寄多羅人(Kidarites),最終在450年擊潰了他們,迫使他們逃離阿姆河。在東部作戰期間,伊嗣埃二世猜忌軍隊當中的基督徒,於是將他們驅逐出軍隊及政府機關,又迫害基督徒,猶太人也受到牽連。為了重新建立祅教在亞美尼亞的地位,他在451年的阿伐拉戰役裡敉平了亞美尼亞基督徒的動亂,但仍未能改變亞美尼亞人主要是基督徒的狀況。伊嗣埃二世在晚年再度與寄多羅人作戰,他在457年逝世。伊嗣埃二世的兒子霍爾密茲德三世(457年-459年在位)繼其位,他的在位時間甚短,他與得到貴族及巴克特里亞嚈噠人支持的哥哥卑路斯鬥爭,霍爾密茲德三世在459年被卑路斯殺害。
       在五世紀初,嚈噠人與其他遊牧民族侵襲波斯,巴赫拉姆五世及伊嗣埃二世擊敗了他們,把他們向東驅趕。嚈噠人在五世紀末捲土重來,在483年擊敗卑路斯一世(457年-484年在位),他們在得勝後的兩年內劫掠波斯東部,並在其後數年索取巨額的貢金。嚈噠人的侵襲為薩珊王朝造成混亂和不穩,卑路斯一世試圖擊退嚈噠人,他在領軍開赴赫拉特途中在沙漠遭到嚈噠人伏擊,卑路斯一世陣亡,嚈噠人將戰火延至赫拉特。一名波斯貴族最終使混亂的薩珊王朝恢復了一定程度的穩定,他扶持卑路斯一世的兄弟巴拉什即位,嚈噠人的威脅卻一直持續到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巴拉什的統治政策較溫和寬厚,他認可了基督徒,但是他沒有對王朝的敵人採取行動,包括嚈噠人。巴拉什在執政四年後被弄瞎和廢黜,他的甥侄喀瓦德一世繼其位。
       喀瓦德一世(488年-531年在位)是積極、主張改革的君王,他支持馬茲達克(Mazdak)創立共產教派,他認為富有者應該將他們的財富及妻子分給貧困者,他採用馬茲達克教派教條,用意明顯是要擺脫權貴及貴族的影響力。改革行動令到他被廢黜,並被幽禁在蘇薩的「忘卻之城」,他的弟弟扎馬斯普在496年繼位。喀瓦德一世在498年得以逃脫,並受到嚈噠人的庇護。波斯貴族廢黜了喀瓦德一世,另立扎馬斯普(496年-498年在位)為君。扎馬斯普為政寬容,他為了紓緩鄉民及貧困而減少稅項。為免重蹈兄長喀瓦德一世的覆轍,他支持主流的祅教。流亡在外的喀瓦德一世在嚈噠人君王的協助下率領大軍重返泰西封,扎馬斯普經過短暫的統治後遜位,喀瓦德一世得以重掌王位。此後關於扎馬斯普的生平不詳,但許多人相信他受到喀瓦德一世的優待。在公元500年時,薩珊王朝統治了1400萬居民。

繪有波斯神話神鳥思摩夫的薩珊銀碟 碟子中央顯示庫思老一世的圖像 描述釀酒收成的銀瓶

第二個黃金時代
 
       喀瓦德一世的重新掌權標誌着第二個黃金時代的來臨。喀瓦德一世在得到嚈噠人的支持下向羅馬人發動攻勢。502年,他攻陷了亞美尼亞的奧多西波利斯,但旋即被羅馬人重奪。喀瓦德一世在503年攻佔阿米達(Amida),西匈奴人在翌年從高加索入侵亞美尼亞,促成了506年和約的簽訂,薩珊王朝須將阿米達歸還給羅馬人。在521年至522年間,拉齊察領土轉而效忠羅馬人,喀瓦德一世失去了對該地區的控制權,高加索伊比利亞王國在524年背叛波斯人,引發了羅馬及波斯之間的戰爭。
527年,羅馬人進犯尼西比斯的行動被擊退,使羅馬帝國試圖加強邊境防衞的計劃泡湯。喀瓦德一世在530年派遣統帥菲魯茲率大軍進攻羅馬要塞達拉,羅馬帝國大將貝利撒留率軍迎戰,波斯大軍在軍隊規模不如對方的情況下在達拉戰役當中落敗。同年,另一支由米爾-米赫羅伊率領的波斯部隊在撒答拉被西塔斯及多羅西斯率領的羅馬軍隊擊敗。在531年的卡利尼古姆戰役,波斯與拉赫姆王國的蒙齊爾四世聯軍擊敗了貝利撒留,羅馬與波斯在翌年訂立了「永久」的和平協定。縱使喀瓦德一世未能擺脫嚈噠人的束縛,但是他仍能使國內的形勢平穩下來,在與東羅馬帝國的戰爭裡也保持着優勢,他又建立多座城市,當中一些更以他的名字命名,稅收及內政也受到控制。
       被稱為「不朽的靈魂」的庫思老一世(531年-579年在位)繼承父親喀瓦德一世之位,他又被稱為「喬斯羅斯國王」。庫思老一世是薩珊王朝最著名的統治者,以改革過時的政府架構而著稱。他的改革措施包括引入基於不在地主所有權發展出來的合理稅務架構,他的父親也曾經着手於從稅收上改善福利及增加王朝的收入。過往的封建地主自行配備他們的軍事裝備、人員及僕人,而庫思老一世則發展出一支由中央政府及官僚體制供養及配備的武士,加強了軍隊及官僚與中央政府的關係。
雖然羅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向薩珊王朝送上440,000塊金幣乞和,庫思老一世仍在540年入侵敘利亞,撕毀了532年的「永久」和平協定,庫思老一世的軍隊搜掠安條克,又在其他城市攫奪了大量財物。541年,拉齊察被波斯人擊敗,接着拜占庭帝國在542年對亞美尼亞的侵攻也受到打擊。在545年簽訂維期五年的和約也因為拉齊察在547年的再度反叛而告吹,拉齊察在拜占庭帝國的協助下驅逐波斯的守備部隊。戰爭再度爆發,但規模僅局限在拉齊察。562年的和約使拜占庭帝國得以保存拉齊察。
查士丁尼一世在565年逝世,查斯丁二世即位,他不再向阿拉伯部落捐貢,抑制他們向拜占庭帝國控制的敘利亞進行侵掠。在一年前,薩珊王朝的亞美尼亞總督在今埃里溫附近的德芬(Dvin)興建火之神廟,又處死了馬米科尼揚家族的一名重要人物,觸發的動亂,波斯總督及其麾下衞兵在571年實施了一場大屠殺,動亂蔓延到伊比利亞。查斯丁二世利用這個契機停止向薩珊王朝輸貢,加強高加索地區的防衞。
       亞美尼亞人被拜占庭帝國視為盟友,拜占庭帝國在573年派出一支軍隊圍攻尼西比斯,拜占庭將領之間的意見分歧不僅令他們的軍隊放棄圍城,還反遭敵人圍困在達拉,達拉終被薩珊王朝攻陷,薩珊王朝繼而大肆破壞敘利亞,查斯丁二世只得同意恢復輸貢,以換取美達不達米亞的五年和平,戰爭在其他地區卻繼續進行着。576年,庫思老一世帶領進行最後一次親征,劫掠安那托利亞的錫瓦斯及馬拉蒂亞,但是他們在馬拉蒂亞附近慘敗,拜占庭帝國驅趕着波斯人橫渡幼發拉底河逃離。拜占庭人乘勝追擊,反攻薩珊王朝領土,甚至渡過堮發動兩棲作戰。庫思老一世一度求和,但其將軍塔姆庫思老(Tamkhosrau)在577於亞美尼亞打了一場勝仗,使他改變了主意。庫思老一世頒佈大赦,使亞美尼亞的動亂得以平息,亞美尼亞再度得到薩珊王朝的控制。
570年,也門統治者的兄弟要求庫思老一世介入,庫思老一世派遣一支由瓦赫里茲(Vahriz)統領的艦隊及軍隊到今亞丁,並佔領了首都薩納。賽義夫在薩珊王朝的幫助下成為了也門皇帝,因此薩珊王朝得以在阿拉伯南部建立據點,控制對東方的海路貿易。後來,南阿拉伯王國與薩珊王朝決裂,薩珊王朝在598年遠征也門,將阿拉伯南部吞併為薩珊王朝的一部分,阿拉伯南部一直到庫思老二世統治時期期間都是薩珊王朝的一部分。
       迪赫干(村長)的重要性在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越發顯赫,這些持有土地的貴族是薩珊王朝地方管理及徵稅機制的支柱。庫思老一世對首都的市容加以美化、建設新城鎮及建築物,又重建受戰火破壞的運河和農場,並在隘口處興建要塞,將臣服的部落安置在一些經過嚴格挑選的城鎮,以防禦入侵者。庫思老一世將祅教定為國教,對其他宗教採取寬容的態度。他的其中一名兒子信奉基督教,他也沒有加以干預。 緊接庫思老一世即位的是霍爾密茲德四世(579年-590年在位),薩珊王朝與拜占庭帝國的戰爭仍熾熱,麾下的將軍巴赫拉姆·楚賓被霍爾密茲德四世免職及羞辱,遂在589年發動叛亂。霍爾密茲德四世在翌年遭宮廷政變推翻,由他的兒子庫思老二世即位。不過,君主的更替仍不能平息楚賓的怒氣,他擊敗了庫思老二世,自立為巴赫拉姆六世,庫思老二世逃亡到拜占庭帝國。庫思老二世以割讓高加索西部代價請求拜占庭皇帝摩里士協助推翻巴赫拉姆六世。為了鞏固雙方的關係,庫思老二世迎娶摩里士的女兒米麗亞姆。庫思老二世聯同拜占庭將軍納爾塞斯(Narses)及約翰·邁斯塔孔(Mystacon)組成拜占庭-波斯聯軍向巴赫拉姆六世發難,並在592年的布拉勒索恩戰役擊敗了巴赫拉姆六世,庫思老二世重登帝位,他信守承諾將亞美尼亞西部及高加索伊比利亞割讓給拜占庭帝國。雙方都將他們的軍事力量用在其他地方,庫思老二世向東擴張,摩里士則重新獲得巴爾幹的控制權。在公元600年的薩珊王朝統治了1700萬人口。
       拜占庭皇帝摩里士在602年被弗卡斯推翻和殺害,庫思老二世利用其恩人被殺為由進行侵略,摩里士被殺引發了國內內戰,使庫思老二世的侵略沒有遇到重大的阻力。薩珊王朝有計劃地壓制拜占庭帝國在美達不達米亞及亞美尼亞的要塞,為他們的空前侵略行動揭開序幕。波斯人迅速征服敘利亞,在611年攻佔安條克。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在613年親自帶領大軍進行反擊,他們在安條克城外被波斯將領沙赫巴勒茲(Shahrbaraz)及沙欣(Shahin)擊敗,波斯軍隊更是所向披靡,耶路撤冷及亞歷山大港先後在614年及619年淪陷,整個埃及在621年落入薩珊王朝手中。此時的薩珊王朝人口達到頂點1970萬人。薩珊王朝恢復阿契美尼德王朝疆界的理想垂手可得,同時波斯藝術、音樂及建築的發展興旺,拜占庭帝國則面臨亡國危機。

霍爾密茲德一世硬幣 伊嗣埃二世硬幣 鍍金銀碗
 
藝術、科學及文學

       庫思老一世下令將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的作品翻譯成波斯語。許多的編年史都是在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匯編的,當中唯一流傳下來的作品是《阿爾達希爾的功績》,那是一部歷史和騎士書籍,為伊朗史詩《列王紀》打下了基礎。當憎恨希臘文學和哲學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關閉了雅典的學校後,一些教授逃到波斯向庫思老一世尋求庇護。他們在波斯日漸思鄉,波斯在533年與查士丁尼一世簽訂和約,明訂拜占庭方面須允許這些希臘賢人回國,並使他們免受迫害。
五世紀在貢迪沙普爾建立的學院成為了「當時最大的知識中樞」,吸引世界各地的教師和學生慕名而來。景教基督教將希臘關於醫學和哲學著作的敘利亞語譯本帶到這堙C新柏拉圖主義者也來到貢迪沙普爾,並埋下了蘇非神秘主義的種子。印度、波斯、敘利亞及希臘的醫學知識在這堨瞈纂A醫學院紛紛在這堳堨葥_來。
       波斯文明在薩珊王朝取得了一些成就,當中不少成為了穆斯林文化,穆斯林的建築和書法是源自波斯文化。薩珊王朝的疆域曾經由敘利亞橫跨至印度西北部,但是其影響力遠遠超出這個範圍,在中亞、中國、東羅馬帝國,甚至是法蘭克王國墨洛溫王朝都可以找到薩珊王朝的藝術主題和思想。伊斯蘭藝術是薩珊王朝藝術的遺產,伊斯蘭藝術在吸收了薩珊王朝藝術的同時還為它注入了活力。據史學家威爾·杜蘭特(Will Durant)所說:
       「 薩珊王朝的藝術主題和思想向東傳入印度、突厥斯坦及中國,向西傳入敘利亞、小亞細亞、君士坦丁堡、巴爾幹半島、埃及及伊比利亞半島的西哥德王國。它的影響力可能促成了希臘藝術由強調古典表述轉為拜占庭式修飾,也可能促成了拉丁基督藝術由木製天花的建築風格轉向磚砌或石砌的拱頂、圓穹及拱壁。 」 位於塔伊波斯坦(Taq-e Bostan)和洛斯達姆(Naqsh-e Rustam)的浮雕原本是着色的,當中多為描述宮廷場景,如今只能找到着色的痕跡。文獻清楚地指出塗繪藝術在薩珊王朝相當盛行,據說先知摩尼開辦了一所塗繪學校。菲爾多西也提及波斯的達官貴人會在他們的宅邸上繪上伊朗英雄的圖像。詩人布赫圖里也描述到泰西封宮廷內的壁畫。當一位薩珊王朝皇帝駕崩時,宮廷會傳召當時最好的畫家來為駕崩的皇帝繪畫肖像,並將之收藏在寶庫裡。
       薩珊王朝的紡織藝術體現出與繪畫、雕塑、陶器及其他形式的裝飾品相同的設計特色。絲綢、刺繡、錦緞、花緞、壁毯、椅布、頂篷、帳篷及地毯都經過長時期及精巧技術製作而成,並將成品染上黃、藍、綠等柔和色調。除了農民及祭司之外的波斯人都希望可以打扮得像是社會階級更高的人物。自亞述以來,品質優秀、色彩鮮艷的地毯在東方象徵著財富。一直保存至今的數十件薩珊王朝紡織品是現存最昂貴的布織品。即使是在當時,薩珊王朝的紡織品在埃及以至遠東也備受歡迎,各地都有不少仿製品。當羅馬皇帝希拉克略佔領了庫思老二世位於達斯塔格爾德皇宮時,那些精緻的刺繡品及地毯就是最珍貴的戰利品,當中最有名的是稱為「冬季地毯」或「庫思老之春季」的地毯,地毯上繪有春季及夏季時分的場景,使庫思老一世忘卻冬季,地毯上描繪的花朵和水果由紅寶石及鑽石組成,並繪有鍍銀的行人道、珍珠組成的河溪及金色的土壤。第五代哈里發哈倫·拉希德以其釘有珠寶的薩珊王朝地毯而引以為豪。波斯人寫有表達熱愛地毯的詩詞。
       對薩珊王朝遺跡的研究發現皇帝穿戴的皇冠種類超過100種。各種薩珊王朝皇冠表現了各個時期的文化、經濟、社會及歷史狀況,這些皇冠都顯示了每位皇帝的性格特徵。月亮、星星、鷹、棕櫚等用在皇冠上的標記和象徵說明了佩戴者的宗教信仰和信念。薩珊王朝與阿契美尼德王朝同樣起源於波西斯,因此薩珊人在經過了希臘化文明和安息王朝的統治後自視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繼承者,並認為他們註定要復興波斯。
       薩珊王朝為了恢復阿契美尼德王朝時代的繁榮並不僅是要倣效它,薩珊王朝的藝術展示了驚人的活力,形成了伊斯蘭藝術的一些要素。薩珊王朝藝術結合了傳統波斯藝術及希臘元素。亞歷山大大帝擊敗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使希臘化時期的希臘藝術傳到西亞,東方國家卻只接納其形式,而沒有吸收其精髓。在安息帝國時期,近東國家的人民大量地表現了希臘化時期藝術,而薩珊王朝卻抗拒這種藝術,薩珊王朝重新流行傳統的波斯傳統和體裁,這種文化可延伸到地中海海岸。據作者弗格森所述:
「 薩珊人的得勢使波斯終於再度得到權力和穩定下來……其藝術的改進表示了它恢復了繁榮,並在阿契美尼德王朝衰落以來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安全穩定。 」
       薩珊王朝皇宮的遺跡顯示了它的輝煌,當中包括位於菲魯扎巴德、比沙普爾及首都泰西封的皇宮。除了當地的風俗傳統外,安息帝國的建築也影響着薩珊王朝的建築風格。這些皇宮都帶有安息帝國時期筒形穹頂門廊的特徵,這種穹頂門廊在薩珊王朝相當流行,特別是泰西封。沙普爾一世統治時期在泰西封建造的一個大殿拱門礅距超過80英尺(24米)、高118英尺(36米),這種宏大的建築結構吸引了當代的建築師紛紛倣效,並被認為是波斯建築當中最重要的範例之一。許多皇宮都附有一個圓穹設計的會堂。波斯人在方形地面上的每個角落利用內角拱及弓形結構,將之改變成八角形結構,使圓穹可以輕易志地置於上方,解決了在方形地面上建造圓穹的難題。菲魯扎巴德皇宮的一個圓穹設計房間是最早採用內角拱的例子,表示這種建築技術可能是在波斯發明的。
       薩珊王朝建築的特色在於其對空間的特殊利用,薩珊王朝的建築師從質量和外表的角度來設計建築物,因此以鑄件和灰泥佈置的厚實磚牆得以被利用。以灰泥裝潢的牆壁可在比沙普爾找到,在雷伊、泰西封及基什也可以找到保存良好的灰泥牆,牆上的圖案包括動物圖像、半身像、幾何圖案及植物的基本圖案。在比沙普爾的一些地面飾有馬賽克,展示了宴會的場景,這些馬賽克可能是來自羅馬的囚犯鋪設的,故受到羅馬文化的影響。當地建築物的外牆被塗上油漆,在錫斯坦哈耶赫山(Mount Khajeh)可以找到一些上佳的例子。
 

塔里木盆地克孜爾千佛洞的壁畫名為「吐火羅進貢者」

政府

       薩珊人以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疆界為基礎建立了薩珊王朝,以克瓦爾瓦蘭(Khvarvaran)地區的泰西封為都。在行政層面上,薩珊王朝的統治者以眾王之王為號,成為了中央霸主,取得聖火的監管權,聖火是薩珊王朝國教的象徵。薩珊王朝硬幣的正面刻有在位的君王、他的王冠及特有的服飾,硬幣的背面則可見到聖火。薩珊王朝的皇后的稱號是眾后之后。至於在地方管治上,各地由薩珊皇室的成員負責管治,他們直接向「眾王之王」負責。高度中央集權、積極的城市建設、農業及科技發展是薩珊王朝的管治特色。皇帝之下設有一個權力機構,負責實施政府的各種事務,該機構的首長稱為副監,祅教祭司在這個機構裡的權力異常強大。祭司階層的首領、斯帕波德(Spahbod,軍方統帥)、商人首領及負責農業的大臣都位列在帝王之下。薩珊王朝統治者會聽取大臣們的意見,穆斯林史學家馬蘇第對薩珊王朝的管治作出了以下的讚揚:
「 薩珊王朝皇帝的管治出色、其政策有序、關注民生、治下繁榮昌盛。 」
       在正常情況下,王位是世襲的,但君王可以廢長立幼,而皇后也曾經兩度掌權。當沒有直系繼承人的情況下,貴族和祭司會從皇室當中挑選統治者。薩珊王朝的貴族包括安息帝國的部落、波斯貴族及各地的貴族。許多家族在安息帝國衰亡以後才興起,顯赫一時的帕提亞七大氏族當中的多個氏族仍然得到重視。在阿爾達希爾一世統治時期,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卡倫家族、蘇雷納家族等多個家族仍備受尊重。在眾多波斯及非波斯貴族當中,梅爾夫、阿巴沙爾(Abarshahr)、卡曼尼亞(Carmania)、錫斯坦(Sistan)、伊比利亞及阿迪亞波納統治者的地位崇高,他們是「眾王之王」的宮廷常客。卡倫家族、蘇雷納家族等貴族統領的地區享有半獨立的地位,雖然他們仍隸屬君王,但他們的職位是世襲的。
       一般來說,波斯貴族在王朝的管治上手握大權,包括邊境地區的管治權,他們的職位大多是世襲的,許多職位都由單一家族壟斷了幾代。資歷較高的邊境大臣可擁有各自的銀色王座,高加索等戰略重地的大臣更可擁有金色王座。當處於戰爭狀態時,這些大臣就是戰地指揮官,較低級的軍官也可以領導軍隊作戰。薩珊王朝在文化上實施社會分層管理,這種制度由國教祅教來支撐,其他宗教也受到優容對待(儘管這個說法受到質疑)。薩珊王朝皇帝尋求恢復波斯的傳統及清除希臘的文化影響力。

 
經濟

       薩珊王朝的產業由地方向城市的方向發展,大量的行會被建立起來。絲綢紡織從中國引入,薩珊王朝的絲織品在各地大受歡迎,並成為了拜占庭帝國、中國及日本紡織藝術的雛型。中國商人來到伊朗地區的港口售賣絲綢及購買地毯、珠寶及胭脂。亞美尼亞人、敘利亞人及猶太人往來波斯、拜占庭及羅馬進行貿易。重要的道路和橋樑受到巡查,使信函及商旅都可以安全接連首都與各地。在波斯灣建立的海港加快了與印度的貿易。薩珊王朝商人的活動範圍擴大,並逐漸將羅馬人從有利可圖的印度洋貿易路線攆走。近期的考古研究發現薩珊人在貨物上貼上一些特殊的標籤以宣傳其品牌和突出貨品的質素。
       庫思老一世進一步擴展貿易網絡,以圖壟斷貿易,奢侈品較過往擔當着更重要的角色。港口、商隊旅館及橋樑等建設有利於貿易及城市化。波斯人在庫思老一世統治時期控制著印度洋、中亞及俄國南部的國際貿易,同時他們與拜占庭人在貿易上仍競爭激烈。薩珊人在阿曼和也門建立的據點對於他們與印度的貿易至關重要,而與中國的絲綢貿易則多落入薩珊王朝的附庸國和粟特人的手裡。薩珊王朝的出口貨物有絲綢、羊毛及金製織品、地毯、小毯、皮毛、皮革及波斯灣的珍珠。薩珊王朝同時是中國紙張、絲綢及印度香料的貨運中轉,薩珊王朝的海關會對這些貨品徵稅,並重新出口到歐洲。
       在這個時期,冶金產品的製作也有所增加,故伊朗得到了「亞洲寶庫」的美譽。薩珊王朝的採礦重鎮大多位於邊緣地區,如亞美尼亞、高加索及中亞河中地區。薩珊王朝東部帕米爾高原豐富的礦物蘊藏量使塔吉克人流傳著一個至今仍廣為人知的傳說:神在創造世界的時候在帕米爾高原摔了一跤,丟下了裝滿礦石的罈子,使礦物遍佈整個地區。
 
軍隊

       薩珊王朝的軍隊由第一位「眾王之王」阿爾達希爾一世開始構建,阿爾達希爾一世着重於戰術及組軍的改良,並以阿契美尼德王朝及安息騎士的軍事體制為基礎,又着力於開發攻城武器。步兵帕伊甘(Paighan,輕步兵)構成了薩珊王朝步兵的主體部分,另一些師團則由優秀的士兵組成,參軍的米底人是精銳的標槍兵、投石兵及重步兵,史學家阿米亞努斯·馬爾切利努斯以紀律性高、「武裝如角角鬥士」來形容他們。居於吉蘭、伊朗阿塞拜疆、馬曾德蘭的伊朗人也在軍中服役,據說他們在作戰時使用匕首、長劍、標槍等武器。騎兵薩珊王朝的重型騎兵分為兩種︰重裝騎兵及甲胄騎兵。薩珊王朝的貴族成員自少便接受軍事訓練,成為這兩種騎兵的一分子,這些重型騎兵通常與輕型騎兵、步兵及弓兵混編在一起。薩珊王朝的軍事戰術主要以弓兵、戰象及其他部隊擾亂敵人,由騎兵伺機而動發動衝擊。與安息帝國不同,薩珊王朝開發出先進的攻城武器,在對抗羅馬的戰爭裡,成敗往往取決於攻城能力,無疑這些攻城武器的作用重大。另一方面,薩珊人也發展出一些守城的技巧。雖然只有少量重型騎兵配備長矛,重型騎兵仍像安息帝國一樣是薩珊王朝最為人著稱的兵種。羅馬史學家阿米阿努斯·馬爾切利努斯對沙普爾二世麾下重裝騎兵的形容足以顯示他們的重裝厚甲及武器配備:「 所有部隊都被鐵器所覆蓋,厚厚的護甲遮掩著身體的每一個部分,裝甲的接合點很好地連接着四肢,盔甲的面部做工精良,吻合騎士的頭部。由於身體完全被金屬覆蓋,騎士只能透過對合瞳孔的小開孔視物,呼吸只能透過鼻尖處進行。一些騎士配備長矛,他們在站立時不動如山,你或許會以為他們被一堆金屬固定着。 」 拜占庭皇帝摩里士所著的《兵略》一書也強調配備長矛的薩珊王朝重型騎兵不多,他們以弓箭為基本兵器。不過,塔伊波斯坦的浮雕及史學家塔百里為薩珊王朝騎兵整理的裝備列表也將長矛包括在內,形成了矛盾。可以肯定的是,薩珊王朝騎兵的裝備繁多。
     
塔伊波斯坦的雕塑
薩珊王朝軍隊使用的頭盔
四世紀薩珊王朝的鍍銀馬首

戰爭

       如安息帝國一樣,薩珊王朝不斷與羅馬帝國進行戰爭。羅馬帝國在395年分裂後,以君士坦丁堡為都的東羅馬帝國成為了波斯的首要敵人,雙方的戰爭越來越頻密。此外,薩珊王朝與羅馬帝國一樣不斷與周邊的王國和遊牧民族爆發衝突。雖然薩珊王朝不能消除遊牧民族的威脅,但由於薩珊王朝奉行協調對抗遊牧民族的政策,他們對這些事務的處理手法較羅馬帝國為佳。
       薩珊王朝以西毗連着穩固而龐大的羅馬帝國,東方接連貴霜帝國及嚈噠人等遊牧民族,圖斯城堡及後來成為學習及貿易中樞的尼沙普爾的建成有助於抵禦來自東方的侵略。盤據在阿拉伯中部及南部的貝都因人偶爾會襲擊薩珊王朝。薩珊王朝在心臟地帶與貝都因人部落之間建立拉赫姆王國,成為了緩衝地帶。庫思老二世在602年令拉赫姆王國解體,使薩珊王朝在隨後的戰爭當中大敗予貝都因人,這促成了貝都因人突然取締了薩珊王朝,使之納入伊斯蘭教的旗幟下。北面的可薩人及其他突厥民族時常襲擾薩珊帝國北部。他們在634年洗劫米底,薩珊王朝在不久後擊敗了他們,又在高加索地區建造了許多軍事要塞以抵禦他們的襲擊。


衰落及滅亡

       庫思老二世在表面上獲得成功,但他的連番征戰耗盡了薩珊王朝的資金及軍力。為了充實國庫,庫思老二世向子民課以重稅。羅馬皇帝希拉克略見機不可失,調動了帝國僅有的資源組成一支軍隊實施反擊。希拉克略在622年至627年間在安那托利亞及高加索連接擊敗波斯人,劫掠塔赫特蘇萊曼(Takht-e Soleymān)的祅教神廟,並爭取到可薩人及西突厥的支持。
       626年,在波斯人的支持下,斯拉夫人及阿瓦爾人圍攻君士坦丁堡,而波斯人在試圖橫渡博斯普魯斯海峽時受到拜占庭艦隊的阻截,圍攻以失敗告終。在627年至628年間,希拉克略在冬季侵攻美索不達米亞,他們在沒有可薩人盟友的支援下仍在尼尼微戰役擊敗拉赫扎德赫(Rhahzadh)領導的波斯軍隊。他們沿底格里斯河蹂躪薩珊王朝,波斯人破壞了拿赫魯宛運河的橋樑防止拜占庭人進攻泰西封[。
       希拉克略的戰勝、薩珊王朝最富庶的地區遭到蹂躪以及備受注目的甘扎克和達斯塔格爾德遭到破壞使庫思老二世的威望受損,波斯貴族對他的支持度也有所下降。他的兒子喀瓦德二世(628年在位)在628年殺害了庫思老二世,喀瓦德二世放棄所侵佔的土地,使戰爭告一段落。希拉克略在翌年舉行盛大的儀式將真十字架重新安放在耶路撒冷。喀瓦德二世即位不到一年便逝世,引發了內戰。在此後的五年,薩珊王朝歷任五位皇帝,當中包括庫思老二世的兩名女兒及軍人出身的舍赫爾巴拉茲,薩珊王朝持續衰弱,中央權力落入軍方手中。
       632年春季,庫思老一世的孫兒、一直在隱居生活的伊嗣埃三世繼位。受到伊斯蘭教統合的阿拉伯部族開始出現在波斯地區,拜占庭人及波斯人長年受到戰爭虛耗,經濟衰退、稅項沉重、宗教紛爭、刻板的社會階級、地主的勢力日漸增強以及統治者更替頻仍使薩珊王朝持續衰弱,這些因素促成了伊斯蘭對波斯的征服。
       薩珊王朝未有對阿拉伯部族進行有效的抵抗,伊嗣埃三世即位時還是一個男孩,任由其顧問擺佈,即使拜占庭帝國同時受到阿拉伯擴張的影響而再也不成威脅,薩珊王朝依然無力將諸多封建王國聯合起來。哈里發阿布·伯克爾旗下的軍官哈立德·伊本·瓦利德迅速征服伊拉克,哈立德在634年受命調往敘利亞對付拜占庭人,而接替哈立德的將領能力不如他,結果薩珊王朝在634年的河橋戰役擊敗了穆斯林。不過阿拉伯人的威脅並沒有因此而停頓,曾經作為穆罕默德戰友的哈立德在不久後便帶領精銳的軍隊捲土重來。
       637年,在哈里發歐麥爾·本·赫塔卜的領導下,穆斯林在阿爾-卡迪西亞會戰擊敗魯斯坦姆·法羅赫扎德(Rostam Farrokhzād)領導的波斯軍隊,並圍攻泰西封,泰西封經歷漫長的圍城戰後失陷,伊嗣埃三世放棄大量的寶藏向東逃遁,因此薩珊王朝政府的財政短缺,不能運用龐大的財政資源。一些薩珊王朝的官員試圖召集兵力抵抗入侵者,但由於缺乏強而有力的中央權力,他們在納哈萬德戰役被擊敗。在軍事指揮體系名存實亡、財政資源受到破壞及阿扎丹騎士制度被逐個摧毀的情況下,薩珊王朝無力對付入侵者。得悉納哈萬德戰役失敗的伊嗣埃三世繼續逃往呼羅珊東部,他在651年被梅爾夫一名磨坊工人剌殺,正式終結了薩珊王朝,剩餘的貴族遷到中亞定居,他們在當地傳播波斯文化及語言,並建立了第一個伊朗伊斯蘭王朝-薩曼王朝,薩曼王朝尋求復興薩珊王朝的傳統,宣揚伊斯蘭教。

   
阿拔斯一世(大帝)

薩非王朝

       薩非王朝是從1501年至1736年統治伊朗的王朝。這個王朝將伊斯蘭教什葉派正式定為伊朗國教,統一了伊朗的各個省份,由此重新激起了古代波斯帝國的遺產,是伊朗從中世紀向現代時期過渡的中間時期。

起源

       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起源於一個於14世紀在阿塞拜疆非常昌盛的名為Safaviyeh的蘇非教團,這個教團的創立者是薩非·阿爾-定(Safi Al-Din,1252年-1334年),這個教團就是以他命名的。薩非來自今天屬於伊朗的阿爾達比勒,至今為止在該城裡還保留有他的聖陵。由於蒙古的西侵,在今天伊朗西北和安那托利亞東部產生了一個政治真空,當地大亂,薩非所建立的教團的任務在於平息這些混亂。在15世紀里,隨着帖木兒帝國的衰落這個教團得以乘機獲得政治與軍事力量。1447年教團的領袖將教團改變成一個試圖獲取伊朗統治權的什葉派運動。

建國

       15世紀里奧斯曼帝國不斷擴張,佔領了整個安那托利亞,通過迫害什葉派他們試圖穩定被佔領地區。15世紀末奧斯曼帝國禁止什葉派。1501年對奧斯曼帝國不滿的阿塞拜疆和東安那托利亞土庫曼民兵(由於他們使用紅色的頭巾被稱為「基吉爾巴什」)與薩非教團聯合佔領了大不里士,推翻了當地白羊王朝土庫曼遜尼派君主。當時的薩非教團主是一個15歲的少年伊斯邁爾一世。從父系來看他是薩非教團創始人薩非·阿爾-定的後代,而從母系來看他是白羊王朝創始人的外孫子。為了穩定政局他自稱是穆罕默德的女兒法蒂瑪與穆罕默德的繼承人阿里·伊本·艾比·塔里卜的後代。為了進一步鞏固他的王權他自稱是薩珊王朝的後裔,稱自己為沙阿。隨着大不里士的攻克薩非王朝開始了。1501年5月伊斯邁爾一世立大不里士為其首都,自稱為阿塞拜疆沙阿,他繼續向伊朗西北擴展他的領域。1502年他自稱伊朗沙阿。此後他擊退了奧斯曼帝國的進攻,消滅了白羊王朝的餘黨,並繼續擴張:1503年他佔領哈馬丹、1504年設拉子和克爾曼、1507年納傑夫和卡爾巴拉、1509年巴格達、1510年呼羅珊和赫拉特。1511年烏茲別克人被逐到阿姆河以北,他們在那裡佔領了撒馬爾罕建立了一個自己的王朝。在伊斯邁爾一世統治時期宮廷里使用的是阿塞拜疆語。
與此同時1507年沒有海軍的薩非王朝將霍爾木茲海峽上的島嶼失給了葡萄牙人。1514年奧斯曼蘇丹塞利姆一世突襲薩非王朝,薩非的軍隊被迫撤退。當時薩非軍隊使用刀劍和弓箭作為武器,而奧斯曼軍隊則裝備有火槍和大炮。1514年8月23日在大不里士以西兩軍交鋒,薩非軍隊大敗,他們在撤退時採取了焦土政策。雖然奧斯曼軍隊得以入駐大不里士,但是他們無法繼續向波斯高地進兵追逐薩非軍隊,年冬他們被迫撤軍。沙阿太美斯普一世和蘇丹蘇萊曼一世後來重演此戲。

立什葉派為國教

       伊斯邁爾一世本人是什葉派,他下令什葉派為國教,違反者要被處死刑,瘋狂迫害遜尼派。官方與他們的土庫曼士兵雖然也是堅定的什葉派信徒,但兩者的宗教差異也一直存在。士兵對信仰的解釋接近薩滿教,他們有泛神論的傾向,認為在自然預兆中看到神的存在,因此被稱為青草崇拜者。他們的精神領袖稱為迭迭斯(dedes)。官方一直禁止這類活動。

阿拔斯一世(大帝)

       阿拔斯一世(大帝)(波斯語:شاه عباس بزرگ‎,1571年1月27日-1629年1月19日),伊朗薩非王朝的沙阿(1587年—1629年在位)。在他統治時期,薩非王朝達到了國力的顛峰。阿拔斯一世被稱為大帝,其人也確實偉大。他特別重視鞏固中央集權和發展經濟力量,為此長期同有分裂傾向的突厥游牧部落進行鬥爭,而這些部落曾是薩非王朝得以建立的武力支柱。阿拔斯一世將格魯吉亞人、亞美尼亞人、阿塞拜疆人強行遷至伊朗內地,以發展那裡的生產力。他無情鎮壓被征服民族的一切反抗企圖。在對外政策方面,阿拔斯一世的做法十分積極。他在即位後的第一年向奧斯曼帝國和烏茲別克人割讓了部分領土,1590年又與奧斯曼帝國簽訂了和約。然而這只是為建立一支強大的正規軍作準備;薩非王朝前期仰仗的游牧部族軍隊漫無紀律且時常反叛。他很快發起反擊:1597年,他從烏茲別克人手中奪回呼羅珊;1601年佔領巴林。與土耳其人的矛盾並未從此解決,從1603年起,阿拔斯一世三次對奧斯曼帝國作戰(1603年—1613年,1616年—1618年,1623年)。戰爭的結果,薩非王朝獲得對整個外高加索的統權。1622年,阿拔斯一世還在英國艦隊的幫助下從葡萄牙手中奪回了霍爾木茲。到1623年,阿拔斯一世已經統治着一個西至底 格里斯河,東至印度河的龐大帝國。作為一名賢明的君主,阿拔斯一世也鼓勵發展手工業和商業,使國內出現自蒙古帝國入侵以來未有的繁榮。他的統治標誌着波斯藝術成就的一個高峰,特別是在繪畫、紡織和手稿插圖繪製等領域。他還是藝術品的大買主;不過他也維持着一個極為奢靡的宮廷。在阿拔斯一世統治時期,波斯的都城從加茲溫遷至伊斯法罕。阿拔斯一世對伊斯法罕進行了大規模的重建,今天該城許多最壯觀的建築物就是在他統治期間完成的。
       阿拔斯一世認識到他的軍隊的無能,這是奧斯曼帝國多次擊敗薩非軍隊,佔領了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而烏茲別克人則佔領了東部的馬什哈德和錫斯坦。首先他於1590年與奧斯曼帝國達成和平協議,將西北地區讓給奧斯曼帝國。然後他僱傭了一位英國將軍來重組他的軍隊,使它變為一支受薪的、訓練良好的、類似於歐洲正規軍的軍隊。他引入了火藥。他首先向烏茲別克開戰,於1598年重占希拉特和馬什哈德。然後他開始對奧斯曼帝國回擊,到1622年他得以重占巴格達、伊拉克東部和高加索省份。1602年他將葡萄牙逐出巴林,在英國海軍的幫助下於1622年重占波斯灣中的霍爾木茲。他擴大了與不列顛東印度公司和荷蘭東印度公司之間的貿易關係。這樣一來阿拔斯對內也得以擺脫了對紅頭的依賴,加強了中央政府。奧斯曼帝國與薩非王朝之間對伊拉克富饒的平原的爭奪戰持續了150年。伊斯邁爾一世於1509年佔領巴格達,但是1534年蘇萊曼一世就奪回了巴格達,1623年薩非王朝再占巴格達,但是1638年穆拉德四世再次奪回。1639年雙方在席林堡(Qasr-e-Shirin)簽署了一個條約來確定薩非王朝與奧斯曼帝國之間的邊界。直到今天伊朗西北與土耳其東南的邊界依然是當時確立的。這場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的拉鋸戰至今反映在伊拉克的宗教分歧中。
       1609年到1610年薩非王朝與庫爾德人之間爆發了一場血腥的戰爭。這場戰爭的原因是伊朗西北烏魯米耶湖附近地區的一座城堡。當地的庫爾德人酋長試圖在奧斯曼帝國與薩非王朝之間保持獨立,他重建這座城堡被薩非王朝看作是一個獨立的姿態,因此威脅到了薩非王朝對其西北地區的統治。許多其他庫爾德人首領(包括馬哈巴德的酋長)也開始從伊朗獨立。從1609年11月到1610年夏薩非軍隊對這座城堡進行了長久和血腥的圍困戰後城堡失陷。阿拔斯下令血洗整個省份並將許多庫爾德部落遷往呼羅珊。直到今天在呼羅珊地區還有近170萬庫爾德人,他們是當時被迫遷居的庫爾德人的後裔。由於阿拔斯一世特別怕人刺殺他,他對他自己家裡被懷疑的人非常殘忍,這些人不是被殺就是被弄瞎。他的一個兒子被因此處死,兩個被弄瞎。由於他的另兩個兒子在他生前都死了,他1629年1月19日逝世時沒有男的繼承人。從17世紀開始紅頭的勢力開始衰弱,過去的民兵逐漸演化為管理機構和官僚。一個新的商人階層逐漸強大起來,他們主要有亞美尼亞人、格魯吉亞人和印度人組成。阿拔斯一世漫長的統治時期薩非王朝達到了其頂點,它包括今天的伊朗、伊拉克、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以及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部分。

薩非王朝時期突厥與波斯人之間的關係

       伊斯邁爾一世建立薩非王朝時最大的問題在於統一由土庫曼人組成的持士兵生活的紅頭與由主要持官僚和宗教生活的波斯人。在這個過程中衝突是不可避免的,因為紅頭不是傳統的伊朗人。從1508年到1524年伊斯邁爾一世相繼任命了五位波斯人為省長(同時也是該省的軍事長官),其中第二位在戰場上他的紅頭士兵不服從他的命令,戰敗陣亡,第四位和第五位被他的紅頭下手謀殺。

經濟

       伊朗位於當時正在發展的歐洲、伊斯蘭中亞和印度之間,這個橋樑位置為它的經濟帶來了發展。16世紀里通向印度的絲綢之路再次復蘇,這條路通過伊朗北部。阿拔斯一世還直接支持與歐洲的貿易。尤其英國和荷蘭非常喜歡伊朗的地毯、絲綢和紡織品。其它出口品有馬、羊毛、珍珠和在印度作為調味品的杏仁。主要進口品有硬幣、紡織品、香料、金屬、咖啡和糖。

文化

       在薩非王朝的保護下文化得到發展。伊斯邁爾一世本人使用阿塞拜疆語、波斯語和阿拉伯語寫詩,太美斯普一世是一位畫家,阿拔斯一世則認識到促進藝術對商業的好處——工藝品占伊朗出口的很大部分。在這段時間裡手工業如制瓦、陶瓷和紡織業得到發展,細密畫、編書、裝飾和書法獲得巨大發展。16世紀里編織地毯從一個游牧民族和農民的副工業發展為一個完整的工業,包括設計和生產的專業化。大不里士是這個工業的中心。書法家和畫家瑞沙·阿巴西(Reza Abbasi,1565年-1635年)使用傳統的形式和材料,但將新的素材引入波斯繪畫——半裸的婦女、青年、愛人。他的繪畫和書法對薩非時期的藝術家有深刻的影響,這些藝術家被統稱為「伊斯法罕學校」。17世紀與其它文化,尤其是歐洲文化的接觸為伊朗藝術家帶來了新的靈感,他們接受了新的手法、透視和油畫。太美斯普一世時期製作的史詩《列王紀》是繪畫和書法的典範。伊斯法罕是薩非王朝時期建築的典範。阿拔斯一世1598年遷都後在這裡建立了大量建築物:帝國清真寺、王宮等等。由於詩歌沒有獲得薩非王朝的支持,在這段時間裡詩歌的發展停滯。卡扎爾體逐漸演化為一種華躁的格式,而其內容則受到了宗教的束縛。

衰落

       在17世紀里除了它的兩個傳統敵人,奧斯曼帝國和烏茲別克外,伊朗還獲得了兩個新的強敵。俄羅斯的莫斯科公國在16世紀里擺脫了金帳汗國的統治,開始將其勢力伸向高加索山脈和中亞。在東邊,印度的莫臥兒帝國向阿富汗發展,佔領了坎大哈和希拉特。在17世紀里東西方之間的貿易道路也開始離開了伊朗,使得貿易和商業衰落。此外阿拔斯一世所建立的正規軍雖然在短期里獲得了軍事勝利,但是在長期里通過它所造成的繁重的稅收和對各省的控制削弱了國家的力量。17世紀下半葉薩非王朝與暹羅的阿瑜陀耶王國建立了密切的外交和經濟接觸。除阿拔斯二世外阿拔斯一世後的沙阿全部都非常弱。1666年阿拔斯二世之死標誌着薩非王朝結束的開始。雖然面臨國庫空虛和外患的境況;但是這些後來的沙阿生活非常奢侈。據說蘇萊曼一世接連八年不出他的後宮,沙阿侯賽因是個酒鬼。這些沙阿施加重稅、打擊投資、促進了官員的腐敗。
       薩非王朝的邊界多次受到劫掠:俾路支部落於1698年劫掠克爾曼,阿富汗人於1717年劫掠呼羅珊,美索不達米亞不斷受到半島阿拉伯人的洗劫。侯賽因試圖強迫阿富汗的遜尼派改為什葉派,結果一位普什圖酋長造反,擊敗了薩非軍隊。1722年他的兒子入侵伊朗東部,圍攻和佔領了伊斯法罕,自稱為波斯沙阿。最後阿夫沙爾王朝的納迪爾沙阿,本來是一個呼羅珊紅頭部落的奴隸,但是上升為軍事領袖,得以將阿富汗人逐出。他成為伊朗的軍事強人並開始向外擴張,他的軍隊一直攻到德里,但是他沒有鞏固他的波斯基地,結果使得他的軍隊力量耗竭。在太美斯普二世時期他已經成為了伊朗的實際統治者,1736年他在年幼的阿拔斯三世死後自己登上了王位。
       1747年納迪爾沙阿被刺殺後薩非王朝王室後裔又被立為伊朗沙阿,但是這個短時間統治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為桑德王朝提供一個合法的過渡借口。1760年伊斯邁爾三世短暫的傀儡統治就結束了,卡里姆汗覺得他的力量已經足夠鞏固,他正式登基,結束了薩非王朝。

薩非王朝沙阿

伊斯邁爾一世1502年--1524年
太美斯普一世1524年--1576年
伊斯邁爾二世1576年--1577年
穆罕默德一世1577年--1587年
阿拔斯一世(大帝)1587年--1629年
薩非1629年--1642年
阿拔斯二世1642年--1666年
蘇萊曼一世1666年--1694年
侯賽因1694年--1722年
太美斯普二世1722年--1732年
阿拔斯三世1732年--1735年
蘇萊曼二世1749年--1750年
伊斯邁爾三世1750年--1760年
 

資料來源:wikipedia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