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特島/復活島 Easter Island

 

復活節島Isla de Pascua - Rapa Nui 復活節島的旗幟

         復活節島(西班牙語:Isla de Pascua),或根據當地的語言稱拉帕努伊島(Rapa Nui),另有依照英語音譯為伊斯特島(Easter Island),是南太平洋中的一個島嶼,位於智利以西外海約3600到3700公里處,坐標為27°09′S 109°27′W / 27.15°S 109.45°W / -27.15; -109.45,約與智利港口卡爾德拉在同一緯度,較聖地亞哥偏北。復活節島是世界上最與世隔絕的島嶼之一,離其最近有人定居的皮特開恩群島也有2,075公里距離。為瓦爾帕萊索大區瓦爾帕萊索省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域。該島形狀近似呈一三角形,由三座火山組成,面積117平方公里。包括附屬島嶼,面積為163.6平方公里。與胡安·費爾南德斯群島並為智利在南太平洋的兩個屬地。

名稱由來

        1722年的一個星期日,荷蘭西印度公司的探險家雅可布·洛加文率領的一支艦隊首次發現了這個位於南太平洋中的這個小島。洛加文在航海圖上用墨筆記下了這個此島的位置,由於發現該島這一天正好是基督教的復活節,他在旁邊記下「復活節島」,從此「復活節島」之名為世人所知。1774年,英國探險家詹姆斯·庫克船長再次找到該島。1914年開始對復活節島進行相關的考察和研究活動。但是當今的人類學界多根據當地的語言稱此島為拉帕努伊島(Rapa Nui),這是1860年代來自大溪地的波利尼西亞勞工對它的稱呼。

easter5.jpg (83166 bytes)

原住民的由來

        由於沒有文字資料的記載,復活節島最初的歷史已經無法重建。島上原居民世代流傳着一個傳說,他們的先人,大酋長霍圖·瑪圖阿(Hotu Matu'a)帶着妻子和全家乘坐一或兩隻獨木舟來到該島。而人類學家對於島上居民由來的問題也頗有爭議,但今日復活節島上的原住居民卻是毫無疑問地屬於南島語族波利尼西亞人的後代,他們說著一種波利尼西亞語的方言拉帕努伊語。1774年庫克船長來到此島時,一名來自大溪地有着波利尼西亞血統隨行人員可以和當地居民交談。據推測,拉帕努伊島居民的祖先們從西面的馬克薩斯島乘坐波利尼西亞特有的獨木舟,乘信風坐自西向東航行,越過數千公里的浩瀚汪洋來到此地。遙遠的征途對於以高超的航海技術聞名於世波利尼西亞人來說並非是不可能完成任務,當歐洲人只敢在白天沿着海岸線航行的時候,他們已經可以在廣闊的南太平洋馳騁縱橫了。無法確知波利尼西亞人何時抵達該島,大多數資料及比較語言學的研究成果認為大約在公元300-400年左右,這也就是夏威夷島最早有人定居的時間。但一些科學家根據當地居民砍伐樹林時產生的木炭進行的放射性碳定年法實驗得出的結果推測的這一日期可能遲至公元700-800年。現在也有人根據不同實驗材料斷言,拉帕努伊島出現人類的時間大約在公元1200年左右,這就是該島森林開始消失的時候。
        挪威的著名人類學家托爾·海爾達爾指出了許多拉帕努伊島文化與南美大陸印第安人文化的相似之處,並認為可能有來自秘魯的印第安人與波利尼西亞人同時生活在此島上。現今的考古證據表明,拉帕努伊島的文明並沒有非拉帕努伊島文化的影響。與海爾達爾時代不同的是,當代科學家可以利用DNA分析對拉帕努伊島原主居民進行基因測試,結果發現他們確實是波利尼西亞人的後代。但是大部份拉帕努伊島原住居民在19世紀被抓走或強逼離開該島,當時殘留在島上的原住居民人口數量可能只有歷史峰值人口的1-2%,DNA分析只能說明那些殘留的人是波利尼西亞裔。此外,海爾達爾發現拉帕努伊人的主食甜芋頭,是一種原產南美的植物。但有觀點認為,以波利尼西亞人高超的航海技術,抵達南美海岸帶回這種植物的可能性,比南美人將甜芋頭帶到拉帕努伊島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波利尼西亞人雙體木船 全島僅有一處面海的摩艾群位於阿胡阿基維

文明初始

        今日的復活節島樹木稀疏、土地貧瘠、水土流失嚴重,一片荒涼的景象。但在波利尼西亞人剛剛抵達該島之處遠並非如此。通過對復活節島的池塘與沼澤地沉積層鑽孔取樣的花粉分析,復活節島曾經被由喬木、灌木、蕨類植物、草本植物組成的濃密的亞熱帶闊葉林所覆蓋,火山噴發產生的火山灰為植物生長提供了理想養料,這裡是一個自然生態的天堂。島上有一種叫做哈兀哈兀(hauhau)的樹,其纖維可以用來做繩索,還有一種叫做托羅密羅(toromiro)的樹,它密度較大適作木雕,也可用來燒火。而島上最常見的是一種與智利酒棕櫚樹相似的樹木,智利酒棕櫚樹高度可達82英尺、直徑6英尺。其樹徑上沒有樹枝、是理想的製造搬運工具與船隻的材料,它的果實可以食用,果實可以製糖、釀酒。但是這種樹木今日已經滅絕了。
        波利尼西亞人在來到該島的時候,也帶來了香蕉、芋頭、甘薯、甘蔗、構樹果實等植物以及家雞,老鼠也藏匿在船隻裡一起來到復活節島,位於美國奧爾巴尼市紐約州博物館的大衛·斯戴德曼教授(David Steadman),通過對島上居民的生活垃圾進行了分析。復活節島居民的食物構成中,魚類占不到四分之一,遠少於其他波利尼西亞地區魚類佔90%的情況。這是由於復活節島距離赤道較遠,海水的溫度不利於珊瑚與魚類生存,且該島周圍多為懸崖峭壁,能夠淺潭捕魚的地方較少。拉帕努伊的居民們的主食靠他們帶來的種植物、和飼養的家雞提供。為補充蛋白質,他們乘坐棕櫚樹木做成船隻出海捕捉鼠海豚,這構成食物的三分之一左右。島上築巢繁殖的鳥類、上岸交配的海豹都成了居民的美食。

文明的繁榮

        當波利尼西亞人定居此島數百年後後,人口數量迅速增加,在西方人發現此島前的一兩個世紀達到了頂峰,約8000人到20000人左右。大酋長霍圖·瑪圖阿的後裔分裂成許多氏族與部落,各自有着自己的領地範圍。與此同時,島內的政治系統與社會階級的分化開始形成,為文明的繁盛創造了先決條件。根據拉帕努伊人的口頭傳說與早期歐洲航海家的記錄。島民分成「長耳人」與「短耳人」兩個階層,前者有在耳垂上穿孔並戴上耳夾的習慣,他們代表的是社會的的較高等級:酋長與祭司。而後者代表着社會的相對較低等級:勞動者。大約在十世紀到十六或十七世紀的歲月裡,拉帕努伊人開始修建大量的巨型石像:摩艾(Moai),這些石像與島民的宗教與祭祀活動有着密切的關係。像這樣的石像一共製造近千個,它們每一個都重達幾十噸,高數米,是島民們用玄武岩製成的斧頭加工島上火山噴發形成的凝灰岩與火山岩而成,再用哈兀哈兀樹纖維製成的繩索與棕櫚樹製成的木橇桿運送到全島各地並豎立起來。在所有的波利尼西亞民族中,拉帕努伊人也是唯一一個發明文字書寫系統的。氏族中祭司們在木板上鐫刻一種獨特的象形文字,並稱之為朗格朗格(Rongorongo),意為「會說話的木頭」。

環境的破壞與文明的衰落

        根據沉積層中的花粉分析顯示,大約在公元800年左右,人類的樹木採伐活動已經開始了。隨着人口數量的不斷增加,為了給糧食作物開闢種植園、為了建造船隻出海獵取海豚、為了運送與豎起石像、越來越多的樹木被砍倒。老鼠也是樹木減少的另一重要原因,考古學家在島上洞穴中發現的一些棕櫚果實皆因老鼠的啃食而失去了發芽的能力。加之島上傳播樹木花粉與種子的鳥類被人類捕殺殆盡。到了1400年之後,所有的棕櫚樹都滅絕了。在海爾達爾訪問復活節島時,全島只剩下一株托羅密羅樹在垂死掙扎,結了幾個果實,不久後這顆僅存的托羅密羅樹也死亡了。(幸運的是它種子被帶到了瑞典的植物園培育,並保存了下來,日後得以重返復活節島。)環境的劇變也給島民的生活習慣帶來了巨大的衝擊。島上所有的陸生鳥類與半數的海鳥都因人類的捕食而滅絕。海岸邊的貝殼也由於過度捕撈數量大幅減少,島民越來越多的食用原先很少食用的小海螺。由於沒有了木頭建造船隻,1500年後海豚的骨頭也從人類的生活垃圾中消失了。拉帕努伊人變成了純粹的農民,越來越依賴糧食作物,並更加註重養雞。土地也因為樹木的砍伐造成的水土流失越來越貧瘠。
        隨着島內資源的枯竭,沒有足夠的的食物剩餘來養活社會的統治階層祭司與貴族們,原先複雜的社會結構瓦解了。大量未完工的石像被拋棄在位於拉諾拉拉庫(Rano Raraku)的採石場和運送的途中。在整個十七與十八世紀、島內被連綿的戰爭充斥,至今全島各處仍然散布着當時的石制匕首與長槍,島民們的居住地點從地上轉到了遍布全島的地下洞穴內。到十八世紀初,也就是雅可布·洛加文發現復活節島的時候,全島的人口只有2000人左右,即高峰期的四分之一到十分之一。在1770年左右,島上的各氏族開始推倒屬於對手氏族的摩艾,並砍下摩艾的頭顱。到了1864年西方傳教士登陸復活節島的時候,發現所有的摩艾都被推倒了。

 

1772年唐·菲利普·岡薩雷斯探險隊繪製的復活節島航海圖

西方殖民主義者開始屢屢造訪復活節島

與西方文明的接觸

        1722年4月5日荷蘭探險家雅可布·洛加文的艦隊首次登上了此島,並發現了島上外貌裝束奇特的居民和聳立的摩艾石像,洛加文簡單察看後斷言石像是由粘土製成的。神經緊張的荷蘭船員在開槍打死了9至10名拉帕努伊人後離開了復活節島,西方世界與拉帕努伊文明接觸的第一次記錄即這樣以流血開始。
        1770年11月15日,西班牙海軍將領唐·菲利普·岡薩雷斯指揮的兩隻海軍艦船再次造訪了該地,對全島進行了全面的勘察,並將其名為Isla de San Carlos島。在島上的三個高地上樹立起木質十字架之後,以西班牙國王查理三世的名義宣布吞併此島,並一去不復返。
1774年,英國探險家詹姆斯·庫克船長再次找到該島,開始對復活節島進行相關的考察和研究活動,並很快發現復活節島的原住居民與其他波利尼西亞島民的同源性。庫克船長沒有輕信雅可布對摩艾石像的論斷,帶人用鋤頭敲擊了石像後火星四濺,發現石像是火山岩雕制的。
1786年,法國探險家從智利合恩角駛來,抵達了復活節島。在此期間,他為復活節島繪製了詳圖。此後他繼續了駛向夏威夷群島、日本、和亞洲各國的航程。

奴隸販賣

        1805年,復活節島上發生了第一起奴隸販賣活動。一艘美國捕鯨船在一番激戰後,抓走了22名島民。自此之後,奴隸販賣活動就不斷襲擊復活節島。自雅各布1722年登陸復活節島至1862年的一百多年裡,有案可查的造訪復活節島的船隻就有53船次之多,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是為奴隸販賣而來(McCall, 1976)。1862年10月,巨大的災難降臨了,兩艘奴隸船從復活節島抓走了150個拉帕努伊居民,以$300的均價販賣到秘魯(Englert, 1948/1970)。該年的10月到次年3月,又有1000至1400名島民被秘魯和西班牙的奴隸販子捕捉並販賣(Thomson, 1891:460; Owsley et al., 1994),他們中的90%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死於非人的折磨和疾病。由於國際社會的抗議,秘魯政府被迫將100餘名剩餘的拉帕努伊居民送返,但在回程的旅途中封閉船倉內又有天花爆發,只有15人活着回到了復活節島。此次劫難倖存者又將天花病毒帶到了島上,致使原住居民大量死亡,自此通曉拉帕努伊傳統文化和能書寫朗格朗格的祭司階層完全消失了,全島的人口數量跌至600餘人。1864年西方的傳教士來到了復活節島,並把所有的拉帕努伊人變成了天主教徒。(Métraux, 1957, 47)拉帕努伊人的災難並未就此結束,1870年代,島上大多數居民都被運送至大溪地島做勞工。至1877年,島上只剩下約150餘名拉帕努伊人了。

當代

        1888年9月9日,智利政府與復活節島的居民簽署協定(Tratado de Anexión de la isla),併吞了復活節島。在之後的一段長時間內,復活節島被租給牧羊公司放牧。拉帕努伊人被限制在島上特定資源匱乏的區域內,過着缺衣少食的生活,任何試圖偷竊羊隻的人都會被流放到南美大陸。忍無可忍的拉帕努伊人發動了起義,殺掉牧場的羊隻,闖入被嚴禁進入的區域和倉庫,但最終起義以失敗而告終。1916年,來自智利的主教訪問了這一地區,並將他看到的拉帕努伊人悲慘的生活境遇曝光,牧場的統治自此終止。1952年,智利海軍藉以「基於國防地緣戰略的極其重要性」的理由開始了對復活節島的軍事統治,拉帕努伊人過著和過去一樣的被限制的生活。直到1956年,海軍撤離了復活節島,並永久解除了對原住居民的限制,拉帕努伊人開始了第一次的民主選舉。原有的傳統和文化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復和重建。自1971年起,島上每年夏末(一月或二月)都舉辦一次盛大的塔帕蒂(Tapati)文化節,以紀念拉帕努伊人曾經輝煌和燦爛的過去。新頒佈生效的「復活節島法案(16442)」實施一系列措施刺激發展經濟。全島唯一的機場同時也是美軍空軍基地的馬塔維里國際機場建成後,來自世界各地大量的遊客湧入復活節島觀光,外部世界給復活節島的社會與文化帶來重大的改變。今日島上約60%的居民是拉帕努伊人的後裔,其餘的是來自南美大陸歐洲裔的移民。拉帕努伊語在復活節島的使用也在漸漸減少,受廣播與電視的影響,年輕一代的原主居民多以西班牙語作為他們的母語。拉帕努伊的傳統文化面臨着消亡的危機。

 

正投影圖

地理

        復活節島位於智利首都聖地亞哥以西3700公里,大溪地以東4000公里的太平洋上。距離最近的Sala Y Gomez島有415公里。是地地道道的海上孤島。也被稱為"地球的肚臍"。全島周長60公里,面積大約180平方公里。島的周邊海域因為受秘魯洋流的影響,漁業資源豐富。
在行政上,復活節島隸屬於智利的瓦爾帕萊索地區,時區為西六區。據2002年的人口統計,該島一共有3,791名居民,其中有3,304人居住在首府漢加洛(Hanga Roa)。復活節島以其分佈在海濱沿線為數眾多的巨型石刻摩艾石像而聞名於世,1995年,拉帕努伊國家公園(即復活節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

交通

        島內沒有鋪設鐵路,因此以巴士與的士為島上居民以及遊人提供便利。此外,島上也提供了汽車和單車的租賃服務。
島上的馬塔維里國際機場每周都有五班往返於聖地亞哥的智利國家航空的航班。

神秘的石像

        復活節島以600多尊充滿神祕的巨型石像吸引各國的觀光客和考古學家,大大小小的人頭巨石遍布全島,稱為摩艾石像。 其中以亞虎達喜(Ahu Tahai)、亞虎亞基維(Ahu Akivi)、拉諾拉拉庫(Rano Raraku)和安納根納灣(Anakena Bay)最為集中。石像全部為半身,大多被整齊地排列在4米多高的長方形石台上,背向大海。石像高7-10米,重量從20噸到90噸,最重的竟然達200噸。有的石像戴着紅帽子。石像都是長臉、長耳、雙目深凹、削額高鼻,下巴稜角分明,表情沉毅自信。還有的石像被安上了眼珠。最奇怪的是島上只有1800名居民,他們是正處於原以始妁狀態具有血肉之軀的波利尼亞人,還有,600多尊巨型雕像,被當地人稱"莫阿仍伊",它的特徵是長臉,微向上翹起的鼻子,向前突出的嘴唇,略帶後傾的寬額,垂落腮部的大耳朵。有的,頭上戴著紅色帽子,當地人稱"普大奧"。但是,居民沒有雕刻石像本能,又沒有海上航行數千里的知識。他們為何要雕刻這些石像?近年來,復活節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類學家、考古學家去打開這神秘的面紗。當專家問島上的居民關於這石像的由來,發覺他們不知道石像的來歷,他們之中沒有參加過石像的雕刻,究竟石像是由誰製造? 是否他們的祖先?應歸屬何種文化?有些學者認為這,些石像的造型與墨西哥蒂納科瓦的瑪雅----印第安文化遺址的石雕人像,存在著許多相似的地方。莫非是古代墨西哥文化影響過它,但墨西哥遠離復活節島有數千里,似乎沒有可能。另一個問題是這批石像小的重2.5吨,大的重50吨,有的石像還戴著沉重的石帽。一頂石帽約重2吨,如果把石帽戴到巨石像頭上,起碼都需要起重設備。它們是如何被制作者以採石場加工製造,又用甚麼方法搬運到遠處安放,使它們牢牢地聳立起來。前幾個世紀島上的居民還未掌握到鐵器,這一切多麼不可思議。另外,島上的樹木不生,連滾木滑動這種最原始的搬運設備也不可能存在,吊裝裝置成了處了之物了。再者,製造那600多尊石像起碼需要5000個強壯的工人才完成。在幾個世紀前,小島上僅生活著幾百名土著人,他們過著近乎原始生活,根本沒有可能養活5000千工人,究竟是甚麼力量將6000多尊石像製成呢?

easter island1.jpg (15197 bytes) easter island2.jpg (17595 bytes)

最大的摩阿儀
位置:Rano Raraku Quarry
名稱:El Gigante
高度:21.60米
重量:160-182公噸

成功而最大的摩阿儀
位置:Ahu Te Pito Kura
名稱:Paro
高度:9.80米
重量:74.39公噸

於豎立時失敗而最大的摩阿儀
位置:Ahu Hanga Te Tenga
高度:9.94米

最細的摩阿儀
位置:Poike
高度:1.13米

平均數據
高度:4.05米
底闊:1.6米
頭闊:1.48米
體積:5.96立方米
重量:12.5公噸

甘薯之迷

        甘薯在玻里尼亞存在成為了另一個問題,誰才是最初的移居者呢?植物學者已證明了甘薯是原產於南美洲。這樣是不是指以前的南美洲人已經開拓至太平洋呢? Thor Heyerdahl,前印加協會人士。他相信最初的移居者是利季節性的貿易風到達玻里尼亞群島。在1947年,Heyerdahl親自證明這個推測。他甪一艘白塞木材所做的木伐,Kon Tiki,他用了三個月,漂流了大約4,300海里,最後擱淺在暗礁上,位置亦非常接近一個名叫Puka Puka的島。 這裡還有一些資料支持Heyerdahl的推測。Dr. Jo Anne Van Tilburg卻懷疑他的推測,他提及到所有考古學家、語言學家和生物學家表明玻里尼亞人起源於東南亞。不過很有趣的是在Rapa Nui上有一石牆,而且是印加的技術,Heyerdahl也借此提出爭論。1774年,又有另一名學者指出這石牆並非一些低等的技術做成的。它們雖然並非水泥做成,但它的接合位卻非常準確,這是一種極巧妙的手法。 我們應該怎樣解釋在島上的甘薯和神秘石牆呢?這個有可能是玻里尼亞人在離開南美洲後,曾經返回去再帶同以上的物品到玻里尼亞。亦有可能是曾有秘魯人把物品和技術帶到島上。

會說話的木板(朗格朗格)

        在石像附近曾經發現過刻滿奇異圖案的木板,人稱「會說話的木板」,但這些木板後來遭遇了「文明者」帶來的浩劫。在探險家發現復活節島之後,歐洲的傳教士紛紛來島上傳播上帝的「旨意」。他們下令,將這些木板統統燒掉。只有一個當地居民搶下了25塊木板,將它們釘成一條漁船,逃到海上。後來這25塊木板保存了下來,被世界各地的著名博物館收藏。這些幸免於難的「會說話的木板」,長2米,兩邊用鯊魚牙或堅硬的石頭刻上方形圖案,像魚、鳥、草木和船槳等,也有一些幾何圖形。可是,這些「會說話的木板」上的圖案究竟是不是文字,又有何種含義,至今仍是不解之謎。

 

Facebook 讚好
 

 

Copyright © www.blue.k6desig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VirtualAvenueBanner-->