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裹屍布(Shroud of Lirey-Chambery-Turin)

    都靈耶穌裹屍布(Shroud of Lirey-Chambery-Turin)是人類史上最仔細物件,聖經上寫耶蘇被十二個門徒中的猶大出賣,結果被釘死於十字架上,死後三日再復活過來,這個神跡相信有很多人也曾聽過,不過卻還有一塊曾經包裹著耶穌屍體的裹屍布。裹屍布一直被其教徒視為神蹟,亦是耶穌存在的其中一大證明,梵蒂岡亦早已認定裹屍布是神蹟。三尺乘十四尺的裹屍布上,可以見到耶穌的輪廓,仔細得連嘴唇也清晰可見,但是整幅亞麻布都沒有包括耳朵、肩膀在內的側面輪廓,他的身軀、面頰、手臂和手指都比正常的幼長,而左手前臂則較右手長。裹屍布的影像只是表面的顏色改變,而沒有滲入布中,所以亞麻布的背面並沒有耶穌的圖像,奇怪的是以攝影底片形式顯示的容貌卻是異常清晰,並且擁有三維立體圖像(經過電腦修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耶穌死於公元36年,但至1356年才有詳細關於裹屍布的歷史文獻記載。為何會千多年之後才被人所提出呢?這件神蹟又有幾大的可信性呢?

 

  

 

       

 有專家指出從分析裹屍布的光譜,足以証明血液的存在。另外,亦進行過DNA 檢驗,報告指樣本的DNA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壞,但仍然發現一些染色體,血液估計屬於AB型,除此之外,包括:膽汁測試、紅血球測試、X-光測試及血蛋白測試等十二種檢驗都支持血液存在的說法。但有科學家卻對結果表示質疑,認為以上測試存有疑點,他們提出陰性結果的法醫報告作理據,又提出有測試顯示裹屍布上的物質折射率比真正血液為低。總括來說,裹屍布上是否有血液存在已經是極具爭議性,唯有靠將來更多的測試來驗證誰是誰非。

裹屍布上的花粉   

 

       1969年,一位學者費爾( Max Frei ) 以一個特別的方法採集裹屍布上的物品,發現57種花粉,其中只有13種來自歐洲,其餘44種來自土耳其、巴勒斯坦等非歐洲地區,當中32種是由昆蟲傳播,這個發現使裹屍布是中世紀的假設不攻自破。

 

      但有科學家認為他的發現太完美了,花粉的來源地與曾經收藏過裹屍布的地點竟然完全吻合,而其他學者以別的方法做的實驗卻只發現小量的花粉,結果的分別可能是因為花粉是藏於纖維中,所以其他的方法找到的花粉圖中的是麥斯. 費爾博士份量和種類都十分小,另外在費爾,二十多個樣本中,大部份的花粉都是來自同一個樣本,這會否是外來污染呢?

  

      在碳的分子當中,有一種質量數為十四的同位素碳,碳-14斷定法就是利用碳-14放射牲的特質來計算物件的年份。半衰期是失去一半放射牲同位元素所需的時間,碳的半衰期為5730年,碳-14斷定法首先把碳份子氧化,利用檢定餘下碳-14的重量,便可知被檢定物件的年份。在1988年,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作化驗,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Oxford University Research Laboratory for Archaeology)及瑞士蘇黎世聯邦科技學院(the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Zurich)三個舉世知名實驗室的結果都指出裹屍布歷史只有約六、七百年歷史,是1325年中世紀的藝術品,誤差不多於一百年,顯微鏡下的結果則是1355年。然而,裹屍布的爭吵並沒有因此終結,有科學家指出碳-14斷定法有很大的誤差,不是斷定法本身,而是來自裹屍布,首先是裹屍布上的細菌及真菌,那些有接近百年歷史的細菌及真菌所製造出來的單糖和多糖使斷定法低估了裹屍布的歷史。

  

        另外,科學家觀斯尼索夫博士(Dr. Dimitri Kutznetsov) 的一個實驗顯示高溫能改變碳的結構,過往就曾有一個公元前1770年的木乃伊,因被高溫影響過,結果碳-14斷定法檢驗得的年份比實際小一千年,該木乃伊現存於曼徹斯特博物館內,裹屍布則差點兒在1532年Chambery大火中燒毀。

 

  過去,就曾經有人提出裹屍布上的人像是利用蛋彩畫顏料(collagen tempera)紅赭石(red ochre)繪成,但是圖像並沒有出現因使用畫筆等工具而產生的方向性,而它亦沒有顯現出像一般中世紀藝術品會因卷曲致出現裂痕的情況,專家亦沒有發現草圖的痕跡。

  另外,圖像在化學劑及水份的影響下,仍保持完好而沒有溶化,在1532年的Chambery大火,雖然留下了水漬,但救火的水並沒有把人像弄化,實驗亦証明變黃的人像部份不會溶於漂白劑等化學品中。那麼,它是否整塊漂染出來呢?著名裹屍布研究者麥簡恩(Walter McCrone)指出,藝術家是難以透過漂染做出如此精細,並且擁有清晰的三維立體影像,另外,裹屍布上的人像必須要有一定的距離(約兩米)才能看得清楚人形,近距離之下如何能漂染或繪畫出仔細的人像呢?此外,亦有科學家提出以粉狀形式塗抹上亞麻布的說法,經過一段時間後粉末被沖洗去,留下稻草黃的顏色,這個假設亦得到不少學者的支持。雖然化驗結果發現一些與顏料牲質相同的氧化鐵,但份量之小成為漂染或繪畫的假設重要的障礙,對於有人指發黃的情況與年代久遠的蛋彩畫相似,相信是包裹屍體的亞麻布上纖維素降解所致。

      另外,有人提出裹屍布人像是來自直接的「身體接觸」,可能是包裹過一個被紅赭石染色的屍體或是一個被加熱過的雕像,但是學者維朗(P. Vignon)的在1902 年的實驗証明直接身體接觸所製造的效果會出現嚴重扭曲和變闊,而且未能解釋立體及單面影像的問題。維朗則提出當一個人在壓力下死亡,身體多會被含有尿素的汗液覆蓋,尿素發酵成二氧化氨,使預先被蘆葦等草藥處理過的亞麻布氧化,這假設雖然能夠解釋為何能產生清晰底片,但仍有不少未能解決的疑問。

原始攝影技術假說

     清晰的底片影像使科學家相信裹屍布不是真的包裹過耶穌屍體,而是一個利用以硝酸銀或硫酸銀作感光劑的原始攝影技術,問題是現今的攝影技術卻出現於十九世紀!從裹屍布圖像上奇怪的現象─屍體距離與反光度出現了異常準確的正比情況,使它能形成清晰的三維立體圖像,因此科學家相信人形不是來自直接的身體接觸,並提出一套原始攝影學說:這套學說其實和現今的攝影機原理可以說是同出一徹,工具只需一間黑房,一顆石英,含有阿摩尼亞的尿液及銀離子的溶液。首先,把亞麻布浸入硝酸銀(0.5%)或硫化銀(0.57%)中,然後掛於一間陽光不能進入的房間內,透過一個小孔,以石英作凸鏡使由吊起的屍體或雕像反射的光線聚焦到亞麻布上,利用紫外光(頻率由195至240nm)把硝酸銀或硫化銀還原至紫啡色(此過程最小需要四日),為了把影像放大至一個成人的大小,屍體或銅像距離光圈和影像距離光圈要接近四米,而凸鏡的直徑則要十五厘米,厚度需要六微米,然後用含有阿摩尼亞(5%)的尿液浸洗,以移除大部份的銀,並使亞麻布上的纖維素改變排列,形成稻草黃的顏色。雖然以上的假設乎合到大部份裹屍布的特徵,但仍有一個未解決的疑問,就是在正常的底片,黑白光暗是對調的,但是,除非耶穌的血、鬍子和頭髮是白色的,否則這假設仍難切底解決裹屍布的問題。

      裹屍布上的人是誰?真是來自耶穌嗎?這或是永遠的謎,儘管越來越多證據否定它真的包裹過耶穌的屍體,但我們不能忘記可能有很多未知的因數使實驗出現誤差,血液的擴散、滲透,亞麻布的編織方法(裹屍布是斜紋,但當時在巴勒斯坦常用的卻是間紋)及成份……都有助我們了解真相。畢竟至今,我們仍沒有一個在生物、化學、物理和醫學上都合理的答案,我們期待在公元二千年的公開展覽後會有更多新發現!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